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回家

更新时间: 2018年10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是在韩国首尔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学生,四年前来到韩国留学,开始了我在海外的修炼。今天和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修炼体会。

一、从小得法

一九九八年初春,经由大伯的介绍,爸爸妈妈得法了。我就这样幸运的在这样一个修炼大法的环境下成长起来,法成了我生命中很自然的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那年我只有三岁。自打我有记忆起,我就已经知道大法了。至今和大人同修们一起学法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但是自由修炼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一年后,随着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开始,我的家人讲真相,反迫害,也和许多修炼家庭一样历经魔难,但师父一直在保护我们。我曾和大人一起夜间派送过传单,在天安门打坐请愿,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无事。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也深深的感受到师父一直看护着我,让我免于被社会染缸过度污染。我在大法中体会到溶于法中的心灵的安宁与幸福。

二零一四年七月偶然的机会我来到韩国,开始了我在海外的修炼之路。第一次進学法点的时候,我几乎激动的流下眼泪。整个学法点亮堂堂的,师父的法像就挂在大厅的左面墙壁上,光明大千。我的内心一下子被无比慈悲温暖的力量所笼罩,那个瞬间真的太幸福了。在场的同修们一起大声读着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样祥和。

刚开始在海外学法时,遇到很多干扰,有时睡过头,有时学法中很困。为了突破我费了很多脑筋。有一次,同修约定九点学法。为了按时学法,睡前我发了正念,并设定了许多个闹钟,可早晨当我一睁眼睛时就已经是九点零几分了。我当时太懊丧了,觉的自己无可救要。我又生气又难过,趴在那儿只想哭,也不想起来了。结果那时我竟看见一个跌倒趴在水泥地上的我,师父在我后方与我说,站起来。刚开始我并没有反应过来,几秒之后一惊,“啊,这不是师父点悟我吗?”

师父说:“你们在修炼中有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什么事没做好,完了事之后在那儿光顾后悔,不知道从新再做。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1]

我振作起来,师父都不放弃我,我不能自暴自弃,于是我马上起来跑到学法点,继续学法。学法中困时,我就双盘念或站起来读,正念对待。向内找后,发现多数情况下,是我自己不正的观念找来了困魔。有时专心的读着读着,突然想到,哎,我今天没困,这个念一出,欢喜心也跟着上来,过不久脑袋就开始发沉,出现困的现象。于是我决定努力排除脑中各种各样的想法,放下在乎困还是没困的心,集中于法。过程中我感觉到这也是在魔炼我的毅力。所以不管马上见效还是不见效,我都坚持每天的学法,只抱着要得法的纯净的一念。后来无意中发现,不知从何时起,我已经闯过学法困的阶段了。

二、参与神韵推广

二零一四年末,我第一次参加了海外二零一五年的神韵推广项目。负责人同修找到中部的几个年轻同修,希望准备介绍神韵的PPT演讲稿。其中为了向中国语学院以新方式推广,也推荐我用中文准备演讲。我当时就想,啊,我?我觉的很难,不想做。但为了不辜负辅导员同修的信任,我决定背诵讲稿。下周集体学法时,负责人竟临时提议让我们面对全体同修做展示演讲,大家一起提意见完善演讲。我一下子惶恐万分,真想找个地洞钻進去。之前的我是在很多人面前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轮到我时,因为太紧张,中间想不起来内容,我急得一下子哭了起来,我觉的好丢人,以为一定会听到同修们的指责,可没想到同修们却笑着鼓励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产生了勇气与自信心,在以后的日子里变的越来越顺利。后来我就跟同修一起用中文给中文学院的学生们演讲介绍神韵,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在学校我也抓住机会向教授、同学推荐神韵。一次上课主题是celebration,教授问大家知道的celebration有哪些,我借机推荐了神韵,神韵的画面在大屏幕上放映出来时,就听见下面的同学一个一个的惊呼,哇,哇,老师都在下面忍不住说,“哇,真的好美,连我都好想去看”。那时我真的心里感到很满足。

