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铁人三项讲真相

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通过一种我认为是非传统方法——通过常人的体育锻练来讲真相。我发现它让我有机会认识很多人,讲真相,并在修炼中过关,找到和放下执着心。

我先想分享一下我的修炼道路。我今年六十七岁。我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五十二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过去我的免疫系统很弱,经常感冒发烧。炼了法轮大法后,我一夜之间变的健康。在家庭聚会上,我的亲戚总说:“把生病的小孩给珍妮,她不会得病。”

我刚开始修炼时,一位年轻大法弟子建议我学一些中文短语。我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声调。两年后,我热切想学中文,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现在可以用中文阅读《转法轮》。我每天都试着读一讲。

我有一个丈夫,两个孩子,一个儿媳妇和一个孙女,以及常人的大家庭成员。修炼中我们知道,随着我们在修炼中的提高,我们的环境会变的更加和谐。我发现情况就是如此。过程中会有挑战。我刚开始修炼时,我的丈夫在网上读到了一些不好的文章,担心法轮功是X教。但一个月后,他说我变的更容易相处,开始对我非常支持。我父亲在活着的时候给法轮功之友捐了款,母亲在她去世前就看了神韵。我的大多数家人和朋友都看过神韵。我最好的朋友从一开始就非常支持我修炼。我在学中文时和一个普通中国人走得很近,这给了我更多的机会来讲清真相,并帮助她丈夫退出了中共。

大约五年前,我们搬到了泽西海岸最北端的一个地方。自从我们退休后,我们没有很多机会结识新朋友。我女儿一直鼓励我去健身房,我一再拒绝,因为法轮大法已经给了我很好的健康。

在十二月我决定加入一个离我家约五分钟的健身房。我很惊讶的发现在健身房有很多社交活动,这给我很多机会来讲清真相并告诉人们神韵。当神韵在新泽西上演时,健身房也让我在门口留下宣传材料。

我六十七岁还有良好的健康,这让我有很多机会讲述法轮大法的健身益处。我经常怀疑自己路是否走得正。我也担心过,同修们会批评我所做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生活的地区没有很多同修,也没有机会定期与同修交流,同时我也比较自闭,喜欢独处。我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常常感到被遗忘。这种不被重视和因此被伤害的执着也延续到我的成年生活,带入修炼中。我需要多与同修交流,完全去掉这个执着心。师父在我修炼的路上每一步都领着我,作为修炼者整体的一员,我怎能感到被遗忘呢?

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在一月份参加铁人三项。(铁人三项是一项涉及游泳、骑自行车和跑步的比赛)。我用铁人三项搜索,发现八月份在我附近有泽西女子铁人三项的比赛。从人的角度来看,这是突发奇想,但作为修炼者,我必须相信师父和他的法身在指导着我。

我以前从未长跑过,而这是铁人三项赛中最大的体力挑战。游泳和骑自行车对我不是问题。这是一项短距离铁人三项比赛,距离不是很长,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我的目标是自豪的穿着印有“法轮大法”字样的T恤完成比赛。比赛有一千名参与者,还有观众。我发现我的有“法轮大法”字样的T恤,因为是棉的,不适合这种活动,所以我定做了一件铁人三项运动衫,上面和后面都印上“法轮大法的自由”,同时在背面印上Faluninfo.net的网址。

我订购运动衫的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但当邮寄跟踪信息到达时——我发现它是从中国发货的!我希望它有助于做运动衫的中国人明白真相。

有一次我参加泽西女子铁人三项赛教练举办的游泳训练,但这不是为我参加的短距离铁人三项的参赛者设计的,而是为职业运动员设计并在深水的海里进行。我第一次去时开车很紧张,因为我不确定怎么开,而且交通非常糟糕。我已经放弃了许多层的焦虑和恐惧,但我意识到我有更深层的,我还得接着去。

我迟到了,其他游泳者已经下水了。我感到迷失方向,只能看到两个浮标在水中。当我游回第一个浮标时,教练对我大喊大叫。实际上有三个浮标,而我正在逆着人流游。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教练对任何人说过一句重话,而且他通常对像我这样的初学者非常支持。我试图为自己辩解,但他只是匆忙走开,并说他已经在网站上写明了一切。

师父说:“特别是自来根基好的,他就觉的他这功长的不错的,炼的也挺好的,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1]。

我后来给教练发了短信道歉,他也向我道歉说不该发火,但我内心仍然受伤,执着于没得到很好对待的情。我有一段时间避免见到他。

师父说:“我刚才讲了,不是因为别人对你怎么样,是因为你这儿不对劲儿。你比如说,整个一个天体都是很顺应的,你这块儿不对劲儿,就在你这块儿有个拧劲儿的问题,是你和别人不对劲儿了。你找你自己的原因的时候,把问题扭转过来,它就对劲儿了,它就平服了,大家又对你祥和了。”[2]

