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学员:在协调推广神韵当中修炼

更新: 2018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
敬爱的同修:

今年神韵在我们这里上演两场。因为我们的城市同修非常少,所以许多准备与协调的任务就落到了我身上。我自己认为得到了一项最难的任务,就是协调同修。同修们的性格与习惯都非常不一样,所以我认为跟他们在一起工作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但是通过这项艰巨的任务,我真的能够感到,什么是修炼与提高心性。

我从内心非常非常感谢师父,给我了这次珍贵的机会来修炼。那些心性的摩擦和考验,就象一阵狂风吹下来的苹果一样,落到了我身上,有的时候我甚至认为自己经不住所有这些考验,有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会发生关系紧张,不管是在家里,同修之间,或者和其他协调人,矛盾会一起来。

一开始我告诫自己,要把所有的考验与矛盾当作向内看与提高心性的机会。当然又简单又快的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是我努力不要偏离对自己的要求,不要失去师父给自己安排的任何一个机会。每一次我都问自己:我还需要悟到什么?我现在要找到哪一颗执著心?它藏在哪里?我怎样能够把它快点放下并且轻松的往前走?

对我的第一个考验是,当我知道协调人做出决定:所有邻国的同修都应该支持那里的神韵演出,奥地利的神韵演出由本地同修全权负责。这听起来是一个非常合乎逻辑的决定。可是神韵前两年在这里的演出几乎都是邻国和周边地区的同修来帮忙做的。在我来看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来做所有的准备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许多奥地利同修不是非常忙,就是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或者住得非常远。我想我们这里神韵演出的准备工作一定会是一个大的失败。我感到非常无助,内心抱怨,觉的不公平。象波浪一样的负面思想向我滚了过来。

可惜我周围的有些同修没有忘记“火里浇油”。他们也认为这种情况非常不合乎逻辑,并且怀疑神韵在这里的演出是否能够办成。我发现这些负面的思想潮流正在冲走我的正面的能量,我把精力都浪费在没有用的思想上了,而不是在思考怎样解决问题与保持正念。我明白旧的势力是想让我们把能量都浪费在互相争论与争斗上面。于是我跟这些负面思想正式告别,而且对自己说:停下来!我要放弃你们!我不要再思考这些问题了。

师父在针对思想业的讲法中说:“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1]

协调人无论决定了什么,这并不重要,我都会配合这些决定来做事。对其他协调人的决定進行批评与评论不是我的任务。我相信师父的安排。我不要对其他人再有负面想法了。我会努力把精力集中在怎样做好我的工作上,这是我最重要的任务。突然这些负面的思想浪潮停止了。当然还是有一些或者几个负面的思想总是试图来扰乱我的思维。但是我坚定的排斥他们。情况变化了,当神韵在这里的演出票几乎售罄之后,越来越多的同修从临国来到这里支持。尽管我们在人员方面还是很缺乏,可是我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提高心性。

包容别人的错误

当我从乌克兰搬到奥地利之后,发现自己身上还有许多共产邪灵的因素,是自己在乌克兰没有发现的。我明白了当然对我来说阅读《九评》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改善自己,找到错误的地方并且把这些由共产邪灵通过家庭、学校与社会强加给我们的因素清除掉。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老想找到是谁的错或是找替罪羊的习惯。

我的丈夫经常告诉我,当发生什么矛盾或是有令人不舒服的情况下,我总是有想找出肇事者的习惯。一开始我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在我的世界观中,如果要解决一个问题就必须要找到矛盾的根源——找出那是谁的错。可是我的丈夫总是告诉我,一个成功的人总是自己承担责任,这一点我在不同的书中也读到过。可是当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仍然无法理解这个原则。一个修炼人必须要为一切负责,不是去指责别人,而是要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

