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我 打破束缚

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十三年前,我有幸得到了法。在我开始修炼后不久,我记得在《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中读到:“修炼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难度化,就容易毁了自己。”[1]我感觉到我有这个问题,我的心性不稳定。我在个人修炼上努力去执着心,解决自己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我担心我自己,但我也可以看到我不稳定的心态使我无法完成我的使命。

师父说:“法已经传出来了,师父告诉你们说,这部法啊,只要守住他去修,什么都能得”[2]。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只有那些坚如磐石的修炼者能得的,我都想要!我想要那些!”

在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期间,我更深层的执着心开始暴露。好几次同修的话直接冲击了我的心,直接击中了我的执着心。

我正和其他一些同修聊天,当离开时一位同修说:“好的,再见!”但我觉的他说的是,“好了,走开吧!我们不要你!”突然之间我出现了沉重的心理压力:没有人想要你!

我深深的向内找,为什么这对我这么痛苦?这似乎是出于我担心自己毫无价值,担心别人不想要我,渴望在别人眼中我很有价值和重要。它针对了我对自我的观念。

几天后,我参加了一个外地的学法小组。当一位同修发现我会说中文时,她问,那你为什么不加入神韵作为节目的主持人呢?我说:“我没有表演者的大方和仪态,所以我没有被选中。”她说:“不要强调并专注于自己,这一切都是由师父给你的。”当时我想,我听到别人一直这么说,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他们说的是对的,但我似乎无法找到它对我的修炼有什么用。

第二天,在学《转法轮》第八讲“周天”时,我悟到了。师父说:“通过周天的这种形式一脉带百脉,把身体的脉,所有的脉全部带开。我们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1]

我把我的能力,我的个性,作为我自己的一个不可改变的一部份。这就是我定义的自己。但实际上,作为大法弟子,我只是一条脉,是法在人中体现的一条脉。这条“脉”同化法越多,它的能量越大,我就越能完成我的使命。只是我的自我观念一直阻挡着我的道路。

什么主导了我的自我观念?大约一天后,在法中我找到了它。

师父说:“有一天,他开了天目了,他看的还很清楚。他想:在这个炼功点上,就我天目开的好,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学了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我能学的这么好,我比别人都强,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这个思想已经就不对头了。”[1]

我从小就认为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我很特别。我比别人更容易理解有关精神和宗教的事情。我觉的常人社会的幻象对我的影响没有别人那样大。有些人很难相信上帝,对我来说这是自然而然的。但是我让这个影响到了我,我开始相信“我很特别,上帝特别照顾我”。

当我得法时,我带着这个观念。因为我有这个观念,我的思绪很容易变的高兴。自我重要性的心态很容易蔓延到我的思想中。如果我在证实法中完成一些事情并做得好,我会把这看作是我有别于其他人的证据。欢喜心会出现,我很容易陷入证实自我的心态。证实我比其他人更伟大,我比其他人更特别,我与其他人有别。

在认识到这种执着心之后,我向内找去找到它的根源。

从小以来,为什么我不能放弃这种想法呢?如果我和其他人一样,如果我不是特别的,那么为什么我还有价值?我没用吗?

如果我觉的自己毫无价值,我该如何往前走呢?实际上,师父多次提及生命的可贵。但是长期来看,我一直在被我在常人社会中形成的这种观念干扰:如果我不是特别的,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我觉的我并不珍贵。

师父说:“我有时在想,作为一个生命来讲,看似很渺小,却都有着自己生命的故事,有的悲壮,有曲折,有欢乐,有痛苦,有慈悲、善良,又都有生命的不同特点,我非常珍惜它们。”[3]

我告诉自己现在是回归平淡的时候了。要满足于只是数万生命中的一员。但我无法摆脱这种(自大的)心态。

如果将来我真的能够圆满,如果我真的能够成为宇宙的守护者,那么在那个时候我仍然同其他人一样,是宇宙中一个平凡的生命。那时我只是在浩瀚的充满无量无际众生的宇宙中的一个小小的生命。宇宙是如此巨大,从宇宙的角度来看,众生是平等的。

我试着说服自己,我并不特别。但我做不到。事实上,这种想法已经变的自动化,在我看来已经是一个坚定的信念。如果当时你想指出让我认识到也许我并不特别,只是普通,你做不到。

但实际上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因为我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这些想法。我只是偷偷的,充满自信的告诉自己我比别人好。

去年秋天,我仍然在努力摆脱我特别的信念。大约在这个时候,我正在考虑申请东亚研究的研究生课程。该课程看起来非常有趣。该课程是一所著名学校设置的,但入学似乎出乎意料的没有竞争对手。

课程设置似乎非常适合我。我已经在这所学校参加了夏季学习班,这是一次非常不可思议的修炼经历。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历了几次旧梦重游。我确信自己这就是我需要做的事情,这是我的下一步。

一方面,我寻求声望,我知道。但我告诉自己,魔炼的经历会非常宝贵。我开始认为这种体验应该是我的,这是我的道路。

我经常提醒自己师父关于“嫉妒心”的讲法:“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1]

我告诉自己:是的,我知道,但我可以放的下。另外,我真正想要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修炼经验和个人提高。

