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英国政要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这篇交流是针对这十几年来向我的英国国会议员和苏格兰议员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初衷

中共迫害法轮功,利用媒体、海外机构大肆攻击、诽谤法轮功。很多西方政府被谎言蒙蔽。我非常想让英国政要知道真相,可是因为英文文字水平有限,不知道从何下笔。当时英国有一个同修们自发组成的向英国政要讲真相的小组,大部份是西方同修。政要组同修们提供的讲真相的信件对我的帮助很大。每次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我认识到这封封揭露邪恶的信件邮寄到政要手中,确实能起到帮助英国政要了解真相的作用。那个时候我对师父法理的认识很肤浅,觉的让他们知道中共迫害的真相就是我讲真相的目地。

不同的心态产生出不同的结果

我的上一届英国国会议员是一位女士,我每次去见她不是希望她能够签署其他议员发起的反对迫害法轮功的动议案,就是希望她能给我们的活动写支持信。中共迫害的资料我也通过电子邮件或信件给她寄去不少。可是每次收到的都是这位议员官腔式的回复。我开始回避去面见她,怕我的请求会被拒绝,而是每隔一段时间给她发邮件。在和一位外地同修谈到这位议员时,我不满的指责这位议员是个政客。同修提醒我,我们的责任是救人,这位议员不作为,是因为我们没有让她明白真相。这是我们没有做好,你怎么能怪她呢?

后来这位议员在新一轮选举中败选。我得知这个消息,心里很后悔,因为我没有给这个生命讲明真相。仔细想想,每次我找她的目地不是发自内心为了这个生命好,而是为了让她为我做些什么。这和常人有什么区别呢?修炼人做事、处理事情的基点是为他的,完全没有一点不纯的东西夹杂在里面。我当时对这事的认识是:我有求的心导致了这个结果。

二零一二年国际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在全球发起给联合国人权高级官员的请愿书,呼吁制止中国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苏格兰有自己的政府,苏格兰议员分布在各个选区。十月的一天晚上工作结束后,我拿着打印好的材料: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的请愿书和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背景说明去面见我的苏格兰议员。那是冬天的一个晚上,下着毛毛雨。我头脑中没有什么杂念,只是想让这位议员知道真相。

出乎我意外的是,听完我的讲述,这位议员当时就表示这种强摘的行径太可耻。他在请愿书上签了名,还告诉我他准备就“强摘”一事在苏格兰议会里做一个动议案。十一月五日,这位议员的动议案出来了。在这之后的几年中,在英国和其他国家同修们的支持和帮助下,这位议员在苏格兰政府办公楼内就办了一连串的研讨会,请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成员、国际调查员,学术界人士陈述中国强摘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牟利的罪行。来宾中有苏格兰议员,议员的助手们、大学搞伦理教育的教授和三所苏格兰大学国际大赦的学生代表。尽管每次来的人数不多,但在每次研讨会之前,一些本地和外地同修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把信息大面积地传给苏格兰政界、学术界和媒体。当时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些活动的后效应。

二零一六年十月,格拉斯哥一些同修借苏格兰民主党举行年会之机在会场外征集反对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签名。这期间我们遇到不少该党的苏格兰议员,英国国会议员和欧洲议员,这些政界人士毫不犹豫的签名支持反强摘。还告诉我们,他们已经从他们的同党成员那里得知中共干的这个恶事;而有些苏格兰议员是从选民给他们的信件中获悉此事。

师父说:“讲清真相中所说的那一切,会使真相在常人社会中流传,使人和人之间形成交流的环境。那么在这个环境中,人和人之间的谈论也会使那些生命得救,这是间接的。”[1]

这两个给自己政要讲真相的例子,让我深深体会到师父无求自得的法理。苏格兰一些政要的反馈也让我看到,当一个生命知道真相后,他就是一个活传媒,能起一个推波助澜的积极作用。

讲真相的重点是什么?

