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念闯病业关的体会

更新: 2018年03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上午,我们五位同修到一个集市去发送明慧台历,讲真相劝三退,赶到家时十二点多了,吃个包子准备骑车到学法点时,突然心脏狂跳,心速每分钟二百多次。

我立即警觉这是旧势力的干扰,马上发正念清除干扰并同时向内找:近一个阶段台历发的很顺利,世人都要,三退也好讲,不知不觉中产生了欢喜心,学法也少了,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可是心跳依旧二百多,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心速一直没有降下来。老伴看我很难受,有点急了,她想起了在二十年前我修炼前也是这个状态,在医院里两天没好,医院的院长知道后使劲摁我的两个眼球,心跳就降下来了。老伴马上打电话找到院长,说了情况,院长说“你赶快来吧”,儿子开车马上把我送到医院。

院长给我听了听说“你先做个心电图吧。”一做心律每分钟二百二十二次,院长说“你住院吧!”我说“我不住院”。儿子和院长说:“二十多年前,你给我爸治过很快就好了,你再给他治治吧。”院长说:“二十多年前你爸他年轻我能治,现在你爸年龄大了,我不能再动手给他治了,那样做也很危险”。

在去医院的途中我醒悟了:我这不是把它当成病了吗?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了吗?虽然不吃药不打针,让常人给我治,那是绝对不行的。我发了一念:院长你千万别给我治。现在院长虽然没给我治,可是却让我住院。这时我就开始和院长讲真相:我炼了法轮功二十年了,从没住过院,没吃一片药。院长说:“你炼什么功我不反对,可是有病就得治疗,你不住院是很危险的,没有等好的。”但我还是坚持回家。

回家后,四天、五天、八天,心脏跳动还是那样快,八天里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只有大口喘气,一放松好象呼吸就会停止。这时胃又开始痛并伴随着流口水,疼了两天两宿。还有所谓的疝气也出来凑热闹,在小腹右侧鼓出来,足有几斤重,排尿也很困难。最后导致全身浮肿,两只脚肿的象面包一样,鞋也穿不上,两腿如同大象腿一样粗,两只手也肿的很厉害,肚子、头、脸都肿了,常人中有句话“肿到肚子就没有救了”。两条腿象冰一样凉,儿子给我用热水袋加温,放一个不管用就又加了一个,刚放到被子里就漏了。我马上悟到我有漏,就说“都拿走吧,凉、热都是好事,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真正的炼功人是没有病的,都是假相。”

再继续向内找:难道我不是真修的?那么为什么还去找人治呢?百分之百的听师父的话了吗?师父说:“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举个例子,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1]假如当时有人告诉他是假的,是在做实验,他可能死不了。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都是假相,是旧势力所谓的考验,目地就是不让我们修成,毁掉我们,毁掉众生,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听师父的呢?

一、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最近几年,我亲眼目睹了五、六位出现病业的同修离世。现在,我的症状和他们一样。一开始心脏不好,然后脚肿、腿肿,肚子肿,最后连头都肿,呼吸困难。

有的同修不想再承受,动了人念,放弃修炼或上了医院;有个女同修很精進,三件事做的很好,在十几天内就去了三次医院,说什么“怕死在家里”,最后还是走了;一个男同修也是和我现在的情况一样,他没有去医院,有一天早上吃饭时,他问老伴(也是同修):“老王,你看我能不能闯过去?”老王摇了摇头说我看够呛,男同修把头一歪就过去了,这时我也赶到了。还有一个女同修才五十多岁,出现病业后家人强行送医院,往外拖她时,她手扒着门框说“我去医院就回不来了”。结果在医院一天就走了。

二、师父将计就计让弟子提高

我体会到慈悲的师父将旧势力给我设的生死关一分两次让弟子过。不久前,我经历了一次车祸。一个外卖小哥骑电动车飞快的撞向了我,我俩同时重重的摔倒在地。我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没事,有师父保护呢,立即站起来。可是那个小伙子一看我被撞的那么厉害,怕我讹他,他反倒躺在地上不起来了。我告诉他我不会讹他,他也不起来,后来马路上的行人都看不过去了,指责他躺在地上装死,他才起来骑上电动车风一样的跑了。我回家后一看,腿被摔的都紫了,很痛。由于正念很足,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师父讲:“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2]

联想到这些,我就更不害怕了,想叫我和他们一样那是不可能的。我看到了他们走的全过程,看到了他们修炼中的不足,最重要的就是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关键时刻打了折扣。到了极限时,生命到了生死关头时,人心出来了,生死放不下,那么旧势力就让他死,师父急也没有办法。

劫难中,来自亲情的干扰也是很难挡住的。旧势力利用亲人,哭哭啼啼,软的不行来硬的。儿子说:“再给你两天时间,再不好就把你强行送医院去。”两天过去了还没有好转,儿子真叫来了他的同事,想把我架到车上送医院。这时我也严肃向他们宣布: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能再说医院这两个字,我有师父管我,你们都放心吧,十几天没去医院都过来了,我已经是很超常了。有个亲戚说“真的超常了”。

進一步向内找后,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能闯过去。

十三天后,心跳降到每分钟一百五十次,到第十六天降到一百一十次,再后来降到九十几次、八十几次,能睡觉、能吃饭了,只是身体的浮肿还没有消。我知道旧势力是按它们的程序在迫害我,我就是不听那一套,全盘否定旧势力。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听师父的话继续向内找,又找到了安逸心、色心等等,这些年自己认为色欲心没有了,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后,才知道严肃性,自己原来还有那么多该去的东西。

到了第十八天中午发正念时,一坐下就感到很舒服,一会儿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然后开始排尿。第一次有一刻钟的时间,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从这时起,每半小时一次,连续四天四宿,浮肿全消失了。前后二十一天完全正常了。

亲朋好友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说“不可思议”。大姑娘也请了《转法轮》,跟着我学了炼功动作,儿子、儿媳也想学法炼功,他们都写了严正声明。

这次闯关首先感恩师父!感谢对我付出的同修!关键时刻给我的鼓励,加强了我的正念,今后只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