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一家人的故事

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二零零零年除夕夜,我到表姐家过年。全家分宾主落座,准备吃年夜饭。

正在大家碰杯相互祝福时,表姐的小女儿阿朵,非常严肃的对全家说:“我要去天安门护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尊清白,可能我回不来了,哪怕天安门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我也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看到她这么严肃,全家人都乐了,表姐夫说:“你是个讲义气的孩子,知道感恩,那就早去早回吧。”

阿朵拿了三百元钱,洗澡更衣,一一与家人道别,消失在夜幕中。那年阿朵二十多岁。

阿朵修炼法轮佛法之前,是个非常叛逆、任性的女孩儿,身上有很多不良嗜好,让父母操碎了心。自从一九九九年不知从哪里请到一本《转法轮》,一夜之间阿朵象变了一个人,全家也很高兴,严重的神经性头痛全好了,全身无病一身轻,变成了乖乖女,非常孝顺,没有了不良嗜好。邻居都感叹:“法轮大法好!”

九九年七月,电视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法轮功,我们这些有点岁数的过来人,感到共产党又要搞运动了,就劝阿朵:“鸡蛋不要往石头上碰。”

阿朵说:“受益了都说好,中共打压了就躲起来,这是人吗?一朝为师,终身为父,为真理可以付出生命。”

当时全家都被震住了,表姐看到了阿朵身后有很多透明的身影,知道这孩子修炼的是真正的佛法,有神仙护法,也没说什么,就拉着我们退出了房间,带着好奇,准备看看《转法轮》。

表姐这一看《转法轮》,世界观发生了变化,震撼不小,开始照着书学习法轮功五套功法,时间不长,天目还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不到半个月就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感。

以前,表姐有顽固的月子病、心脏病、心律不齐、低血糖、头晕,上班口袋里必须装糖果,头晕就得吃糖,关节炎到冬天真是生不如死,早早穿上大棉裤,睡觉都不能脱,现在这些都好了,满脸的蝴蝶斑也没了,象变法术一样,一下年轻的象个少女,表姐看到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佛法。”

表姐夫是个很顽固的共产党员,什么都不信,看到表姐的变化,觉的这法轮功真的很神奇,偷偷的趁着家里没人,也学着表姐的样子,洗洗手、刷刷牙、净净脸,端坐在地上诵读《转法轮》。

隔天晚上表姐夫对表姐说:“做梦有个蓝头发卷卷发的,从天安门门洞走出来,迎面走来,我一高兴就醒了。”表姐说:“你看《转法轮》了,师尊管你了,接你回家。”

表姐夫不承认看过书,身体状况、处事的态度却在不经意间起着微妙的变化。

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诉说家庭的不幸,要表姐夫给评评理,表姐夫突然说:“做人就得真善忍,否则还叫人吗!”全家和客人全惊呆了,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党性”很强的共产党干部,忽然怎么很有人性、理性了,不知这种变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有一天回到家,表姐夫跟表姐说:“我退党了,你也退了吧,共产党是无神论,退了共产邪党,神佛才管你。”就这样全家及能接触到的亲戚、朋友都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阿朵已到中年,但外观看不出她有多大变化,还在每天做着该做的事。

有时我问她:“还记得二零零零年的除夕夜吗,当年你说去天安门护法,多悲壮啊……”

阿朵笑着说:“真快呀,都二十年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