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再次将我救起

更新: 2018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走过了非常痛苦非常迷茫的修炼历程,险些毁于一旦。今天写出来,让我这颗悔过的心得以释怀,也能给一些邪悟的同修以警示。

我于一九九七年初喜得大法,当时是位青年女弟子。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后,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初,我三次进京上访为大法鸣冤,被本市戒毒所、看守所、劳教院非法关押、迫害过,单位还非法开除了我的公职,最后我被关进当时全国最邪恶的“转化”力最强的省劳教所。

在铺天盖地的“转化”下,我都是非常清醒的,没有被邪说所迷惑。但是屈于巨大压力和恐怖,我违心的玩了文字游戏蒙混了过去。虽然回家后立即做了声明,但那种悔痛在后来多年都没有消除。

从劳教所回家后,警察又来找我,我不想再被迫害,离开故土远走他乡。因心中有师有法,从没出过远门的我只身一人也不害怕,到了北方的一座大城市。由于我懂技术又勤奋,工作非常顺利且高薪,亲朋好友都说我是修大法得福了,很是羡慕,我家亲属三十多人都知大法好,且相信。那两年我在那座城市,找不到同修,又上不了网,只能自己独自修炼了。

老板知道我炼功,知道大法好,好心找到管辖派出所熟人保护我,谁知道这样一来又把我暴露了。后来我又改去其它行业。那几年基本上与同修联系不上了,离开了集体修炼环境,工作又忙。后来遇上了我现在的丈夫,也是学员,当时他是“转化”了的,我有点不愿意,但见他人很善良,还在看《转法轮》,就想他以后一定会明白过来的。

婚后我们到了南方一起做生意。我们的生意好,有钱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旧势力的精心安排。和丈夫当年在劳教所一起“转化”了的A经常从北方不远万里来我家。我丈夫非常崇拜他,把他当成高人,每次来A都欢天喜地的与大家高谈阔论,讲他的那一套邪悟的东西,当年还有两家做生意的北方同修也过来一起聊,围着他、崇拜的不得了。他说什么不用发正念,内心清净了就是发正念,不用与人讲真相,自己修好了场就能救人,等等邪悟的说词。A还常表现出他有功能,大家就大事小事都请教他。

前四年我不接受A,说他们是邪悟,他们都笑我是小学生,悟的低。由于我常年做生意太忙,法学的又少,也没有正常的修炼环境,身边都是这些人,没有遇到当地的同修,也上不了网。但我一直想修上去,求道心切,我丈夫对A非常信任,A一直表现的是伪善的状态,还常在生意上给我们指点,不知不觉中我就开始偏移了,A讲的好多都是佛教的理,但我们不懂也识别不出来,在不二法门上出了大问题,我们还以为遇上了高人。后来又来了好几个同修,这些人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圈子,大家只等着他一次次的从北方过来带来新悟法,也就不去找本地的同修了,甚至都自认为我们才是修的最高的,却不知道已经迷失的太远了,太危险了!A还拿来假经文讲给我们听,现在的我真是想不通那时候我怎么会那么信他呢,太可怕了。

师父说:“这都是流氓特务搞出来的。没有什么“全法”,也没有什么“十讲”这些乱鬼的东西。是不是还有什么“脚法”之类的?(笑)就是邪灵利用特务脑子搞出来的东西,就是要乱那些个它们认为不精進的,乱那些个喜欢听小道消息的,乱那些喜欢标新立异的、喜欢显示的,就是乱这些人。那些实修的它一个都乱不了。”[1]师父讲的这些问题,我们身上都有,修炼真是太严肃了,我们走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上了,我们脱离法久了,脱离修炼集体太久了,我们已没有了辨别能力。

有一次公司新来了一位当地的大法弟子,我很高兴,我们细谈了几次,我有点感到自己走错了,并开始思考,可她工作不到一个月,警察就将公司包围了,在同修身上搜出了许多真相资料和光盘。这次对我打击很大,我的怕心更加重了。师父说:“邪悟的多是怕心引起的。”[2]真的是这样啊,真的是!

不自觉的,我就接受了邪悟者讲的更容易的所谓的救人做法,现在的我看当时自己的悟法都不可思议,太可笑了,邪悟的思想那真的不是自己本人的思想啊,是被控制了的。

因为A一直是伪善的,我们都非常信任这个“大善人”,七、八年来我们一直在不断的给他钱,以为他会将钱转给难中的同修,现在知道都是A自己贪了。再后来,A伙同外地的人两次从我们这借走数目非常大的钱款,以各种借口没有还。在A的引导下,我们还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儒释道传统文化上,他告诉我们这就是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我们大量的去做这类的事,还以为自己修的好,在行善,多可悲呀!

A告诉我们修到高层了,儒释道各门的理论都可以吸纳,这其间我们接受了各种课程。当时大法书我也在看,但看不出法理了,佛教书及各种杂的门派也看,在佛教书籍中去找修炼的真理。我们这些人将A看作神的使者一样,有什么事都去请教他。这一错就是好几年。

渐渐的我的身体出现了大问题,整天疲惫无力、身体沉的走不动,头痛,眩晕的很,心脏、背部、咽喉、胸脯部、双腿都出了问题,非常痛苦,我和丈夫被干扰也很大,他性格都有点不正常了,经常在家吵闹。这种情况下,我就更信任A了,A说修炼不是一个人的事,要他来帮,我身体就会好。我认为只有他会给我解决这些问题,对此人太崇拜了,色欲心也是有的,迷失太远了,我当时不知怎么就相信他了,事后我非常痛悔,我认为我也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呀!

