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师父会安排好一切

更新: 2018年0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回想得法二十多年,要想说的、想写的东西太多了,整理了自己的思维,和同修交流两件我修炼过程中的事情,欠缺的地方希望同修指正。

无条件同化法,师父会安排好一切

在修炼中我始终牢记师父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1]。

修炼以来我一直处理不好婆媳关系,修炼前认识了我的丈夫,尽管丈夫从外貌到家庭条件配不上我,但我认准了他的才学,也不在乎他的各方面条件了,刚开始接触到他的家庭,我不自觉的表现出一种高高在上,优越感很强的姿态,也许从那时起,就伤害到了婆婆一家。(但她也是一个很强势的、在常人中出了名难缠的人) 所以她一直以来对我都不好,一九九五年我们结婚,生孩子,她都漠不关心,不闻不问。在修炼前我强忍着,修炼后我通过学法,意识到我们不知是怎样的因缘关系,走到一起的,我认识到以前有伤害过她,所以才造成现在的局面。于是,我尽量按照师父要求的做,每和她发生矛盾都向内找。比如:婆婆在单位是搞行政的,邪党文化的那一套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要说我时不带一句脏字,等我回过味来,心里那个难受,剜心透骨,比骂我还难受。每个星期去婆家,心里那个负担,从進院子起到上楼,腿也沉重,心情也沉重,总想着她今天不知又要说我什么了。每每回到家中,都要和丈夫大吵一架,我认为我已经做的够好了,她为什么还这样对待我!可是吵完后,又后悔,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应该吵,只想到了这一层,并没有好好挖挖自己的根。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很是痛苦。

有一天,还是回家,站在她家门口,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我哪儿不对,我为什么害怕她说什么?刺激到我的哪颗心?我是不是太在意我自己了?我到底在乎什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应该怎么做,我不能老是这种状态呀!心里想:我真的就那么害怕她说什么吗?伤害我?常人才想要得好,你付出了就应该得好,我求这个吗?意识到这点,心一下平静下来,清空了自己的思想,不带任何心,面对一切,记住师父讲的“视而不见”[2]、“听而不闻”[2],她愿意怎么说就说吧。结果从那天起,她说的也少了,说了我也听不见,不放心上。

但我和她的恩恩怨怨远不止那一点,可每次发生矛盾,我都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向内找,意识到哪不对,调整自己,尽量做好。二十多年来,我和她就这样磨合着,我自认为做得很好,好象也放下了很多心,似乎表面很平静了。但是只要有什么事情触动到我,各种的怨恨、委屈一下子就出来了,得发泄一通,几天才能平静下来,过后又后悔,反复几次。我知道我有心结,有根,怎么办?一个修炼的人怎么就放不下呢!好多次心里问师父:“师父!我怎么办,我怎么才能彻底放下这颗心,我怎么才能过去这一关……”

二零一四年,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身体状况很糟糕,而且由于婆家家庭状态,她四处漂泊着,她一心指望的女儿和小儿子都不愿照顾她。因为她在她们身上付出的最多,把一生的积蓄给了女儿,把一生中最好的精力照顾了小儿子一家,带大了他们的小孩,本指望到老后他们能给她养老,可是这一切都落空了。于是我把她接回了家,移开了沙发,变动了家里的布局,放了一张床,让她安心住下来。早上我炼功让她坐在我旁边,也让她简单的打坐,这样她的身体也慢慢好起来了,到中午我赶回家给她做饭,晚上就像照顾小孩一样给她洗澡,洗衣服……我能看到她内心对我的愧疚,不知所措,但我没多想,只是认为我是修炼人不求这个,做对就行了。几个星期后,她逐渐的习惯了和我一起生活。但我公公要接她走,她很不情愿的走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为了去掉我那颗放不下的心,她走后,我意识到通过照顾婆婆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彻彻底底的放下了对她的怨恨之心。之前我痛苦的想要这么放下,那么放下对她的心,想了各种办法,但都没有真正放下过。师父通过安排这件事件,我已经真正放下了。真是神奇!而且我照顾婆婆这件事情,改变了我身边很多人!并且把入党多年的公公(因他自认为是老党员,在单位上还是书记)劝退了。那天他很郑重的站在我前面,对我说:“我现在郑重的给你说我要退出中国共产党,你给我退了吧!”随后婆婆也退出了邪党,并给自己起了名字,家里的小叔子和他媳妇也退了,而且他俩对我说,以后什么事情让我做主,他们听我的。

