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家人的过程中修自己

更新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师父不但为我净化了身体(我曾身患十多种顽疾,修炼后痊愈),也净化了我的心灵。下面就着重向师父汇报一下在救家人的过程中,修自己与新学员共同提高的故事。

一、修去私心,为弟弟得法不辞辛苦

丈夫的弟弟平时身体特别好,在今年四月,突然间觉的浑身没劲儿,经省城医院确诊,得了血液上的严重疾病,住院化疗。我为他送去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给他带去钱,照顾他十多天。这种疾病真是太残忍了,医生讲在国际上都没有治愈的先例,只能是试着看。進進出出的病人有的化疗期间就死了,看到这些病人,我庆幸自己得了大法,感谢师父带我走上修炼的路,远离病魔。

我精心的照顾弟弟,得到医生和患者的赞扬,我抓时机的讲真相救人。在弟弟第二次住院,做第二个化疗时,我又给他寄去钱。他出院时,就要到我家来。可我家还有八十三岁不能自理的公公,每天丈夫要给公公洗澡,我给洗尿垫,买菜、做饭,我还要做“三件事”,每天我就象和时间赛跑一样,真是没时间。因他来我家,就不是呆几天的事,但想到他要来我家是不是因祸得福来得法呢?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让他错过机缘。

想起师父的诗句:“众生得法我的心愿才会了 众生得救我的心愿才会了”[1]。想到我每天到外面讲真相救人,这家里的人也是众生,是不是师父把与大法有缘的人送到我家里来了?可又想到帮一个新学员得法,涉及到很多很多问题,能否理解师父的法,能不能悟到,消业能否过去,心性能不能提高上来,一旦出现生命危险怎么办等等。那可就不是在我家呆一段时间的问题了,实在是太麻烦了,我是不是没事找事呀?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给他拿了钱就行了吧?再说这是不是对我的干扰呢?我陷入了两难。我反复想,向内找,悟到了根子上还是“私”和“怕”,是私就要修去它,从中修出慈悲,圆容师父所要的,助师世间行,那就随师父安排吧。想到这些,我同意他来,他出院,弟妹直接就把他送到我家来了。

我在生活上照顾他,在饮食上给他增加营养,他要吃什么,我就给他买什么,做什么。在精神上,让他放宽心,给他讲、看、听大法的真相,大法的神奇故事,周围的同修也来看他,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以及自身的实例。他哥(即我丈夫)虽不修炼,也和他说大法在我身上的奇迹。弟弟被感动了,便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了。

为了带他学法炼功,我自己的学法时间改变了。虽然我很忙,既要照顾老人又要照顾弟弟的生活,还要和他学法交流,盛夏时节我忙里又忙外,孩子和邻居都说,你照顾老人就够辛苦的了,怎么又来个有病的弟弟呀?但我想到这是在救人,在助师世间行,在修慈悲,能帮助一个常人得到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想到辛苦也是修炼,心里也很甜。

二、修去情 帮助弟弟在法上坚定修炼

为了让弟弟能更好的认识法,在学法形式上,我采取看一遍师父讲法录像和通读一遍《转法轮》穿插進行,集中学法和他个人学法相结合,学法与交流相结合。可喜的是他看了师父的讲法很认同,接受师父的讲法,并认识到师父的法博大精深,并能认识到病的根本原因是业,常人就是要得病的。炼功,五套功法很快就学会了,而且他很愿意听炼功音乐,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半个小时都能坚持下来,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虽说不是双盘,可也能坚持一个小时,而且到我家来时由于他白细胞低,嗓子在医院打了增白针也没好,学法后几天就好了,他的胳膊得过肩周炎,疼痛、胀返出来几个小时就过去了,胯骨痛脚肿也很快就过去了,脸色好多了,而且还能自己炒菜了。

可他放不下对手机的执着,学完法,就赶紧看手机。我对此很生气,很严厉的批评了他,嫂子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却不知珍惜时间……后来我向内找,这是情,如果是其他同修,我不一定这样严厉的指责,不顾他的感受,还是把他当家人了。

