丈夫成了植物人后的康复之路

更新: 2017年08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我丈夫没有修炼,但认同大法。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早上,我正在发正念,突然听到丈夫喊我,我到他那一看,他浑身是汗,说肚子疼叫我给他揉肚子,我一边给他揉肚子,一边叫他快念“法轮大法好”,过了一会儿,他说:现在好点了,我刚才去卫生间解手,解了很多。我很难受也没冲马桶,你去冲一下吧。我到那一看大半桶全是黑的,用了好多水也没冲干净,我拿手电筒一照,沾在马桶上的象玉米粒大的颗粒全是黑的,我又用水一冲,那玉米大的颗粒变成黑红的血色了。我把看到的告诉了他,他说:怪不得刚才那么难受,现在好多了。

他说想去客厅坐一会,我就把他扶到客厅,过了一个小时他又想回到卧室。我去扶他时,他起不来,胳膊腿就不当家了,我也弄不动他,就给儿子打电话,儿子接到电话直接给他在医院的六姑打电话,他六姑马上派救护车来了,我们一起到了医院,医生问了情况,就开始输液,因为他有高血压,就先按高血压治,同时進行各种检查,最后做了核磁共振,才确诊是脑干大面积堵塞,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叫准备后事。这对全家人来说真是当头一棒,都痛苦不堪,不知如何是好。可是总得面对现实。丈夫的两个妹妹去买了送老衣。孩子们找医生协商,医生说:抢救过来的希望不大,最多也是个植物人。儿女们说: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抢救。

我一直守着丈夫,没有人让我表态。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如果他有命,就叫他活过来,证实大法。如果没命,我也不强求,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听师父的话。

医生在孩子们的要求下继续進行抢救治疗,主要是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输液。我对孩子们说:你爸该治就治,但是还得听师父讲法,只有大法能救他。孩子们没有反对。就这样。我们自己住一个病房,我几乎二十四小时陪伴着,给他放师父讲法录音,大法弟子的歌曲等,医生护士也没反对。因为是抢救期间,医生随时都会去。有的医生听了说:讲的挺好的,叫他听吧。

十几天危险期过去了,命是保住了,人也真的成植物人了,眼睛看不着,也不会说话了,全身不会动,身体瘦的皮包骨,不会吃饭,就用皮管从鼻子插到胃里用针管往里打;不会解手,也是插的皮管。面对这样的植物人,全家人的心情可想而知,医生说能保住命已经是奇迹了。开始我听了心里很难受,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实在接受不了,儿女们不在跟前时我就偷偷哭,不想让孩子们心里难受。

正在我不知道以后如何生活的时候。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1]“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想到这,我觉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在管着,才有了他这个命,要没有师父管,他连命也没了。既然这样了,我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我要坚强的面对现实,听师父的话。

我要求出院。后来医生也同意我们出院,在出院的前一天,奇迹出现了,后半夜我太困了,女儿叫我去睡一会。她看护她爸,她在给她爸翻身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胃管弄出来了。开始我也害怕医生来了不好交代,又一想,女儿也不是故意的,再一想,这也不是偶然的,既然出来了,那就用小勺灌他点水看能不能喝。我叫着他的名字:喝水,咽。随着我的声音,他一点一点的咽下去了,总共喝有两小勺。医生来了,我把情况说了之后,医生觉的很惊奇,说:他能咽下去了?我说是的。医生很高兴的说:太好了,那就不用插管了,以后就慢慢的喂奶和稀汤。你们回家也方便多了。(本来医生是叫带管子回家的)

回家后,儿女们把我们安顿好,都上班去了。他们的住处离我家比较远,有什么事给他们打电话。我想既然有师父管,我就把全部药物都给他停了,就每天给他放师父的讲法录音。三天内,他变化很大,有了点知觉。刚有了点好转,就在这时候,我小姑子从医院捎药来了,并且给女儿说一定叫你爸按时吃药。我一听就急了,说:“这药不能吃!”我女儿不高兴了,说:“不吃药怎么行呢?”我说:“怎么不行?你爸在医院每天用药也不见好,这几天不吃药越来越好,为什么非得吃药?你爸现在有师父管。”女儿急了说:“如果不吃药,那以后我们就不用管了?”我说:“这是你爸,你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反正你还得上班。”女儿走后,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没守住心性,心里也很难受。到晚上儿子来了,我和儿子说了此事,儿子说:“妈,我爸已经成这样了,还得你管,我姑送药是她的心意,吃不吃药咱说了算,反正我爸就这样了,医院也没别的办法,咱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你说法轮功好,我也不反对,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好坏我不怨你。”我说:“有你这句话就行了。要不是有师父管,你爸爸命早都没了。”