我知道我需要面对这种情况,并努力去掉这个情。下次我去游泳训练时,教练邀请我坐在他的桨板上。海洋中有数百只海豚。他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多海豚。此外,当浪很大时,他通常不会看到海豚。海豚们跳得也比他以前见过的要高——就如同他们正在表演一样。我觉的这是师父因为我向内找了并努力去执着而奖赏我。

我不喜欢被批评,也不喜欢接受批评。

关于接受批评的问题,师父讲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啊,大家知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受到损失的时候修炼人都付之一笑,这是你们应有的状态和必须做到的,因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标准来要求你,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到这样。”[3]

我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才能达到这个标准,仍然有很多情要去。

有一天,我去桑迪胡克国家海岸练习游泳。因为水流太急,对我来说太强了,所以我没有游多久。然后我去骑自行车。我穿着新的有“法轮大法”字样的铁人三项运动上衣。当我回到车上时,两名中年男子走过来。他们说他们看到我游泳了,无法想象我是如何在这么急的水中游泳的,这是他们无法做到的。我向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如果法轮大法没有给我这么好的健康,我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认为我看上去比我实际年龄年轻的多,想学功。他们拍下了我的运动衣背面的网站信息。一个星期四,我教穆拉德练习,我们将在周一再次见面。我们谈了很长时间,他对法轮大法非常感兴趣。

在泽西女子铁人三项赛事之前每周都有训练,在此前一周还有预赛。我也参加了跑步训练,以及上面提到的深海水游泳训练。我之所以提到这一点,是因为它给了我很多机会结识新朋友和许多讲真相的机会。

我参加了八月四日的铁人三项赛。天气预报整天会有雷雨,我想知道我是否真的做对了。在比赛前一天,我们领了比赛包。演示会过程中大雨倾盆,过后在海上出现了一条完整的彩虹。另一位参赛者提到这是一个好迹象。我意识到我过于消极和焦虑,意识到我对法不够相信。第二天早上天气预报发生了变化,预计从上午八点比赛开始一小时后开始下雨。大雨只在比赛的第三部份我跑步时下,我很好。

我在比赛前几周出现了消化问题,并且在比赛前两天因痉挛和腹泻躺在床上。当时我不清楚这到底是业力、干扰还是对焦虑和恐惧的执着心。我专注于学法和炼功。我内心知道在比赛开始时我会好的。消化问题在比赛结束后就好了。这可能涉及业力和干扰,但我清楚的知道我仍然对焦虑和恐惧的执着心,我需要去掉。

比赛结束后,我去桑迪胡克国家海岸和一个新小组一起去海里游泳,以去掉这个执着心。当我感到焦虑和恐惧时,我没有承认它,深呼吸,它消散了。我享受那次游泳。

我把我的家人拍的照片和视频放在了泽西女子铁人三项的网站,也放到了我的脸书上。对于脸书我仍然是新手,但我收到了比以前更多的赞和留言。第一张照片是我穿着运动衫的特写镜头,上面写着“法轮大法的自由”。我曾想更彻底的讲真相,但只贴了这张照片。我在脸书上收到的第一个回复就是问“法轮大法自由”的意思,它给了我一个讲真相的绝佳机会,并且说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让我能够参加铁人三项。

我的丈夫,女儿和她的男友参加了此次活动,他们的支持深深打动了脸书的读者。我女儿对我的比赛非常投入;她做了一个板,大声叫鼓励我,甚至在我跑步开始的时候和我一起跑了一段时间;她的男朋友同时帮我们录像,大喊并鼓励我们跑!

虽然我的女儿不是修炼者,但她为法轮大法做了积极的事情。 她在国外学习时写了一篇关于中国迫害法轮功的论文,并特意订购了一本关于迫害的书并将其交给了她的教授。我认为这使她能够在铁人三项中帮助讲真相发挥了积极作用。人们被脸书帖子中的人情味感动,我认为这有助于人们对法轮大法更加正面的理解。她不知道我穿的是定做的运动衫,她喜欢它。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跑步,也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跑步比赛,我在六十七岁时第一次这样做,这也是一个有趣的事。我希望它能帮助人们对法轮大法的好有一个正面的认识。 我之前在脸书上发过一些我参与的大法弟子的活动,并且有一些积极的回应,但不同于这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铁人三项的成绩高过我的预期,在六十五~七十岁的年龄组中排名第三。我在领奖台上的照片得到了最大的回应。

我会和别人讲述我在比赛中的表现,作为进一步讲真相的窗口,但我必须确保我不显示并保持谦虚。

通过参加铁人三项赛,我认识了更多的朋友,也在脸书上结交了更多的朋友,我又加入了一个女子跑步小组,以及另一组做铁人三项的运动员。希望这将继续给我机会讲真相。

请指出我的任何不足之处。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二零一八年纽约英文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