但是苏联的意识形态对人们的教导正好与这相反:错误一定是出在某一个人身上。这一点我从一个乌克兰的不修炼的女朋友身上可以看得到。比如说她相信,如果一个母亲和一个小孩在一起,那个小孩在生病,那一定是母亲的错,因为她没有照顾好他。我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她的思维方式,非常震惊这一点在自己身上也存在。我明白了我总是会在所有一切中寻找到这是谁的错。

有一天我听到一位奥地利的母亲对自己的小孩说:“不要担心,谁也没有做错。这只是一个事故。”而当时显而易见是这个小孩因为自己不小心而导致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因为思维方式的不同而感到震惊。

师父在经文中写到:“注意: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也不要追其谁写的,接受教训,今后注意。”[2]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现实中改变这一经过几十年被强加并且塑型的思维方式不那么容易。从道理上我明白了,可是如果在一个事情当中,自己又回到了从前的思维模式。

有一次我读到了一个在正见网上发表的中国古代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明发生不好的事情时,不要找别人的错是多么的重要。故事中爷爷看着自己的孙子在街上玩。突然一辆马车过来并且把小孩撞到了。但是这个爷爷对车里的人说:没有关系,继续走吧,你们挺着急的,不是故意的。当小孩的家长回家时,他只是跟他们说,小孩非常累已经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这个小孩起来的时候,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一则故事感动的我流泪了。

当我开始准备神韵的协调工作时,我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就是同修会犯错误,有时甚至是非常严重的错误。这会让我形成非常负面的思想而且让我感到非常生气,特别是一些和我比较疏远的同修,或者是一些在我眼中让人不可信任的同修犯错的时候。

一位跟我发生矛盾的中国同修有一次给我寄了一份在这里各个剧院的演出时间表,而里面有不少错误。每一次我都会对这位同修产生负面想法。有一次我跟另外一个同修去一个音乐厅。那天非常冷,我们站在音乐厅前面等待人们出来,好发广告。可是时间到了出来的人非常少。后来发现这只是一个演出中间的休息时间,一个小时之后音乐会才会正式结束。我们没有等到音乐会结束,因为这已经非常晚了而且非常冷,其他的同修已经在外面跑了一整天。

后来我们才知道,负责的同修只是写了一个差不多的时间。没有把音乐会结束的正确时间写出来。我非常失望,因为这样我们白跑了一趟。负面的思想和对同修不好的看法占据了我的内心。我认为她在修炼中有问题,显然是邪恶钻了她的空子,来干扰了我们。可是那一天跟我一起去剧院的另外一个同修跟我说:“我们需要包容其他同修的错误,我们都是修炼中的人,没有人会没有错。”一开始因为我的偏见,我听不進去。等我回到家中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利用这个同修的嘴点悟我哪里做的不足。

我开始向内找,分析自己为什么不能容忍别人犯的错误,并且态度固执。发现这一切是从儿童时代开始的。我的父母会因为一个错误或不小心严厉责骂我。我的父亲总是会当面数落我的几个错误。当然从中我消了业。可是也养成了这种对待别人的方式。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感到内心释怀,所有的负面思想散掉了。

几个月之后我们一起去剧院发传单。那是神韵演出前最后的一次大型音乐会。我们一共有七个同修,开了三辆车。当我们到达的时候,发现观众已经走了。我们来晚了半个小时。我为自己辩解地对同修说,这次可能是观众出来的早了。尽管我在心里怀疑是否是自己混淆了日期。当我回家看节目册的时候,我非常震惊,原来是我混淆了音乐会日期,所以弄错了时间。我躺在了沙发上,内心变的非常沉重,以致我什么都不想做。

我知道,这是我的疏忽造成的。这件事让我悟到因为我不能原谅别人犯的错误,所以也无法原谅自己犯的错误。因为我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根本的改变,所以师父通过这次情况给我一次教训,为的是告诉我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们都会犯错误和有漏的地方,我们应该以慈悲对待别人的错误。

师父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说:

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纠正〉

(二零一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