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的膝盖骨长好了

更新: 2019年0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我跟随伟大的师父风雨兼程走过了二十年的修炼路,在这期间,有在法中心性升华的喜悦,有闯过病业关的理悟,每走一步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点悟叮咛。下面讲两件事。

一、脉管炎好了

一年前,我的左小腿血管变的红肿发硬,并不断上移,左脚大拇指也变的不通血了,指甲在往下退,在常人看来很可怕,就是脉管炎的症状(修炼前我见过脉管炎患者)。

我没有怕,因为我心里有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1]指甲边退边长出了新的指甲,可不久新长出的指甲也掉了,脚趾的肌肉像坏死了一样不过血了,我还是没动心,一点也没认为是病,也没和家人同修说过,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师父能将计就计把坏事变成好事,什么也动摇不了我对师父的坚信。在这期间发正念解体对我经济和肉体的迫害,解体企图利用病业假相给大法抹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该工作还工作(我的工作站立的时候多)。

紧接着又第三次长出指甲,正常了,不掉了。脚趾头血液循环也好了,小腿上血管红肿也消退了,完全恢复正常,否定破除了旧势力的迫害。在师父的加持下闯过了这一关。

二、断了的膝盖骨长好了

一天中午我去买玉米面,在回家上楼时,刚走到第三个台阶(这楼台阶我已走过八年),就像有一股强大的外力撞击了我一下,我就结结实实的摔在台阶上,膝盖骨正好磕在水泥台阶的棱上,当时真是疼痛难忍,半天没能站起来,玉米面也撒了。这时正念一闪,我是谁呀?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起来啥事都没有,我站起来顺手拿起台阶边上的扫帚,把地上的玉米面扫干净,忍着剧痛,艰难的上楼走回家刚好十二点。

先生问我怎么了,他可能看到我身上有不少玉米面吧。我说没事,到点了我得发正念了,他也没多问,说完我就单盘发正念(因当时腿痛不能双盘)。发完正念,我用手隔着裤子摸了摸膝盖骨,发现膝盖骨好像断开,中间有一道深沟,渗出的血把裤子和伤口粘在一起,我没敢看伤口(不想动摇了我的正念),当时思想中出现各种不好的念头:什么半月板伤啦,什么要得滑膜炎啊,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2],否定它,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我无关。

因晚上我还要到过病业关的同修家里学法,这种状态,去还是不去?裤子磨擦伤口疼,我就换了一条裙子,可出门一瘸一拐的走,这怎么行?我就求师父:师父啊,我要正常走路,什么事都没有,此念一出,马上就能正常走路了。

到同修家单盘学法时,同修看见了说怎么摔成这样?很担心。我轻松的说:没有事,就摔了一下。学完法下楼回家时还听到骨折的地方“咯吱咯吱”响,断骨的磨擦声,同修问:你走的慢是腿疼吧?我说:没事。

就这样一直保持心不动,这不是仅仅在嘴上这么说,真的是心不动的。几天后就痊愈了,到现在一点受伤的感觉都没有,这其中要没有师父的加持、看护、承受,我是不可能过去这一关的,在此叩拜师尊。

古人说栽跟头悟道,我为什么栽这么大的跟头呢?我找出了多年没去掉的人心,师父也借家人的嘴点悟我,向内找,修心,说我二十年前有的心,二十年后还有,你这是修吗?听了这话我很震惊,是呀,这是修炼人吗?师父说:“被干扰,你不能老是觉的谁干扰了我要消灭它、谁干扰了都不行。(众笑)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3]

修炼是严肃的啊,可我却当儿戏,在大法修炼中混事,没按师父的要求“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4],放纵自己各种执着心,求回报的各种利益心,严重时当朋友来我家时,我得看看他手里拿什么东西了给我,要没拿什么就感到很失落。表里不一的心,把事情夸大其词的说(不真,党文化)、好显示的心,自己家里没有什么好显示的,就去显示别人家里的事,如亲戚朋友家的孩子怎么有出息呀,长的多么漂亮啊!爱美,诱惑别人的色心,在镜子前左右照。追求完美,求名的虚荣心。家人做事要不符合我意,就指责埋怨、争斗、执着自我,自以为是,还有嫉妒心、欢喜心、不修口、怕心、自心生魔等等。

一定要修去这些不好的人心,多救众生,兑现誓约,不负师尊苦度,不负众生所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