从此以后,女儿也就不再提吃药的事了,我也开始新的生活方式。开始丈夫只能喝一点奶和稀汤,慢慢的就给他弄稠一点,因为他没有牙,也不会嚼饭,女儿给他买了个搅拌机,我每次做好饭用搅拌机打成稠糊糊,喊他张嘴,他就张嘴,送一勺饭,叫他咽,他就有意识的咽了。就这样,师父开始给他清理身体。慢慢的,三、四个月以后,他也认识人了,也吃胖了,脸也红润了。

半年后,他又开始咳嗽了,咳的很厉害,有时听到他咳的痰要上来,可是因为他不会吐,痰又咽下去了,女儿就买了个吸痰器,也吸不出来。大概咳嗽有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晚上,我三点多起床去拿裤子的时候,看到裤子上有一个象乒乓那么大的一个东西,我仔细一看,象吐的痰,我当时很吃惊,我又不吐痰,他又不会吐,家里又没别人,这东西从哪来的。啊,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把这脏东西给他拿出来,我当时热泪盈眶,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我用卫生纸抓起来叫丈夫看看,我说:你天天咳嗽,就是这东西在作怪,今天师父给你清理出来了,以后你就不会再咳嗽了,快谢谢师父。他不会说话,但是我能看出他很高兴,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咳嗽过。

丈夫住医院期间,我们这一片的同修都去别的地方拿资料,比较困难。我想不能耽误同修讲真相发资料,再难我也得做资料,有师在有法在,什么干扰也别想难倒我。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虽然很忙,每天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但我的时间安排很紧凑,我每天早上三点二十分起床,洗漱后给师父上香,然后给丈夫换尿布,再炼功。发完正念后,打开电脑、两个打印机,开始做资料,刻录机刻光盘,一边做饭,一边打扫卫生。弄好饭,再一口一口的喂丈夫吃饭,同时换刻录的光盘,喂完饭,我再随便吃点,赶快把厨房收拾一下,就开始订资料、切头。晚上,打印好光盘盒贴,中间还得换尿布、喂水,给他翻身。时间对我来说是非常快的。中午有时收拾不完厨房,就到下午集体学法时间了,同修们走了我自己再学一讲,因为我知道集体学法时,我也学不全,丈夫一会要解手、翻身,有时还喝水,我也不想耽误同修学法。到晚上吃过饭收拾完了,我再继续做资料。平时我干到十点左右,神韵光盘刚出来时,因为供不应求,我就干到十一点半。最多时可以装一百个光盘。虽然时间对我来说很紧,睡眠也很少,可是我不觉的苦,因为我有师父每天都在呵护着我,我生活的很充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我家用的是双缸洗衣机,有一天给丈夫拆洗尿垫,洗完后往甩干机里放,东西没放平,我就离开去干别的了,就听到洗衣机“咣当咣当”响了几下,我赶快回去,甩衣机已不会动了。晚上儿子来了,我说你看看洗衣机不会甩干了。儿子看看说:咱自己修不了。女儿来了,说不行再买个。我说洗衣机还好好的,要能买脱水机就好了。孩子们忙,我也出不了门,而且差不多每天都得用,没办法。我想起师父说:万物有灵,我就给洗衣机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弄坏了,你每天给我洗衣服也是功德无量。我心里又求师父,弟子实在没空去修,请师父帮助。没想到中午我正在饭厅倒饭,突然阳台上的洗衣机“咔嚓”一声,我马上一惊,自语:师父把洗衣机给我修好了。当时我没空去看,等我忙完到那一看,甩干桶真的好了。当时我激动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孩子们来了我一说,他们都感到神奇,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谢谢师父。

我丈夫有姊妹八个,都说我照顾的太好了,几年如一日。二零一五年我的生日,他们要请我吃饭,叫我女儿在家陪她爸,到饭馆后,有送花的有送丝巾的,全家人都感谢我,我对他们说:应该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没有大法,没有师父,我可能连我自己也顾不了,哪能照顾好他。大家都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通过丈夫身上出现的神奇事,我们家将近四十口人,还有亲朋好友,由开始不认同大法到后来都相信大法好,明白了真相,都做了三退。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