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认识“转化” 彻底否定旧势力

更新时间: 2018年11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的想法是不再受轮回之苦,大法又可以祛病健身,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带着这样的人心走入大法修炼,我这二十年的修炼道路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那时的我人心凡重,对大法的理解停留在感性认识上,遇到劫难总是用人的理来衡量,不是用大法的法理来衡量,所以许多魔难很难走过来。

我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三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这期间,曾遭受非人折磨,在看守所因不配合按手印,被两个警察抓住我的手臂,第三个警察把我的手指一根根掰至快贴近手背,然后再按手印,还把我的一个手指象拧麻花一样拧的手指“咔咔”响,不到十分钟,我的整个手都肿起来了。因不配合恶人迫害,我曾两次被多根电棍电击、上背铐、罚蹲。因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我被毒打,那时不知向师父求救,但还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一切痛苦。

虽然遭受了许多非人折磨,我从未因修炼大法而后悔过,因为我知道是自己没做好,没听师父的话,没走好这条修炼的路,留下了许多剜心透骨的痛苦。

师父说:“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1]。对弟子承受不了邪恶的折磨写“悔过书”的行为,师父说:“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2]

师父说:“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们要是对师父不尊敬的话,按照宇宙的理讲那是错的,那么旧势力就会因此而钻空子毁掉你们,它们抓到了最大的毁掉你们的把柄,因为它们看到了我度你们的整个过程。”[3]

我曾三次被“转化”写了“三书”,到现在我也不能原谅自己,第一次是因陷在情里,被她们逼在角落里出不来了,知道“转化”是绝对的错,可是用人的理怎么也说不明白了,六、七个人围着我不停的说,根本不给我一点思考的余地,憋得脑袋生疼。回家后,通过学法明白了人的理是反的,怎么可能说清楚,当时被她们带动的,脑中法理没了只剩下人的反理了,实际是自己把自己挤在死角里了。没有法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了旧势力的迫害,“转化”了,可是我的心都在流血,我痛哭不止,她们还邪恶的说哭了就好了。她们怎会知道我是因谤佛谤法在痛哭,这泪是从我的心底往出流的血泪,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侮辱,是我的耻辱,这也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无法面对对我恩重如山的师父。

这次我在黑窝写了严正声明。这次没有走过去,原因是自己并没有真正站在法上认清这场迫害,还是人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戴德。走出黑窝后,不是认真学法向内找,而是想尽快弥补过错,整天就是干事,把干事当成了弥补,因此招来了一次次的迫害。

师父讲:“什么都没有变,师父还是当初的师父,宇宙的法永远都不会变。(热烈鼓掌)只是我们在这场迫害中,这场所谓的考验中,有的人去了执着,有的人没去执着,有的人反而增加了执着。这就是在这场所谓的考验中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你们在变,是大法弟子在变。不向正的方面变,那就向负的方面变,一定的。”[4]当时学师父的这段讲法时,我根本没有来对照自己,现在再学师父这段法,明明白白的知道就是在说我。

由于自己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不能实修自己,再次被迫害时,那时的我用邪党文化形成的狡猾心理来对待这场迫害,自我保护意识强烈,不想承受,用人的理来看待,把它当成人对人的迫害,没了正念,又“转化”了,虽然两次在黑窝写了严正声明,第一次没走过来,第二次走过来了,可是对“转化”的严重性还是认识不足,所以这些年一直魔难重重,不能静心学法,遇事不能真正的向内找,不能实修,是自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就有借口来管我了,它可以在我的空间场胡作非为了,对我下狠手迫害。

师父讲:“真正度一个人很难,可是毁一个人就极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马上就完。”[5]“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5]

就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正,才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虽然发了严正声明,但是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发严正声明的严肃性。认为发了严正声明,就行了,没有认识到那是师父的慈悲给弟子从新修炼的珍贵的机会,没有认识到一个严正声明是不能把自己对大法所犯的罪一笔勾销的。

通过这几年的多学法,又看了明慧刊登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启发很大,现在认识到自己不能严肃对待修炼,一遇到迫害,邪党文化的自我保护意识就起作用,不是维护大法而是维护自己,通过学法思维渐渐清晰,法理也越来越明白,认识到“转化”是可耻的,是一个修炼人的耻辱。一个觉者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认准的路会一直走下去,我的行为令大法弟子的称号蒙羞。我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中,不敢触碰这一块,一动就流血。我经常问自己怎么办?

通过学法才认识到,只有多学法彻底转变观念,从思想上提高认识,从行为上改正,发正念清除邪恶烂鬼,清除在邪党文化里形成的所有败坏了的观念,多学法、静心学法、多发正念,用大法归正自己不正的因素,真修实修放下自我,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让自己配的上大法弟子的称号。真正做到从思维到行为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与迫害。

师父讲:“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5]

头脑里装的法多了,法就能归正我的言行。今年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第一次是被他们骗开了门,从我家抢走了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有真相资料有光盘,放在地上一堆。我当时就告诉他们,我所持有的一切东西在中国都是合法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是强行将我送進了看守所。我把心一放到底,背法、向内找、发正念不管走到哪,遇到谁就是讲真相救人,求师父让我回到正法中,结果师父慈悲让我重回正法洪流中。。

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这次我感觉自己的心很静,负面思维基本没有,我求师父救我,被抓一个多小时,就给我演化病的假相,血压高,心脏有病。又把我送去医院抢救,过程中,几次被送往医院,几次检查身体我的血压190多,检查心脏还是有病,但他们还是强行将我送進了看守所。我当时想,既然来了,就要做到证实法,進出看守所,武警问我叫什么,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走到哪真相就讲到哪。结果,师父慈悲又把我救回到正法洪流中来了。

对于我这样一个对大法对师父犯了大罪的人,师父一次次的救我,一次次给我做好的机会,师父,弟子愧对您,弟子无以回报,弟子会把自己的一切一放到底,把自己交给师父兑现誓约。弟子还有太多人心和执著,我会在学法中归正自己放下人心和执著,走正走好最后的这段正法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