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获新生 一切冤怨缘得善解

更新: 2018年03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四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我幸运的是参加过师父在广州“法轮大法”学习班,见到过我们的师尊。千年不遇万年不遇,喜得大法,重获新生。

一九九四年年底,一位参加师父在济南法轮功传授班的小孙回来告诉我说:李洪志大师传的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修炼,是教人向善、是修炼真、善、忍的,当时,我一听是修炼真、善、忍,这不正好是我要找的吗?我立马四处打听,终于有一天,机缘来了。听说师父从济南去了广州,我便立即与一位同修结伴买了飞往广州的机票。

一下飞机,直奔师父讲法的礼堂,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当我见到师父走上讲台时,师父那慈善亲切的脸庞,使我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随着九天班下来,心性升华了,知道怎么样做人了。

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身体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过去各种各样的疾病:关节炎、肩周炎,胃病、心脏病、头痛、恶心呕吐等疾病,吃了无数的中草药也没有任何疗效。自从听了师父在广州讲法回家后,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通过学法炼功,随之病症全都不翼而飞,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黑云压境,中国大陆,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嫉妒之火烧遍全国,从那一天起;对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从那一天起,我们所居住的这个星球,开始了有史以来最无耻、最邪恶的历史。从那一天起,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惊心动魄的展开……鬼哭神泣,泾渭分明的演绎着,人们自觉、不自觉的做着各自的选择。

一、天安门前的真相故事

天安门广场的中心,眼睁睁的看着来自全国各地法轮功修炼者被带上警车,我们上前阻止,一起的同修为我们的安全担心,劝我们不要自投魔掌。

不料,一辆警车朝我们这边驶来,两个警察冲着我们说:“早就发现你们了,领着一块上车吧。”当我们拒绝配合的时候,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包裹,发现里面除了信封信纸、还有藏在手帕里最后一封还没来的及递去的师父“写给各级政府的信”,同时翻出了那个同修的记者证,警察用手提对话机说:“还有位是记者。”

警车上的警察说:“先让她们上车再说吧。”于是,我们被一起推上警车,那就将计就计(反迫害)了。我们坐在了最前面的那个位子上,警察手上拿着那位同修的记者证和那封信,用手提对话机与对方喊话:“是一位记者。”随后问道:“你是组织者吗?”

那位记者同修很平静、很理智的反问道:“没听说来北京旅游还要组织的。”

警察:“我是说你们是不是来正法的?”后面的同修回答:“是!”“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们又回答:“是!”

警察冲着我们:“问你们呢?”记者同修又反问:“你手上不是有证件吗?我倒有个问题想要问;她们来北京旅游,又是犯了哪家的规矩、哪家的律法?”

警察:“她们都是你的什么人?”她说:“她是我小姨,她是我的大姨、二姨、三姨……”警察:“是你们带她们来的?”她回答:“是的,她们可都是些真善忍的好人啊,你看她们都这把年纪了,要是没有家人领着,就叫你们这么一吓,不就找不到路了吗?你们不是人民的警察吗?应该告诉她们自己怎么走回家,千万不要把她们送去关押,你们知道那会给家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吗?这要换作你们的亲人,你们会怎么做?要他们回家吧!……”

我们继续跟他们讲着,车上的警察静静的听着,警车在天安门广场上缓缓行驶着……转了三圈之后突然在中心位置停下。他们的头领终于说了话:“好了,总算让你们以理服人了。来趟北京不容易,带她们到天安门里面逛一逛,回家去吧,把证件还给她。”警察将记者证件递给了她,但那封信却握在了一个警察的手上。然后握着我们的手:“希望下次见到你们,再听你们说,我们愿意听。”

下车后,我发现记者同修单手立掌向他们表示谢意。当时并没有悟到那是一个发正念的手势,其实那是师父在帮着做。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

然后,那警车从天安门广场上疾驶离去……

二、师父救了我 善解了怨缘

二十四年的修炼中,师父为我们倾注了无数心血,危难时化险为夷,时时处处对自己的点悟;真切的感受到,之所以能挺过来,全凭师父的慈悲保护,是师父再一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在修炼的路上经历的家庭魔难,先是丈夫欠债出轨,女儿女婿闹离婚,面临的妻离子散,经济与精神的压力就不一一诉说了。就说我得法后获得重生的这个生命,在一次生死劫难中,慈悲伟大的师尊又一次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突如其来的杀身之祸

