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风日下中不随波逐流

更新: 2018年10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退休教师,今年七十一岁了。得法前我一身病,头痛、胃痛经常事儿;肾盂肾炎,经常全身浮肿;低血压,蹲时间长点起来眼前一片漆黑;牙痛导致头痛、头沉;心律不齐、心动过缓,自己能感觉到心跳,心慌;鼻窦炎、颈椎痛、腰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导致腰痛腿痛,行走、站立都痛,中药、西药没少吃,针灸都不见好转,腰腿反而越治越痛,疼的睡觉都难以入眠。每年都得感冒两次,每次要吃很多药,还得二十多天能好。

一九九七年暑假期间,我幸遇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懂得了人的痛苦和不幸都是有原因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不知不觉中各种病痛消失了,每天都开心、快乐,没有烦恼,上楼都象小跑一样,年轻同事都羡慕我。

下面讲讲我修炼后工作中的几件事和遇到的一些危险事。

世风日下,不随波逐流

暑假过后我接了初一班,教师节前一天,一名学生给我一个纸包,我问是什么?她说:你看看就知道了。我以为学生爱打小报告呢。结果是五十元钱。我知道在小学很多家长都得给老师送礼,否则怕老师对孩子不好。作为炼功人,我不能让学生在我这里形成这种概念。我约了这个学生中午带我到她家,向家长表示:心意我领了,但这钱不能收。请家长放心,我会对每一个学生尽心尽力的。家长供孩子上学已经很不容易了(当时很多家长都是下岗职工)。家长很惊讶,也很感动。还有一学生的父母到我家,谈完孩子的事后,父亲先出去了,母亲塞给我二百元钱,表示对我的感谢。我对家长说:对学生尽职尽责是我的本份,但我不能让家长额外付出。我理解家长,心意我领了,这钱我不能收,请放心,我会一如既往对每一个学生负责的。家长很感动的离开了。

有一天中午下班在路边水果摊买香蕉。摊主称完香蕉不收钱让我拿走,说她是我班某学生家长。我是炼功人,不能白吃人家的东西,我把钱扔给她,准备骑车走,她丈夫拽着我的车,把钱又塞给我,推我走。这时路边人、车很多不便再争执,我想下午上班路过时,不下车把钱扔过去就行了。可是下午上班时,他们不在那儿了。不久开家长会,送家长走时,我把钱装在信封里,让那个家长交给孩子的妈妈,我以为事情结束了。一次我和同事去菜市场买东西,这个学生的妈妈看见了我,和我说了几句话走了。过了一会儿,我正在买东西,突然感到车子一震,我回头看时,是那个家长放我车货架上一箱香蕉,转身就走了。我的车子没有车梯子,撒不开手,险些弄倒,我也不知她是从哪个库拿来的,只好带回家。我问儿子:这些香蕉得多少钱?儿子说:至少得五十元。(当时价值)看来上次的事儿,家长以为我嫌少了,这次给一箱。怎么办呢?把钱让孩子带回去,还怕孩子不给家长,对孩子成长不利。我找了件新的羊毛衫,放学时我把学生留下,跟他讲:你家长很辛苦,做点生意很不容易,还得供你各方面的费用,代我谢谢你的家长。把这件毛衫给你妈妈带回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有一家长也是卖水果的,看见我了非得给些水果,给钱不收,很生气的说:没见过你这样的老师,诚心诚意给的还要给钱。以前的老师,不给自己还要呢。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多为别人着想,你们以此为生很不容易,谢谢家长的心意了。家长知道了炼法轮功的人不收礼,只好收了钱。说:你和那些老师真不一样。

元旦放假前,各班级都开联欢会,要买水果。有两个学生说:老师,咱班某某某家长是在批发市场收税的,让他家长给弄一筐水果。我说:收税是他家长的工作,咱们不能让他家长利用职权勒索别人哪,他知道哪个库的水果好,帮咱们买点质量好的就行,正常付钱,这样也不影响他今后的工作。学生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的意见。制止了学生中的不良风气。

用善化解学生之间的矛盾

初一学生是从不同学校来的,经常出现打架现象。以前我会很生气的挨个批评一顿。修大法了,我的心态不一样了。一天下课时两个男生打到一起去了,我把他俩叫过来,问了一下原因。一个说:是他打我。另一个说:是他骂我。我问:打人、骂人对吗?他们回答:不对。我说:那你俩是不是都有错呀?他们回答:有错。我又问:如果是他先骂了你,而你原谅了他,而不是去打他,你俩能打起来吗?回答:不能。对另一学生说:如果先前他有对你不好的地方,你能原谅他,而不是去骂他,你俩能打起来吗?回答:不能。这样把他俩的气先消下来,然后再和解:你俩现在是同学了,将来长大了就知道同学有多亲了,互相认个错,握握手,不打不成交,今后是好朋友了。他俩都承认了自己有错,不好意思的握握手。矛盾解决了。从此班级再没出现打架现象。

