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相遇的同修

更新: 2018年03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匆匆相遇,又匆匆道别,她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专门为给我说她的故事来的。

那是二零一七年冬天一个黄昏的傍晚,我们三个被迫害的同修在大陆某个拘留所里正在背师父的《论语》,就看见监室的门开了,進来一位中等个子、面色微黑,但看起来很善良的农村妇女。我们一看就知道又是同修。经过简单的介绍之后,知道她六十三岁,是被她们乡派出所骗進来的。但她给我的感觉好像是赶路路过在此歇脚一样,她说:派出所人说了,明天就让我出去。她说了他们要说话不算话,她出去一定找他们算账,我们都齐声说:“你一定出去,我们发正念,坚信师父。”

发完正念,她说:我跟你们说我的事,这都是真的,我的亲身经历。

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她一个字不认得,是别人介绍到炼功场炼功,感觉很舒服,听师父讲的话也很有道理,就想学,可是不认识字,只能听同修读法,后来越听越好,就自己请了《转法轮》,让孩子每天给她念,孩子没空就让老伴给她读,她自己也在慢慢学,不认识的字就问,看见谁都问,有时候自己把不认识的字做个记号,比如‘拐’记不住,她就自己画个小人,但小人的腿是拐着走路,就这样天天学,天天问,时间长了,人家都嫌她烦了,说她笨,孩子也不爱告诉她了,老头也唠叨,她这个着急啊,捧着师父的书就哭,边哭边说:师父啊,我真是笨啊,我咋就记不住啊,结果抱着书就睡着了。

晚上就做了个梦:书里的字都会飞了,一个个的都飞進了她的脑袋里来。第二天醒来,书上的字就全都认识了,她那激动的心啊都不会表达,但是就是一颗心:坚修大法,绝不变心。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完早饭,发完正念,同修就又开始讲她的故事: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当天所长对她说:你赶快找人。意思就是托关系,不然明天就送進市里看守所。我一听这话就想:我不能在这里待着,我得出去。后来我就看到眼前有一道红光,闭上眼睛和睁着眼睛都一样,我当时一直不解,心里老在想:“师父在点化我啥呢?”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一片红光里就和白天眼前的红光一样,看到一个没有锁头的大门,我一下就悟到:“我应该堂堂正正的从大门出去。”

早上醒来就发正念,起来出去拿着垃圾袋,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外走,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心里想着:把警察都定住,让他们看不见我,因为垃圾箱在看守所院内的一个角落,当时的看守所有一个两米多高的铁栅栏围着,铁栅栏外边就是野地。我当时啥都没想,就是发着正念,也没在意铁栅栏旁边的警犬,走到铁栅栏旁一下就翻过去了,翻过去一看,裤子被划破一个洞,我一想这不是有漏吗?于是就又翻回来,堂堂正正的向大门走去,走到大门,大门是锁着的,我就在心里说:“师父,梦里的门是没锁头的啊,请师父帮我把锁头打开吧。”说完我就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就去推门,一下就开了,看到外边有一辆警车,警灯还在忽闪着,我一点也没动心,径直横穿公路走向对面的大山。

当时是九月份,山上的各种庄稼都收割了,光秃秃的什么都看得见,无处躲藏,我想这咋走啊,这时我的出走已经惊动了警察,于是我就对师父说:“师父,给我来点雾吧,不然我也不敢走啊。”就这一想,真来雾了,当时真是万里无云的天气 ,我一看雾很少,也没敢走,然后雾就消失了,这时我听见下边的动静有点大了,于是就又求师父:“多来点吧,师父,少了我不敢走啊。”结果雾又来了,但是还是那么少,我还是没敢走,结果雾又没了。我忽然想到:“不对劲啊,我不敢走,这不是不信师父吗?!”于是赶紧和师父认错,就又求师父,果然雾又来了,还是以前那么多,这回我就再也没有怀疑了,跟着雾走向大山里。

边走边想:“师父我不去家里,去找同修,您给我找个同修吧。”就这样边走边想,走着走着看见远处山上有个人在捡蘑菇,我径直走向那个人,和她聊起来,又谈起法轮功,那人说她相信法轮功,我当时为了不让她害怕就没暴露我的身份,我说我也想学,于是她就把我带到她家,到她家时正好是十二点,她就立掌发正念,我就知道她也是同修了。

当她讲完她的事,我们都没来得及说太多的话,就有看守叫她带着行李出去。我极力忍住自己的泪。

通过这位老同修的故事,明白了很多,但是也还是那一句话: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就会帮我们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