大女儿与女婿为了家庭琐事发生了一些纠葛,争得不可开交,大女婿把女儿赶出了家门,然后两人离了婚,没办法,女儿只好带着孩子住到我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晚上,我老伴和女儿有事带着孩子出去了,就留我一人在家,读了一讲《转法轮》之后就上床休息了。

大约夜间十点半左右,突然有人踹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犹如以往中共抄家的那种疯狂,我没有作声,也没有开灯,穿好衣服刚刚下地,房门就被踹开了,随着一个黑影闯了進来,一下将我抱住,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我根本来不及提防,那人就用刀子在我身上到处乱捅,胳膊、手臂鲜血直流,当刀子刺進我的肚子时,使我再也不能支撑,迷乱中,我顿时想起了师父,我大声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那人一听我喊师父,撒开手踩着那斑斑血迹就往外跑, “哎呀!”一声,只听到是被滑倒的呻吟,那熟悉的声音原来是我的大女婿,他不顾一切的慌忙逃走……

由于失血过多,迷迷糊糊,电话也找不到了,我捂着伤口喊着师父:“师父帮帮我,师父救救我。”我突然清醒的意识到师父就在身边。我捂住伤口爬出去,敲开了对门大爷的门,大爷见状大吃一惊:“哎哟!这是怎么了?……”因为流血过多,身体发热,眼花头晕,几乎支撑不住了,我要他帮我找来了同修,我不停的喊着师父:“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

同修叫了救护车,同时给我儿子打了电话,当时邻居们把我抬上救护车送去医院抢救的时候,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在医院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抢救输血、手术缝合,当我从观察病房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老伴、儿子、女儿都来了,只是少了那个混小子(大女婿)。老伴含着眼泪对孩子们说:“你妈妈的命真大啊!幸亏修了大法,谢谢大师的保护。”我向他们点着头,心里念叨着“谢谢师父救了我。”那搁个常人可就真是没有命了。

在住院的那些日子里身体逐渐恢复,我对照大法无条件向内找,师父说:“也有一些个很小的事情,修炼中不当回事,结果出了大问题。”[1]我悟到,因为平时没有重视在家庭修炼环境中修好自己,还是停留在欠债、还命的个人修炼基础上,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以血的代价经历了一个生死大劫,师父替我的承受,感恩之心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只有精進实修,助师正法多救人,用自己的生命证实大法。

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感谢同修的关心与相助!在这次魔难中,这生死大劫中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以全新的姿态展现给家人和世人,在这次生死魔难的经历中证实了大法的超常、神圣、伟大,我们亲身体验到了师恩浩荡,难报师恩!

2、看众生都苦,善解一切怨缘

住院期间,儿子和女儿报了案,审问中他(大女婿)供认不讳,确实是他所为,自己承认;因离婚而悔恨,借酒消愁,怨天尤人,使其魔性大发,处于“恨”衍生出的暴力、杀戮暴戾之气,从而毫无理智,完全失去人性的对曾经善良的妈妈暗下杀手。如果无法无天,下一个受伤害的又会是谁呢?

出院后,听说他被判入狱八年,赔偿人民币五万元。但我并没有为此感到找到平衡,反而为没能把他救了感到难受。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2]在出院后的那些日子里,我通过抓紧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很快,每当想起师父为我承受的巨难,弟子心里就很难过。在与同修交流后,更進一步的认识到;用大法衡量修炼人,把住向内找这个宝,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处处都要与人为善,做事要先替他人着想,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学会包容。

他被判刑之后,听说他的老父亲整天以泪洗面,身体不好,没人照料,一直处在痛苦之中。再说孩子没了爸爸,这一家子也就散了。因此我瞒着儿子的极力反对,决定亲自去法院撤诉,不再追究。然后,我又跟儿子说:“妈妈是修大法的,我们要真善忍,他们都很苦,我们应该善待他们。”并劝说女儿带着孩子回去照顾老人。二零零八年五月他被释放回家,从此一家人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那一年的新年,大女儿与女婿带着孩子来见我,虽然他一直在门外不敢正视我,在我的灵魂深处中已感到他又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主动迎出去:“孩子,站在这干嘛?快進来吧。”他低着头叫了一声:“妈!”从此,他像脱胎换骨似的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温顺、孝顺听话。一家人都回到了我的身边,在大法中受益,和睦相处。真是师父说的那样:“柳暗花明又一村!”[2]

虽然我今年七十四岁了,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有老伴和孩子们的支持,去年在我的家里也建了一个小资料点。

我们无法感恩师父的救度之恩,只有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兑现自己的誓约,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在此,我代表全家恭祝师父新年快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