让我静心反思自己讲真相的基点应该放在哪里是在一次和我的苏格兰议员面谈之后。那一次,议员告诉我:“我知道(中共)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这么多人炼(法轮功),哪个政府都会害怕。”我的天哪,我的这位议员还是没有从我这里明白什么是法轮功,中共为什么如此惧怕法轮功。

这究竟怎么回事?静下心来想一想:在与政要的接触中,我只是讲了迫害的残酷,活摘的残忍。但是没有让他们明白什么是法轮功,面对精神、肉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仍然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这个根本的真相,被我忽略了。

那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反思,就此事也和一些同修们交流过。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对法的理解逐渐加深,我悟到: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构成宇宙中的万事万物,他具有普世价值。法轮功的原则就是遵循“真、善、忍”。

在帮助政要们知道法轮大法美好的同时,自然而然的反衬出中共的邪恶本质。如果我只是讲屠杀、酷刑、活摘器官,这和常人中有正义感的人权工作者有什么两样呢?人权工作者的基点是想讨个公道,而我们不是。我们是要唤醒这些政要的良知,帮助他们认识这场迫害的实质,那不仅仅是和中国有关,那是在毁灭这个世界。

师父说:“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2]

我必须讲述大法的美好,唤醒人们沉睡的记忆。在良善于邪恶之间摆放好他们的位置。这才是我应该对政要讲真相的基点。

去年七月,政要组为同修们整理好一封信,让我们鼓励英国议员为我们举办的“七二零反迫害”活动写支持信。在去面见我英国国会议员的头天晚上,我静下心来思考:我去见我议员的目地是什么?只是让他给我们写支持信?不是!去和他讲中共活摘?也不是,因为他已经从那位议员、从同修们在国会内组织的几次研讨会上、从我给他寄去的种种资料中获悉很多活摘的信息。

我想起在中国同修给政要组转来他们议员的回函中,不少议员对中共活摘一事持半信半疑的态度。我知道很多议员不敢也不愿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这次面对我的议员,我可以通过我的亲身经历,帮助这个生命明白中共的杀人本性。

我一九五二年生于中国,经历过血腥的文化大革命,耳闻目睹了种种中共制造的人间悲剧。连当时十四岁的我都被牵连進去,和学校的孩子们揪斗、辱骂,羞辱我们的老师。这是全国性的恐怖运动。有的孩子们用皮带打死自己学校的校长,却被中共媒体叫好。这个大背景一定要让议员知道。在介绍大背景之后,他才能明白中国民众为什么爱戴法轮功。

思路捋顺,在与我的议员和他的一位助手见面后,我把自己所知道的中共滥杀无辜,煽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造成人人为近敌、假、恶、斗成风的大背景告诉他们。讲述了我和我家庭在文革中的经历,告诉他们中国大众为什么如此爱戴、无条件的接受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以我亲身经历为例,谈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遵循法轮功的原则给我带来的身心变化。室内静静的,他们在凝神听我讲述,我看到议员还不时在他的艾帕上记着什么。

说清了大法给中国民众带来的美好,再回头讲中共为什么如此惧怕这批人数众多、渴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在精神和肉体上消灭拒绝放弃这美好信仰的人群。在我离开之前,我告诉他们,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听到一个例子从大陆传出,说这些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报复那些迫害、折磨、伤害过他们的人。我诚恳的对他们说:“这就是真善忍的力量!”