写到这里,我才悟到,没有把法和师父放在第一位,觉的我付出多少,而没有想到师父为他付出多少。同时我还有急心。由于我有急心,他才表现出不能抓紧。找到这个心后,我就及时归正自己。站在同修的角度去帮他。我这个心放下了,弟弟也真就在时间上知道抓紧了。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大约在我家呆了二十多天的时候,虽说状态要比在医院强的多,可他由于身体没劲儿,心放不下,还是去医院做了化验,结果血液指标没上来,他就受不了了,心里不快。

我就耐心的与他交流:大法不治病,是修炼,是修佛,不能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只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师父才能为你清理身体,已经出现了这么多奇迹,“好坏出自一念”[2],血红素还不到5克(每分升),按医生讲,你这样会晕倒的,可你每天精神都很好的,又不迷糊,这不就是奇迹吗?根子上是信师信法的问题。

因他在我家,随时都能交流,通过学法,他的状态平稳了,一点一点的提高上来了。每天早上都能去外面蹓跶。可是随着消业反应,他又出现头空空蹦的症状,晚上影响入睡。他的心又放不下了,自己又去医院做化验,结果白蛋白只是2点多,血红素只有48点几(每升),又下降了,这一下他简直要崩溃了,眼神也不对劲儿了,也吃不下饭了。我就耐心的引导他:你看上午化验需要午间取结果,这期间咱们到湖边去,走了那么远的路都很好,你也没累,你看了这个化验结果就萎靡了,指标升上去是增强你的信心,指标降下去是在考验你对法是否坚定。你得悟啊!

我又找来原来患癌症,修大法绝处逢生的同修交流,又给他讲股骨头坏死的同修几年都不能走路,爬,可修大法后和正常人一样了,又能跑、跳,去医院拍片子,看片子仍是不可能行走的人,可她实实在在的站在医生面前,令医生惊叹。我身边还有一位同修六十多岁了,单位组织旅游,量血压竟然200多,可他什么血压高的症状都没有。这就是看你能不能改变观念,还是对法信不信的问题。

通过在法上交流他的心平稳了。但是我还是明确的和他讲大法不是保护伞,不治病,你心性上不来,也可以去医院住院。他妻子也来共同商量此事,弟妹也明白一些法理,很支持他修炼,是否去医院?最后弟弟还是选择了坚定修大法。

三、修去怨恨心,理顺兄弟之间的矛盾

丈夫在家是长子,下有两个弟弟,他家的房子周围开辟大片土地,自然也就全家靠种菜填补生活,老人又为三个儿子盖上了砖房。由于活计太多,全家人没有闲的时候,三弟因身体不好,干的少,他爸和哥哥理解不了他,所以经常吵架。我结婚后,帮俩弟弟找上对像(都是老师)结了婚。后来我和丈夫工作调到外地,也就离开了这片土地。二弟、三弟由于世界观不同,因家庭琐事积怨很深。三弟后来得法了,才算免于厮杀。

可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后,没有修炼环境,三弟也就不精進了,特别在二零一一年涉及到房子动迁的问题上,他基本上是脱离了法,在处理一些问题上处于常人状态,在房子动迁上,有关钱的事,都是三弟垫付,哥仨平均摊,现在都是七、八年的时间,账还没有算,他大哥也记得没算账,可二弟就说是记得给了,今年三弟妹打电话和二弟要这笔钱时,二弟气得脸色发白,鼻子出血,接着不长时间就查出这个病。

哥俩在几年前就不说话了,这回更是怨上加恨。在房子回迁问题上,加上老人,一共是四份,三弟那份已经要完了,二弟还得回老家和开发商谈接收房子的事,但我知道三弟曾和我说过,老二不给钱,就别想谈房子。因此在是否回老家的问题上,我想到找回昔日的同修三弟,化解怨恨,二弟刚得法,这一关过不去,不知会出现什么后果,再说还得和二弟学法炼功,所以我也就跟着回到老家。