推广神韵的过程中我也经历了修去依赖心的过程。有一次我与一位中年同修一起在繁华的街中心介绍神韵时,中年同修忽然说有事情要离开,便放心的离去了。瞬间与同修一起时自信从容的我消失了,我一下子慌了,怕心开始往外返。那时我韩语也不好,再加上陌生的地方,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做呢?我意识到,这是我的依赖心在作怪了。我想到修炼都得自己修,哪有依赖着别人修的呢?修炼中没有依附关系,我要去掉这个依赖心。认识到执着心后我产生了正念,从而感觉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不再害怕了。

有时候一整天结束时,身体真的很累,可心里不觉的苦,反而觉的很幸福。 不久后,神韵艺术团来到韩国演出。记得第一次观看演出时,前半场我都在流泪,不知道为什么,但感觉到一种从心底生出来的感激与感恩。就像师父讲到的:“无论你生活在全世界哪一个角落,看到这个文化、看到这些东西,都感觉到很亲切,好象是身临其境,好象是自己曾经在那,都这感觉。”[2]

几年过去,神韵宣传已经走过大家齐动员的时期,转向了不需要很多人手,以专门小组为主宣传的阶段。回首看看,在需要很多同修一起努力的时候,能参与其中感到非常幸运。

三、在学校讲真相

在学校生活中我一面在与同学、朋友的相处中实践着真、善、忍,一面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向教授和同学传递真相。在写课题作业或发表中,通过多样的角度链接真相。在与人权有关的课中,我会从中共对人权的践踏角度讲真相;上历史课时我会从共产党的成立和运动历史角度讲真相;在艺术课上我会从纯正艺术角度介绍神韵从而延伸到真相;谈个人经历时,我就从家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角度讲真相。

上学期在听《中国文学概论》时,开始我被教授讲课的方式与看问题的方式所吸引而很敬佩教授。可中途提到共产党时,没想到教授竟是赞扬的态度。我诧异不已,又惊又气。教授这么了解中国的历史与文学,怎么会无视共产党对中国文化的破坏,赞扬共产党呢?更因为是在学生很多的课堂上说出这样的话,想到对学生们的影响,我便开始埋怨教授。意识到我心里的不平与生气,我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在生气?如果我只是为了维护法,我的表现应该是善良的,不会返上来这么多人心。 我向内找,发现这是因为我的情。

师父说:“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3]

教授符合自己的观念时产生敬佩之情与好感,不符合自己观念时便产生了失望与生气。我悟到教授也是众生,应该去掉爱憎,慈悲对待。我平静下来,开始思考如何客观礼貌的向教授阐述我的看法。下课时,我鼓起勇气找到老师传达了我的想法,教授对我的想法很认同。更没想到的是,之后课堂中涉及到共产党的问题时,教授开始以幽默又发人深省的方式批判共产党。而且就像修炼的人一直在法中提高自己一样,教授也在每天每天的课程中更新着他的观点。整个课堂的氛围都被正过来了。我很庆幸教授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并给课堂的学生传递了正确的讯息。

四、景点讲真相

刚开始到景点讲真相时,被很多人骂,哭了很多次,经历了许多心性考验。面对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我都不知该如何智慧的给予众生解答。我开始在明慧网上搜索关于法轮功基本问题对答与讲清真相的文章,将它们打印出来,反复背诵。白天我就跟一位擅长讲真相的同修学讲真相。

一次我笑着对四名党员模样的高个子中年男子讲真相,一听到真相,他们脸上便露出轻蔑的表情,同时开始骂脏话并污蔑大法。我又生气又委屈,在这种状态下又说了几句,他们变的更气势高涨,把我团团围住,大声唱起党歌。他们的脸又黑又红,狰狞着好似地狱里的鬼。那时我真的很害怕。回家后我哭了又哭,从小到大我没有被人这样骂过,他们污蔑珍贵的大法,我却什么都没能做。后来一段时间只要想起这个画面,我的眼里就会噙满泪水。但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所以没有动摇讲真相的信心。

师父说:“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相中就起不到作用。”[4]