有一个学生周日在他小学时的校园里帮他的弟弟打了一个小同学。那个被打的学生的亲戚正好是我的同事,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还没找到机会和他谈呢,又听说他在下课时淘气,翻铁栅栏时,被铁栅栏上的尖儿把脚扎了。我先让他到校医那处理一下,下课我找他:昨天你去小学校了?他说:去了。我问:干什么事了?他不回答。我又问:帮你弟弟打同学了?他不好意思的承认了。我问:怎么打的?他说:用脚踢的(被扎的正好是昨天踢人的那只脚)。我又问:你这样做对吗?他说:不对。我问:为什么不对?他不语。我说:弟弟和同学打架了,你当哥哥的把他们拉开就行了,可是你以大欺小。今天把脚扎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你想想,是不是做错事的报应啊?记住这个教训,今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记住了?答:记住了。因为同学都知道他扎脚和帮弟弟打架的事儿,借此机会我对全班学生讲了善恶有报的事儿,告诉学生不要做坏事。

名利面前不动心

一次收学费,为了避免假币,班主任都让学生把名字写到钱上。到储蓄所存钱时,有一张五十元假币,办事员退给我,是一张没写名的新币。我回忆,是某学生家长亲自在班级走廊里交给我的,也就没让写名字。这个家长是卖菜的,我很婉转的问他卖菜时是否收到假币。家长说:没有。我完全可以把这件事和家长弄清楚,让家长给我换一张。那样的话,即使他给我换了,这张假币回到他手里还会流通;如果他不给换,就会发生争执。我是修大法的,不能为了五十元钱,把这位家长的人格毁了,让他的孩子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也许这家长真的不知道是假币。在开家长会的时候,我提到这五十元假币的事儿。我首先肯定家长是不会有意坑害我的,只是我们不会识别假币,希望大家今后接触钱的时候要注意识别。现在我知道这是假币了,就不能让它去坑害别人了。当着全体家长的面,我把那张假币撕碎了(很碎)。我没有和任何人提到过那个亲自给孩子交学费的家长。这点损失我自己承担好了。如果我不修大法,不可能这样做的。

那一年涨工资,管人事的老师把文件当众宣读。我觉的按职称和工龄我都应该各涨一级(也就是应该涨两级)。可是管人事的老师说我涨一级,我问是按哪个涨的。她说:按职称涨的。我没再说什么,可能是自己没理解好文件吧。第二天,一个外校老师来我校办事遇见我说:这回你涨两级吧?我说涨一级,她不信。说她们人事主动跟她说:你这回牛了,涨两级。你怎么不涨两级,你问问吧。(因为我俩工龄一样,又同时晋的职称)当我再问管人事的老师时,她说:表已经报到教委了,我给你问问吧。她从教委回来后让我交两元钱,说是给我填表了,是涨两级。我心情仍然和先前一样平静,应了我师父法中讲的“是你的东西不丢”[1]。我没有怨恨她。谢谢她为我的事又跑一趟教委。是师父看我心性到位了,帮我找了回来。如果不是修大法,我不会这么平静,结果也不会这样。

退休前的最后学期(初二上学期),从外地转来一位较年轻且很有能力的老师,任我班课,我很高兴:她可以接我的班。我想:这个班早晚得她接,不如让她早点接过去,对她和学生都有利(新班主任和学生都有个磨合期,趁我没退休还能帮她一把。)我几次与校长要求把班交给她,起初校长不同意。后来校长同意了。她接班后,学生一不听话惹她生气了,她回办公室当别的同事面对我说三道四,很不满意。我能理解她,一点儿也不生她的气,并安慰她,帮她想办法。我知道她半路接班很不容易,不如从初一带顺手,而且这个班的学生很顽皮。看到她被学生气的那样,我很同情她。学生不听话学习受损失,我也为学生着急。(我们俩都任课的另一个班的学生反应很大,说她骂人、说话难听,并举些例子,学生对她很反感。)我不能指责这位老师,只能开导学生:老师都希望学生好,不管老师说什么都是为大家好,你们一定要听老师的话,搞好学习,不听老师的话,受损失的是你们自己。在家长会上,我向家长介绍她的工作能力、教学水平都很好,让家长配合新班主任做好孩子的工作。除了正常上课,我不与班里学生有任何接触,避免给新班主任造成麻烦。这位老师后来知道我为她做了很多正面工作,转变了对我的看法,她也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很佩服我。退休后,一次见到她,她很坦诚的说:我知道你炼法轮功,真、善、忍你都做到了。这是她对大法弟子的认可。我進一步给她讲了真相,并劝三退,她爽快的退出入过的中共团、队,后来每次见到我都很热情,并嘱咐我多“保重”。