时间过去了,我等待结果。

当未被录取的通知书来时,起初我不为所动。几天后,它象泥石流一样打击了我。被拒的痛苦压倒了我。我觉的自己完全没用。

我不停的向自己重复师父说的话:“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4]

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有多深入,当拒绝来临时,我的生命的下一步突然变的不清楚了,我不再关心。我对完成研究生院失去了兴趣。我变的对任何事情不上心,我翘课,我不刮胡子。

似乎没什么了不起。我就是不在乎。

面对拒绝我不得不放下我对学术成就、声望的执着。在放下这些的同时,我终于放下了内心的嫉妒和不安。

没有人欠我任何东西。宇宙不欠我什么。是我自己造成了我所有的困难。

多年来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我觉的旧势力破坏了师父对我早年的安排,这给我带来了额外的修炼上的困难。面对这次申请被拒,我终于放下了不公平的感觉。我可以看到,我遇到的所有困难都来自于我膨胀的自我中心和我总觉的自己与众不同和特殊的想法。多年来我一直在滋养自己的恶魔。我老认为自己高于常人,但这种想法让我误入歧途。

但研究生的课程要结束了,我得完成。我状态很糟,我向师父求助。机会来了。

一位亲戚打电话说:“哦,你听到哪个哪个邻居去世了?”

有人告诉我去拜访这个邻居,但是我推迟了,沉迷于自己的生活,想着“我又不怎么认识她”。

随之而来的是失败带来的心理痛苦。“又一次,我认识的人死了,我不确定我是否已经尽力去讲了真相。”“为什么我在这些事情上失败了!”——重重压力。

师父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5]

那是什么导致了我这种剧烈的痛苦?我关心邻居的未来,但最终使我心烦意乱的是我自己的失败:生命指望我,但我却没做好。我不高兴的原因是我在任务上失败了。我只想到我。

不行。

作为我这个生命,我只是法在人类这一层面的一条脉。如果在过去这条脉没有通好,那么快点打开它,让法的力量可以在这个层面上体现出来。不要再沉迷于内疚中!我不再对我的失败或成功感到担忧。我这个生命只是一条脉,法在人类这一层面的上万条脉中的一条。

我的正念出现了,我把自己拉出了糟糕的状态。我回到学校解决问题。我不得不和我的导师讨论有关论文和考试的延期,因为我在三周内没学习。然后我还得和我的教授谈谈,但我做不到,我就去不了。我和那个导师在楼梯间擦肩而过,但我无法抬起头来看他。我做不到。

我意识到,我觉的尴尬和羞辱。我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学生,我的导师知道,很快同学也都会知道。

面对这种羞辱,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放下我是一个好学生的想法,我有责任,我有能力,我很聪明。从根本上说,我不得不放弃我长期牢牢抓住自己认为的形像。

最近,一位同修与我分享了古希腊神话中的水仙。那个美丽的青年,在拒绝女神的青睐之后,就沉迷于他所看到的自己在水中所反映的影象。他伸手去触摸它,但这扰乱了影象,它消失了,永远无法获得。

这准确描述了我思想陷入的困境。我已经沉迷于自己作为一个有能力、负责任、慷慨、高尚和聪明的年轻人的形像。我已经沉迷于这种自我设定的形像,痛苦的去达到那种形像。

这实际上是我修炼的基本动机。

我非常渴望找回我所感受到的失去的,我的正义,我的能力,我的智慧。我的动力来自于我耻于我现在所处的状态。我反思自己的过去,发现我很多的决定和选择源于怕丢面子的心,它塑造了我现在的个性。

从根本上说,我申请第二所研究生院的动机是结束我的困窘,在学员和在家庭中的困窘,我又自认为如此做是在证实法。

很长一段时间,我相信我的修炼动机是纯洁的,我想回归真实的自我。但实际上我真正希望的是不想再丢脸,回复到我为我自己设计的形像。

这与无条件同化法有多大的差距!!我在修炼中努力回归的并不是我本性的纯真,而是丢面子的痛苦。当然,我的动机是混杂的,我一直感受到我使命的严肃性。

但从根本上讲,所有这些仍然围绕着我的自我。现在我主动去除这个观念。在正法和证实法的问题上,我将放弃自我。

我不再想我是否独一无二。也许在过去我是国王。也许我是个蟑螂。谁在乎!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只是那一个整体的一个细胞。真正的“我”就是那个整体。

师父说:“其实在西方社会也不简单。那些个破坏人类的魔鬼手段是从文化中干的,是从另一个角度上在起作用的。放大的自由观念,放大的那种个人自我为中心的思想,那种所谓的……,不想多说了,现在鼓吹的东西太多了。就说它是从另一角度上破坏传统文化的”[6]。

多年来,我非常庆幸我不是在党文化下成长。而且我非常幸运的在一个崇尚传统道路的家庭中成长。但我没有意识到的是,我已经被西方的自我中心主义和美国个人主义所腐蚀了。很难认识到,长久以来我只是认为它很自然。

在摆脱自我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修炼已经進入了一种我过去从未有过的稳定状态。我的心很安静,修炼变的更加简单:同化和提升。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二零一八年纽约英文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