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记得聆听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的讲法,那次讲法时间很长,师父还解答了问题。那天师父的一段法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让我感到震撼。师父说:

“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1]

我记得离开法会时很吃惊的问自己:“师父刚才真的告诉了我们一个生命最好的一念是什么了吗?真的吗?只有一个,而且我们知道那是什么!?哇,这会让所有的事情都变的容易了许多!”从那天起,我产生了一个正念来面对我修炼中出现的任何邪恶,那就是:“我要师父想要的。”如果一些东西看上去不对劲或是一个明显的执著,我就会非常明确的对它说:“我不要,我只要师父想要的。”

在法会结束以后不久我就碰到一个关,我担心在证实法中丢面子。当我闭上眼睛想澄清我并不想挽回面子而只想要师父想要的那一刻时,我看到一个大大的汉字出现在我面前。它闪闪发光,美丽动人。当我直视它时,我感到震惊的是它并没有消失。我可以仔细的观察它,我不想忘记它。

我当时还没有学中文,所以我去找同修帮助我把它画出来。当我们画出来后,我问他们那是什么意思,他们说那是“生,就意味着出生和生命”。这让我非常感动,因为我理解那是与我和周围的生命有关,我们都在其中。感觉那是如此特别,却又包容了所有的众生。我记得大约有十个月的时间,我感觉提高非常的快,我的思想变的越来越平静而且容量在扩大。似乎很少有事情能阻挡了我,而且没有我无法提供帮助的事情。

在那之后,又修炼了一段时间,我又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我总是抓住这个‘最好的想法’,那是不是一个执著。”经过一番平静的思考后,我想我应该放弃这念头,应该自然专注在我对真善忍法理的理解,并且在参与各个项目时,明确哪些不是我。然后我发现,哇,这个大法和师父是如此的正和纯净,因为我们甚至连“最好的想法”都不去执著了。

那时一个隐藏更深的执著开始冒出来,可是十五年来我却没有意识到。在二零一八年初,我开始有消业症状。就象以前一样我没有想太多。业力来来去去。身体这儿不舒服或那儿不舒服,都过去了。但这一次它却一次又一次的严重。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躺倒了。现在我有孩子,一个公司和一个负责的项目。在过去,我会把自己关起来就是学法。但现在我不能那样做。每当我认为消业已到头应该好转了,它却变的更糟。

我是一名健身方面的专业人士,所以我很清楚人体在常人这个层面上是如何工作的,而这却被旧势力用来攻击我。一旦我倒下,业力就开始从我的思想中流出,我发现自己好象发疯了,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有时这只仅仅是精神上的痛苦。炼法轮大法不是上了保险,因此邪恶开始让危及生命的疾病出现。这个现象持续了将近两个月。似乎快结束了,痛苦已经消失了,我的头脑开始变的清晰,我回到了北方健身中心。但第二天我却发生了脑震荡。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的大脑从来没有受到如此的伤害。即使我有很多思想业折磨着我,我仍然能够对抗它。而这一次任何小的用脑活动都会让我感到非常疲倦和晕眩。有一次,我开始出现中风的症状,我立刻站了起来,开始在房子里踱步,并在心里大叫“不”。我仍然继续工作,但在会见客户之间的时间我会睡觉。最后我不得不完全停止工作。我无法阅读,因为一读法我就会昏过去,所以我就听法。我在七、八天内几乎听了三遍师父的讲法录音。

在去掉了我所有隐藏的“修炼是上了保险的想法”之后,我逐渐走出这次魔难。期间我有很多时间向内找。我回想了过去的十五年。当时,当我停止选择我之前提到的这个“最好的想法”,那个“我要师父想要的”那一念的时候,我开始为师父和大法是那么的正而感到骄傲。这开始激励我。但这还是不对。

师父说:“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2]

这个常人的想法激发了我的热情。在二零零四年纽约讲真相活动后,我不想离开纽约,决定留在美国。这没有错,但我的动机并不纯。我想离师父更近和离修炼的“核心”群体靠得更近。这就象想变的酷,却是在更严肃和意义更深远的层面上。这本身并不是那么可怕,但问题是我在这个空间感觉离师父更近,或者我在学员中感觉比较突出,但实际上在救度众生中我却做的越来越少。这样的事情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邪恶只需拉一下松开的线头,然后越拉越长。低级别的恶魔通常是疯狂和歇斯底里的,但那些来自高一些层次的却是有耐心的。

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我,我是最好的。我从来不知道我对这个想法有多么执著。有了这个信念,我认为其它事情并不重要。当我找到大法,那么完美的大法,那我就真的可以成为最出色的了。等一下,现在我知道“最好的想法”是什么了,那就是忘记它,没有什么多说的。我甚至不需要这个“最好的想法”,那就更好了!什么能阻止我!我的确是绝对最好的!

这些年来,能成为大法修炼者整体的一员对我来说变的越来越重要,而救度处于严重危险中的众生对我来说变的越来越不重要。我坐在那里,回顾十五年的修炼,我感到不安,特别是当你意识到自己偏离轨道的时候。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能迅速排除失败感,但这次我做到了。这是在我的脑震荡前,那时我还能读法。而当我这样做时,我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经历。《转法轮》成了一本全新的书,每一行都是全新的。

我从来都没有重拾信心的问题。我的生活方向一直很明确,我一直有一个计划。它可能会改变,但总体有一个方向和计划。这使我知道我是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不想要什么。知道我在做什么,知道我不会做什么。但这又怎么可能呢?我怎能知道自己是谁?这让我意识到,与我相关的所有事情,我的个性,我所认为的方式都是执著而且会变成邪恶干扰我的潜在工具。甚至连修炼的想法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把他变成适合自己的修炼。这不仅仅是这一生。我也见过我的前生。所有这些堆在一起。这也都不是坏事,因为我们需要一些表面的东西让我们来到这的空间。我们生活和所有相关的只是戏的一部份。但这个表面最表层就只是衣服而已,不应该有更多。

师父写道:“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2]

二零零三年的时候,还没有神韵,也没有《九评共产党》。媒体团队刚刚建立。我们经常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只知道我们需要做,而如果我们做时,我们就得需要用真、善、忍的法来指导我们。现在我们确切的知道该做什么。剩下的就是如何去做。然而,当我回想过去,无论是在迫害之前,在它开始后不久还是在以后更长的时间,有一件事情是一致的,就是当修炼人做成一件事情,他们可以分享是如何做成的,往往在讲述的过程中会有一段过程是难以用文字来表达其真正的意义,那时他们会被大法和师父的力量所震惊。那不是他们自己如何如何,如果他们表现出是他们自己做的,那么对我们其他人来说就会感到奇怪。

我们的项目已经确定,我们只需做好三件事。在过去,对“个人修炼”,我有限的理解为是给历史上的修炼人提供的机会。现在我就当呼吸一样。如果你不呼吸,你就不会长时间呆在这个空间。那么,如果你不修好自己,你就无法履行你的誓言,助师正法。如果更糟糕的话,你甚至可能成为一个阻碍。

师父写道:“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2]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二零一八年纽约英文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