真心修大法,一路有师护

刚得大法不久,我上班路过一建楼工地,低头弯腰系鞋带儿时,一块砖头砸到我的后背上,我直起身四处看看没有人,砸的声音我都听到了,却没感觉到疼,就象没事似的上班去了。当时我都五十岁了,砖头是从上面掉下来的,那楼已经盖到五、六层了,从哪层掉下来的都很危险,要不是有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我上下班要路过一条铁路,是火车头调头的地方。冬天骑车要垂直过铁轨,否则就容易摔倒。得法那年冬天,下班要过铁轨时,前边有行人不便与铁轨垂直,我便打斜骑车上了铁轨,晃晃悠悠也骑过去了,可是过去之后却摔倒了,臀部着地仰面摔在地上,半天没起来,这时火车头咕隆、咕隆从我身后开过去,离我仅有一尺多远。我赶紧站起来扶起车子,感觉尾骨和臀部很疼,我心想:我是炼功人没事儿。走了几步,忍痛骑上车子回到家。我没耽误上班,疼了两三天就好了。现在想起来也后怕,当时要摔倒在铁轨上,就得被火车头碾了。那时我五十多岁了。最近听朋友说,她的一个同学摔了一下,结果尾骨及以上几节脊椎压缩性骨折,不能动了,在医院治疗呢。修大法有师父保护真的是不一样。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骑车横过马路,快到对面的时候,一辆车(后来知道是大挂车)象墙一样挡在面前,来不及刹车了,一下子就撞上去了,大车过去了,我也倒在地上了。我心想:怎么和汽车撞上了?我拎着车把站起来,因刚下过小雨,裤子上沾了不少泥,我没感到身上哪疼,只是右手腕以上小臂处的肉有两条凸起有两处凹陷,青紫色,手能动。这时大车在前面约二十多米处停下了,下来两个人来到我面前,问:怎么样?我说没事儿,你们走吧。他俩听说没事儿,赶紧走了。我想回家,这时才发现车子骑不了了。前轮瓢了,辐条折了好几根,瓦盖子也掉下来了,不到四寸长的把芯子打了两个弯。路边人帮我把车子抬到前面修车铺,修车师傅和那人都说我不应该让他们走。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没事儿,他们也不是故意的。我问这车子有没有修的价值了。修车师傅说:修是能修,你不应该让他们走。看把芯子弯的这样,没有八百斤的力,达不到这程度。他看看我的手腕,让我两小时以后去取车子。取车时我问多少钱,他说:你是个好人,我也做个好人,你给我十九元就行了,要是他们修,至少五十元。我给他二十元,并谢谢他为我修好了自行车。他妻子告诉我回家用红花油、七离散搓。我说没事儿。他们说:有很多人被车撞了当时没事儿,过后不行了。让我第二天再过去一趟。回家后,发现腿上有几处青紫色,脚上的丝袜出现好几个窟窿,(当时穿的是凉鞋)但脚却没有任何伤。一宿也没感觉哪儿疼,睡得很香。第二天那两条凸起和凹陷的肉都平复了,只是稍稍有点红。我去了修车铺,让修车师傅看看我的胳膊,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他说:这么好,你也多念吧。那年我都五十八岁了,如果没有师父保护,那么大的力(我骑车速度也很快的),至少也得受伤住医院。是师父给我化解了这个劫难。

结语

在世风日下、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人人都向钱看,各行各业都存在不正之风。当听到人们议论教师的不正之风表现时,我感到是一种耻辱,因为我曾经是教师。但我又很坦然:是李洪志师父传出的法轮大法,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更好的人,使我的心灵更纯洁、更明亮。我没有随波逐流,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师父伟大,法轮大法伟大,只有大法能改变人心、归正人心。在教育界的大法弟子,廉洁自律、无私奉献者数不胜数,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

师父讲:“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刚得法时没吃完的药都扔了,至今已修炼二十一年了,因为没有病了,也就不用吃什么药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只有真修者才能体会到。

感谢李洪志师父,感谢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阳光的心态。使我遇事能首先为别人着想、不计较个人得失、恩怨情仇。感谢顶着上级各种压力保护我,为我说好话的领导。当然我也从没记恨过那些曾经用各种办法想“转化”我的人,包括:片警、社区干部、街道干部、政法委人员、“六一零”人员、洗脑班的人员、劳教所的警察等。我知道,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愿这些人尽早明真相,得救度,都有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