我去了三弟家,果然三弟对二弟不依不饶,对他大哥也是因一句话怒发冲冠,三弟妹也倾诉着委屈,我一一的听着,她特别说了一些更难听的话,这些我心里都忍下来了,但心里也有些不快,心想,你们咋都这样,哥仨定好的老人一家呆半年,可如今,在我家一呆就是七、八年,住院,看医生,拉,尿,洗,丈夫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的觉,你们对老人不尽孝不尽责任,老人的财产却争个没完。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也是怨心,瞬间去掉。乐呵呵的善意说服三弟和弟妹。三弟气得把账本拿出来,我说,那好,你们哥们儿不能在一起算,正好嫂子回来咱们算算吧。我平和的和他们算了账。

但三弟账本不让我拿走,如老二不给钱,还要法院见。我一看还是不行。我知道大法能破一切执着,三弟虽脱离了法,但法理还是明白的,还得和三弟在法上交流,找回他先天的本性,于是我就走了,因三弟得送我。我和三弟走在路上交流到很晚,千万年的等待不能错过,修炼人没有敌人,怨和恨都是常人心,是要去掉的,修炼要修出理解、宽容和慈悲等。三弟也回忆着当年得法时走路一身轻,可现在走路腿沉。三弟答应我以后找同修学法。通过交流,找回修炼如初的感觉,矛盾化解了一些。

我回二弟家,把算账的情况和二弟妹说了,二弟妹说如果没给那我给。我把情况告诉了三弟,他怨气消了很多。因二弟要见开发商,开发商要原协议,可协议在三弟手里,就让孩子去取 。三弟又火了,就是不给,我去要也不给,要求大人出面说明,并道歉,如把协议给我,那就断绝兄弟关系,生不见,死不见,嫂子你看着办吧。因我知道三弟的脾气,他说哪就会办到哪,我想了想,还是别弄到那断绝关系的份儿上。

于是我就回二弟家劝说二弟妹,二弟知道三弟不给协议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本不想告诉他和三弟算账的事,因二弟妹说走了嘴,他也就知道了,索性我就告诉他吧,结果二弟一把就把我算账的单子抢过去,我急着抢过来,差点撕裂。而且他和我吼说:你回来就是个传话筒。他还是不认同钱的事。气得头胀的老大,全身无力。

但我不动心,守住心性,仍善意的劝说二弟和弟妹,人与人之间要以和为贵,何况兄弟之间手足之情。与人为善,说声对不起,没什么难的,这是涵养,是胸怀,是境界。炼功人更应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二弟,不要错过提高心性的机会……

也许是我的真诚和善感动了二弟妹,她说:“嫂子,你真有承受力,要我早走了,他俩爱咋地咋地,谁愿意和他们磨叽。”二弟也慢慢的平和下来,同意把钱给三弟。我劝说二弟妹去三弟家,二弟不让去,也许二弟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后来也同意二弟妹去三弟家了。我带二弟妹到三弟家,二弟妹诚恳的解释了和三弟妹、三弟的多年冤怨,向他们道了歉,并说了对不起,钱一定给,你二哥做事也过火也不对。但你二哥病成这样,我俩个孩子又没工作,房子能要下来,好给孩子干点啥,你二哥没把你当弟弟,那你就把他当哥哥。二弟妹边说边哭……

三弟和三弟妹被二弟妹的真诚感动了,三弟妹说:“这钱不要了,给二哥买点营养品吧。”三弟把房子协议拿了出来。

一场濒临打官司的怨甚至涉及二弟生命的冤结,在大法的感召下化解了,我由衷的感谢师父。

借此我又去三弟家继续和他交流:你是老弟子,得法早,你二哥刚得法,刚進门,即使你没错,那也是你生生世世欠他的,这世还了,师父讲过一举四得,三弟说:“是啊,在法上说我也错了,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他。”我说,师父在《谁是谁非》中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3]。我又给他看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的一段话:“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4]

三弟知道自己对不起师父,说都不敢看师父的法像,也恨自己做不到去掉与二哥的怨恨。我马上在法理上让他分清,不是你做不到,这是承认旧势力,是旧势力不让你做到,是旧势力要把你拖下去,我们可不能上旧势力的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分清真我假我。弟弟认同了,高兴的笑了。我一再叮嘱他去找同修学法,看《明慧周刊》。他答应了。