我在后来的生活中更加重视修善。在受到羞辱时,去掉想争辩的争斗心,守住心性。用慈悲心对待众生时,冲突慢慢变少了。

有一段时间许多人对我说:“这么小不学好,出来干这种事。”我虽没有动心,因为我自己清楚大法是什么,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在干什么,知道他们是被蒙骗才说出那样的话,可我还是一直听到这句话,我意识到我该向内找了。向内找后吓一跳,我发现我有一颗很执着自己年纪小的心。讲真相的同修中大多都是年纪大的同修,只有我年纪这么小;过关难过的时候会想:我还小啊……好象因为我小,做的不好也可以求得宽恕,好象因为我小,不用象老年同修那样严格要求自己也可以蒙混过关。 我想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有一天忽然悟到,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对师父产生了一种像父亲一样的情。孩子做错了父母总会原谅,师父也是会原谅我的。我发现自己是在用情对待自己与师父的关系!我悟到法是慈悲的,是有标准的,是没有情的啊。后来就很少有人用年纪小来骂我了,都变成了正面的评价:“哇,年轻人,法轮功(弟子)还有这么年轻的!”

东大门景点在红绿灯的旁边,红灯时大部份人都会停下来看真相,可是绿灯一亮很多人就会走掉。很多时候世人正听着呢,绿灯却一下子亮了,就差一句就三退了,可他却走了。后来再讲就开始着急,生怕又讲了一半绿灯亮了他就走了。后来我意识到我应该向内找,发现自己心里竟有听真相会耽误众生过绿灯的念头。我想到,众生千年等的就是这个真相,一个红绿灯的时间,怎么会是耽误呢!我归正自己的念头之后,人们也不急着确认红绿灯了,有的人听着听着一抬头发现是绿灯,我就说:“我觉的吧,早晚不差这么一个红绿灯的时间,尤其你们来海外旅游也不是经常事,走了再想了解就不容易了,何必赶那一两分钟呢?”对方一听,也是啊?也就定下心听我讲真相了。

一次在东大门真相点,有两位漂亮的女生站在摆真相的桌子前,我走过去问是否需要帮助,一位女孩用中文问我,“这是什么呀?”一般中国人很少不知道法轮功,她一对天真的大眼睛让我觉的很神奇。我开始笑着跟他们讲真相,听着听着,那位女孩忽然一下子激动起来,对身边的女生说,她好善良啊!好喜欢听她说话。我感受到是她感受到修炼人的慈悲,觉的很感动。讲完后,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说,“其实一开始觉的你们好象很反动,可是了解了之后发现你们才是真正的爱国。我觉的你们在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感觉你们都是很善良的人,我支持你们的信仰,加油。”

师父说:“我一出生的时候,很多的神就跟着下来了。从那之后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5]

当时新讲法发布没多久,某天晚上在东大门讲真相时,一个韩国年轻人签名举报江泽民之后,注意到大法传单上写到“法轮大法于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师父从长春传出”这句话之后,非常激动的跟我说:“一九九二年? 一九九二年传出来的?和我年龄一样啊!和我一样大!我也是一九九二年生啊,今年二十五岁!” 当时我惊讶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激动的看着他,我感受得到他心底深处的那份久久的激动,心里反复想着师父说的那段法,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又一个下世的神明白真相了。

五、结语

一次在我坚持学法,闯过了关难后,几天的时间内我都有一种很奇妙的感受,我的脚就踩在这个地面上,可是我却感受到我根本不在这层空间。到了韩屋村景点,看着来往的中国游客,我第一次那么强烈的感觉到他们下世前神圣伟大的王的样子。他们数千年等待的一切都是为了今日眼前这看似简单的真相纸一张。大法弟子承担着唤醒他们的责任,那是他们最后等待的希望啊。

近几年在海外的修炼,师父赋予弟子最伟大最神圣的一切,重塑着我的生命。这就是大法熔人的力量与慈悲吧!感觉在我的修炼中,最重要的就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要记得自己是个修炼人,自己是大法弟子。只要能记得自己是大法弟子,各种法理就会不断的在我脑海中显现,帮助我度过难关。

以上是我在现阶段层次修炼过程中的一些故事与体会,希望与大家交流提高。也希望借此机会,与青年大法弟子一起共同精進,让我们一起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如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一八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