在这次会面之前,我已经把《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录像带给了议员的助手,希望他们全面了解法轮功真相和中共为什么迫害的真相。

几天后,我收到议员的邮件,他发起了一个支持法轮功反迫害的“173号动议案”——“法轮功修炼和反对器官摘除(请愿)行动(PRACTICE OF FALUN GONG AND THE CAMPAIGN AGAINST ORGAN HARVESTING)”。

为私还是无私

我过去经常给我的苏格兰议员发信息。凡是有关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案例一个不漏。有一阶段,我的一位亲属在他的办公室做义工。她给我讲了她认为有趣的事。一天议员对她说:“今天我电子邮箱里有八个邮件,六封可能都是某某(我)来的。”我听了一愣,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我:做任何事情一定要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时时刻刻要替别人着想。否则会适得其反。

自那之后,我不太敢与那位议员联系。今年政要组同修为中国同修撰写了一封给英国政要的信,鼓励政要为我们“七二零反迫害十九周年”的活动写支持信。我给我的英国议员寄了信,心中犹豫,要不要给那位议员也寄一封?

我为什么会犹豫?因为我怕。那我怕什么呢?我怕被拒绝,怕失面子。在顺着这个怕往下找隐藏很深的心,那是一颗为我的心,我考虑的不是这个生命而是我自己。很显然怕的根子是私。

那就是说,我还在用旧宇宙的法理在思考、在做事。给政治家们写信、讲真相这没有错。我错在没有在他人能够接受的了的基础上理智、智慧的讲真相。我的基点还是在我上,也就是私上。

师父告诉我们:“很多生命都是高层来的。我们要救度他们。他们代表的生命都是旧宇宙中将淘汰的生命,要救度他们。那么我们救度他们,那他们代表的生命也将得救。”[3]

我悟到,我应该让我的议员 知道这封信,给他一个为自己、为他所涵盖的那些生命摆放位置的机会。至于他这次写还是不写支持信,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理智讲真相的过程中,真正帮助他看到大法“真、善、忍”带给世人的美好,中共反其道而行之的本质。在法理上捋清楚之后,我用电子邮件把信寄出。

我的议员回复了我的邮件,并且附上他的支持信。信中他表达了自己对其选区法轮功学员们的正直和奉献精神的钦佩;提及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他在信中写道:“我希望我(修炼法轮功)的选民们,以及来自苏格兰和世界各地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面对逮捕,拘留,酷刑和杀戮的十九年的(反迫害)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读着这个邮件,我的心中升起一种无名的感动;为这个生命为他自己,为他世界内众生摆放好了位置而感动;为国内外坚持不懈助师正法、救众生的法轮功学员而感动,我知道一位外地的同修曾带在他选区的新同修去面见他,给他讲真相。我明白,在我们对政要讲真相的过程中,让这个生命明白了真相绝对不是一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大法弟子整体的努力和付出。

结束语

在给政要讲真相的这十几年中,沮丧心、埋怨心、怕心、欢喜心交织出现。这些心的深层都隐藏着一个我。大法弟子救人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带着这颗不纯净的心去讲真相是不能真正把生命救了,因为不好的生命都会挡着。

师父说:“我过去讲悟时,讲过一个都不讲的天机,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千百年来都认为是自己在修炼,自己在提高,其实你什么都炼不出来,如果没有师父管是什么都解决不了的。那么也就是说真正的问题是由师父给解决的,是法背后的因素给解决的。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炼中遇到困难克服后继续修炼下去,这是讲你的悟,真正从理上悟到什么。如果这个法不让你知道,你怎么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须具备一个条件,就是说你必须得真正的去修炼。”[4]

这十几年在向政要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认识到:我必须时时提醒自己,我是一个修炼人。是个修炼人就要学好法,用法理来衡量、处理事情。同时,我要学会实修,学会顺着呈现在表面情绪的变化去深挖隐藏很深的执著心。我的实践告诉我,当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思考和处理事情时,师父默默为我开绿灯。

在英国,仍然有很多政要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是为了什么、中共邪党的意识形态对这个世界的潜在威胁。我的英国同修们也在逐渐认识到坚持不懈向自己议员们讲真相的必要。

感谢师父救度众生的良苦用心。谢谢英国同修们通过不同项目助师正法的努力和付出。让我们共同在修炼、救人的路上精進,不辜负我们世界的众生,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二零一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