通过这件事情我悟到,作为一位修炼人,只有无条件的同化法,在关键时刻放下自我,用大法要求自己,选择去做对的事情,一切师父自有安排。

吃苦、受难不是修炼人必须的状态

丈夫是个常人,他没能走進修炼中来,但他很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尽管这么多年来,随着我不放弃修大法,他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在单位上。他本应有很好的前途,单位领导都看好他。迫害开始后,因我不放弃修炼,他选择了家庭,单位里给他的压力非常大,停职二年,以后不再提拔他,那两年单位里所有的人都躲着他走,没人敢跟他说话……一度他也极其消沉、痛苦、有段时间他几乎崩溃,因他工作能力很强,但就是不用他,把他挂起来,一直到现在。

他问过我:“老师说修炼人是有福报的,为什么我感受到,看到你们修炼人和家里人都是过的这么苦,要承受那么多,有些修炼人失去工作、家庭、被抓、被打、有的失去生命,周围人的不理解你,甚至嘲笑你……难道都要这么苦才是修炼吗?”

当然他是常人,他不懂大法法理,他没有真正修炼过,没有真正放下过执著心,他不懂我们得到的是什么。我告诉他:“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里,我们好象失去的很多,但你从我身上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我修大法后身体的改变,心性的提高,面对常人社会,不求常人社会中的名、利,过得淡定,坦然,我得到的是精神上的解脱,大自在,常人中没有什么事情能牵绊我的,这就是我不放弃大法,坚持下去的理由。”

在这二十多年里,师父的新经文一到,我都读给他听,让他自己去判断,逐渐的他也放淡了一些心,也不像过去那样纠结了。去年年底大法给了他福报,彻底的改变了他之前的看法。他们单位要解决一批六级职员,如果升上六级职员,工资、奖金、包括住房一切都会上一个台阶,名额只有五十名,可报了近五百人,要通过各种审核,条件很苛刻。但他的所有条件都符合人家的要求,我开玩笑的对他说:“这简直是给你量身定做的,就你最符合条件”。我们商量后,决定不能起任何心,不找任何关系,随其自然吧!有就有,没有也无所谓,放下这颗心。

在这里我要说一点,修炼这么多年,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于退让、放弃……觉的修炼人没有好日子过,也习惯了在苦中修炼。曾经他在单位因为不入党(他们部门是个党政部门,要求所有的人员必须要入党,入别的党派都不行),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如果不入党就得另换部门,他年龄也大了,很多部门是不会要他的,不入党的结果我们都可想而知。他曾动过念,对我说:“老师说入了党的,可以退党,不行我先入了,再退了,这样我就可以保住现在的工作。”我说你想好。随后他说:“那个入党的过程,我得走一遍,想想都痛苦不堪,我得违背我的良心要做这件事,算了不入了。”他随后告诉领导不入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让我烧锅炉去都行。可是不知怎的,从那以后,领导再也没有提过入党的事了。

考核结果出来了,他通过了六级职员的审核,而且以很高的票通过。他激动的说:“师父也在管我,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我这么多年纠结的心结一下子没有了,我现在活的真痛快,我也得到了我想得到的,太高兴了,感谢师父!”

这件事后,我们悟到,是因为之前我们先放弃了各种心,选译了正确的做法,师父安排好了一切。还要说明一点,我修炼这么多年,他尽管没修炼,每天都吃肉、喝酒,抽烟,但他身体非常好,没有任何毛病,比如:早上出现感冒的症状,下午就好,很是神奇,他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他身边的朋友问他,他告诉人家我们家有个法轮大法弟子,法轮功就这么神奇,我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现在我们生活的很好,同时孩子也得到了福报,有了她自己想干的事业。以前所认为的,大法弟子好象永远在吃苦的状态下修炼,其实不是,只要你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一切师父自有安排。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个人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道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