四、修去负面思维 在法上坚定正念

俩弟弟之间的矛盾虽是平息了,不至于上法庭打官司,可他们之间还做不到抹去恩恩怨怨。二弟天生脾气不好,性格暴躁,强势。回到家里房子回迁的事,和三弟和孩子的事等等的不如意,心性提高不上去,消业反应比较强烈,身体没有劲儿,头晕,头空空的跳,脸、手、脚发白。他的不好的念头往上翻。我也及时向内找,找到我也有负面思维,没有给他加正念,也产生了怕心,怕他这样有生命危险。找到这负面思维后,我就和二弟交流认清这些负面思维是旧势力的安排,是魔的干扰,是它不让你修,咱不要它。业上来就消灭它,让它死,让它灭!不是我难受,让它难受,通过交流,二弟的情绪又平稳了很多。

我又和他认认真真的学法,一字一句,通读《转法轮》,真正学進去。有时再谈一下个人的理解,加深对法的认识和对法的坚定。鼓励他怎样把心放下,修炼是修佛,无所求而自得。师父给净化身体,给下法轮、气机、一切修炼的机制等许许多多,上万而不止,象种子一样给种上,一下子站在很高层次上炼功,真正修炼给你改变人生道路,人生道路都改变了,你还存在什么骨髓增生异常啊?不是常人了,哪有病啊?师父把难给你摆在不同层次上让你提高的。在第二讲中师父说:“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2]。启发他听师父的话,对法的坚信。同时帮助他向内找。

在学《转法轮》中第四讲“失与得”、“业力的转化”等法理时,就和他交流师父是怎么说的,咱们是怎么做的。有没有为了个人利益跟人家去斗,你脑袋空空的跳,是不是有挖空心思算计别人的时候呀,腿没劲,是不是你有过踢别人的时候?弟弟说当然都有啊,那造下的业都得还。学习《转法轮》第六讲中的法理:“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2]就和他交流要改变人的观念,为什么你难受?是不是你认为是病呀?修炼人没有病。学《转法轮》第九讲中关于“大根器之人”,师父讲:“当然大根器之人首先必须得具备着很大的德,这种白色物质场得相当大,这一点是肯定的。同时他还得能够吃苦中之苦,还得有大忍之心,还得能够舍,还得能够守德,还得悟性好等等。”[2]我鼓励他按师父的话去做,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样和他认认真真的学法,我感受到了把法学進去的美好。

弟弟从今年七月十二日在我家开始学法炼功从没有间断过,在身体上出现难受,能认识到是消业,而且心性也在提高,如自学法以来,不骂人了,遇事虽说发脾气,但也能认识到不对,他家孩子养的狗在外面拉屎,能主动收拾干净,地上的狗毛捡起来,也不随便扔了,扔垃圾看到别人没扔掉的也能主动给拿走。但他还是对病有放不下的心,今天就到医院输了血,可医院医生说,你不到五克血,不可能不迷糊,经化验,血红素和白细胞都有所提升。弟弟悟到这是学大法的结果。更坚定了他修炼的信心,要抓紧和我一同回我家好好修炼。

通过和弟弟这个新学员在一起学法炼功,已有两个月了,我体会到这救人的过程也是不断修自己的过程,也是时时修心性的过程,也是共同提高的过程。要修去急躁心,怨心,负面思维,要多考虑新学员在难中的难处。不能讲的太高,师父说:“人的思想境界也是不同的。比如说,如果一个一年级的小孩,你给他讲大学的课题,他就不会上学了,他就要逃学。(鼓掌)你们也是从开始一步一步修炼到这个境界、这个层次的,你想一股脑的都讲给他,你就等于是你想一下子把他从常人拔到你这么高,(笑)我这个当师父的都没这样做。”[5]更不能表现出高高在上,先知先觉,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和新学员共同提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为何不要〉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曼哈顿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