后来我做了个清晰的梦,梦中A阴险的狂笑着将一条长长的火蛇一样的东西从我口扔进了我的身体里。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就更不好了。这时我已隐隐感到了我们在被旧势力操控着。但我要修炼的心一直没变过,跟师父回家的心没变过。

其实从开始认识这群人起,我心里一直是矛盾的,时不时的在质疑:你们这种悟法真的对吗?法中也不是这样讲的啊!所以偶尔我会与他们辩论,也许这就是我真正自己明白的一面,被邪魔钻了空子,就这样在最危难的时刻,恩师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慈悲的将我捞起。

一天,一位年轻人来我公司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他是同修。他见我接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门派,还有对正法救人方式的邪悟理解,他说我走错了!我的心有点被震动。后来年轻同修又找来当地的两位同修与我几次交流,我渐渐明白了。我猛醒:真的走错了!我要走回来,无论多艰难我都要走回来,跟师父回家。

同修给了我真相语音电话,我一学就会用,我太高兴了,世上还有这么好的法器,讲真相救人,由于我当时脱离集体太久了,面对面不会讲,先用这个讲正合适。

不管我身体多痛我都出去救人,我差的太多了,我要补课。我精心设计真相币,大量使用,彩信、语音电话、热点等都用,后来别人早已不怎么做了的项目我还在默默的一直在做,而且救人效果一直很好。我想是恩师慈悲,在给我补救的机会,我万分珍惜恩师赐给的这些修炼机缘。

我这样静静的做了五年,与同修定期见面交流,但也不是很多,我通读所有的大法书籍,多学法,坚持每天晨炼,做家务时听交流广播,抓紧一切时间出门就救人。我感恩师尊救了我,我感谢同修来帮我,我如果再走不回来,估计现在我的命都没了。

走回来面对最难的就是身体这一大关,我开始大量清理自己空间场,发正念常常一两个小时,有时发到入定,发的手都拿不下来了,白天时间不多,有时就晚上发正念到后半夜,也不知到几点了,再痛再险我也不怕,我相信师父、相信这部宇宙大法。身体怎么痛、怎么出现险情我都不怕,我就是发正念。眼睛看大法书看不清,我就坚持看;头疼的好象要崩裂几乎没好过,我坚信这一切都不是问题。邪魔怎么恐吓,我都坚定一念:我一定能够解体你!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师父是宇宙之主。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通过长时间发正念,一次次走过来了。每次发正念就感到毒素一样的东西一团团的被炸开解体了,空间场变明亮了,身体也舒服了,但没多久痛又会来,循环的,但总体上邪恶被大量清除了,身体在向好的方向转变,这种状态一直伴随了我几年,我没有找过同修来帮我具体做什么,就是自己发正念、学法炼功,师父就帮我拿掉了很多很多。

我偶尔也能看见另外空间的东西,开始发正念时常看到一些动物的头,有时看见蟒蛇的大嘴张开比我头都高对着我的脑袋,有时看到邪恶生命毒辣的眼睛盯着我,有时看到凶恶的邪神与我对峙,它们的眼神都是非常非常恶毒的,因为它们要被解体了就表现的非常凶,往往这时我就是长时间立掌集中念力解体它,我不怕,我有师父在。那时我的空间场可想而知,有多乱吧。

所以邪悟的同修快快清醒走回来吧,那真是条凶险的不归路啊!邪悟是旧势力的安排,不是我们的真愿啊!我们千万年的等待就毁于一旦了,誓约不能兑现,自己的众生都将毁掉,我们未来的归宿在哪里呀!那真是对不起师父的苦心救度啊!

现在的我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感到无比的幸福,我抓紧一切时间做好三件事,我落下的太多了,得跑步才行啊!

这几年来,感恩伟大的师父,给我身体清理了大量的垃圾,疼痛少了很多很多,现在的痛与前几年比是很小很小了。但我还是会头痛,身体左侧还是有问题,有时会麻痛,会影响到学法及外出讲真相,人还是很累,为此我一直在努力的向内找并加大发正念力度,但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处理不干净,没全好,我还是很苦闷,这几年是走回来了,可没一天是舒服的。

前几日,我与一位老大法弟子交流,她说我只是做到了部份否定旧势力,没有做到全盘否定,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法也看了不少,网上同修交流也听了不少,但我总固执的认为自己走偏了那么多年而且做了那么严重的错事,我的空间场有不好的东西,清理也要有一个大过程啊,也要有时间的,不知不觉中还在认可旧势力的迫害,它就又来了,所以长年的这痛那痛的。

同修说我们一点都不能认可它,过去我走错了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否定它,不承认它,我们也不能总是在悔过中出不来呀,这样就又被旧势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了。

师父说:“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3]

我进一步认识到,不是师父的安排我都不要,当然作为大法修炼弟子还要向内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师父会立即就可以帮弟子清理的,不好的东西瞬间就被解体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这下我明白了,与同修交流到这,我流泪了,同修也流泪了,这些年我修的真的很苦很累,原来还是法理不清啊!与同修交流的太少了。明白后,我身体马上就不痛了。谢谢师父又在帮弟子了,无尽的感恩,我深深的明白了,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就是最好的。

在学法修心向内找方面我也有很多不足,也有些感悟,这次交流中暂且不写了。这是我第一次写交流文章向明慧投稿,以前也不敢写,总觉的自己还没修好,以后修好了再写,这次是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交了一份迟来的答卷。

在此,我感恩叩拜伟大的师尊!感谢所有帮助我走回正法路上的同修们!我一定会走好走正以后的修炼之路,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救度众生、把三件事做好,跟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