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改变了我内向的性格

更新: 2018年02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迫害前我在教育部门做领导工作,因坚修大法被中共迫害,遭冤狱十几年。

我回家后,当地同修很高兴,有的说你回来好了,凭你的威望讲真相效果一定会好。我也是很着急,想尽快去救人。首先,我给一些老师打电话,邀请他们到家里来。可是,没想到,大部份拒绝我的邀请。那我就去找他们吧,他们都不给我开门,有的说我老伴没在家,你在这不好,你走吧。我的自尊受到伤害。

通过学法,师父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对照法找自己,是我的自尊心太强了,才遇到这些魔难的。多年来在党文化中,在教育领导岗位上我形成的观念,严重的自己都感觉不到。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找到了自己这颗心后,讲真相就非常顺利,有的打个电话,有的遇见说上几句就退。

如何面对陌生人讲真相,这对我来讲简直太难了,因我性格内向,少言寡语,太强的自尊心,使我不会与人闲聊。如今,救人需要我改变这种性格。可是,谈何容易。

作为大法弟子我当然知道救人的紧迫,我每天都出去想救人,可是见人来了,又张不开嘴,眼睁睁的看着人过去了。这个生命今天失去了得救的机会,心想:再来人,我一定不放过。人来了,我还是搭不上话,又过去了,看见过去的人,我自责。我太没用了,我羡慕很会说话的人。就这样,在外面转了半天,人没有救,回家后痛苦的心情,就别提了。

这个状态持续将近一年,一想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被我浪费了,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无法偿还。我学法進一步找自己,我为什么张不开嘴啊!不就是怕丢面子,怕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吗?维护自己的名,就是没放下名利心。根子还是“私”。我完全放下了那颗心,到过往行人多的地方,逢人就问、就讲,半天下来讲退十几人。放下了人的观念,才体会到讲真相竟如此容易。我突破这一关后,回想师父讲的:“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这一关过去了,又出现了考验,就是我们那个地区很多人都认识我,我的做法打破了常规,有些人不理解,很多人用好奇的眼光看我。有的人说我疯了,亲朋好友觉的我给他们丢了面子,劝我不要这样做,有的人说我反党,有的人要打我,这个干扰,动摇不了我,我知道,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最慈悲的事。常人能理解吗?救人急,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怎样做救人快我就怎么做。我的人心放下的越多,救人效果越好。过去面对一个陌生人都怕,现在我无论遇到多少人,我都上前与他们打招呼,然后,马上切入主题。过去看见过路人急忙的不好意思讲,现在我都能礼貌、慈悲的与她们打招呼。过去对干部、警察有点顾虑,现在不管是谁,我都坦然、慈悲的与他们讲。我可以走家串户、到工地、各单位、娱乐场所去讲。

我经常听到人们互相问:“你退党没有”?我发资料,有的人要帮我发,一天在街上碰到一个警察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对我说:“老师,我要找你呢,我要告他们”。一次我正在给一伙人讲真相,一人说我反党,一个我们教育系统的老同事义正词严的说:“不能那样讲,信仰自由嘛,她是坚持真理的人”。

在讲真相中,我发现我的性格变了,面子心去掉了,人心少了,适应了救人的需要,大法改变了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