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多学法 坏事变好事

更新: 2018年03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结婚前,丈夫一家都知道我母亲修炼法轮大法,我十九岁就得法了。他问我信不信,我说信。当时由于常人的各种顾虑心,没有明确的、真诚的给他说明,不能阻止我修大法,现在想想,是那时学法少,没有摆放好法在心中的位置。他没说什么,后来给他看真相资料,他不看,也不说反对的话,就这样,我们结婚了。

结婚前几个月风平浪静的,丈夫对我不错,公公婆婆对我也不错。在家里,公公说了算,他的几个孩子和婆婆都很听他的话,他是村里的书记、党员,平时也很严肃,受邪党文化影响很深。几次回娘家,母亲都催促我给公公看《九评》,劝他退党,我都因为怕心说再等等。

那次母亲又问我,让他看了没有,我说没有,当时是想先让他知道大法的真相和美好,再让他看《九评》,可能这样他会更好的接受。母亲说,还等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那时《九评》刚发行,我心里很反感母亲的话,反感她那强制性的话语和急躁的性格。

回家后,没有想应该怎样理性的去救一个人,而是心里不想再受母亲的压力。晚上,我怀着怕心,硬着头皮,把公公叫到我家,打开《九评》光盘让他和丈夫一起看。刚看了几分钟,公公就反感了,说这是反党等等,能看出来,他把这当成很大一件事。往后的日子,全家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变化,对我的态度不好了,丈夫总是对我用命令或者训斥的语气说话,“憨、废、笨、愚”成了婆婆说我时的常用字眼,没有顾忌的想骂我时就骂,想说我时就说,我不能反驳一个字,稍有一个不注意,让她不如意了,就会告诉我丈夫,回家后等待我的就是一顿打骂。每天他都监视着我不让我炼功。有一次,他失去理智的拿着刀追上我,放在我的脖子上,逼我说不炼了,炼就砍死我,然后烧掉,就说是自焚的,我妥协了,他才罢休。

有时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一想到快到家了,心里就害怕,那时家对我来说是挨打受苦的地方,是冰冷没有温暖的地方。那时日子过得真是心惊胆颤。对婆婆表面是顺从,骂我也不还口,心里却是怕、怨恨和无奈的承受,还时常后悔嫁到他们家,还把这一切魔难埋怨到母亲身上。

有这些想法和执著心不去,没有重视从内心真正改变自己,炼功少,发正念少,救人不积极,悟到了应该去的执着也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这些都是学法少的原因,没有法的威力,凭什么过得去关,可能都意识不到是关;没有法的威力如何去掉执著心,可能都意识不到是执著心;没有法的威力又如何坚定正念,仅靠人的意志和决心真的是很有限,心中没有大法,人的意志和决心也许会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慢慢被磨去。师父讲法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就这样,我跌跌撞撞走到了二零一五年,过程中犯了很多错,都快沦为常人了。这一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参加了学法小组,一周去一次,法也比原来学的多点了,遇到问题能够和同修切磋交流,心性上有所提高,实名写了诉江信,十月份,被非法拘留十天,丈夫一家又给我大闹离婚,不让我進家,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父亲用要自杀来逼迫,母亲受到的压力也很大,父亲也是经常因为我,打骂母亲,在这难中,母亲没有坚定正念支持我不要妥协,法理悟偏了,我也是没有承受住这魔难,违心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后来写了严正声明),家庭环境不知道如何改变,很是苦恼。

二零一六年十月份,丈夫无意中在我衣服口袋里发现了存有师父讲法的MP3,什么也没说,把我所有的衣服用床单胡乱包起来,将我连拉带拽的拖下楼,推進车里,送到娘家,要和我离婚,而且说孩子、财产等一切都没有我的,只走人,说我打官司也打不赢。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父亲对我天天大骂,不让我出门,不让我去工作,我就抱定一念:什么也别想动摇我修炼的心!坚决出了门,每天去工作,吃住在办公室,忙完就学法,因当时不忙,一天下来能学二至四讲,到点发正念,晚上出去讲真相,点上的同修建议我先不讲真相,因为在过关中,怕心态不好影响到救人的效果或被邪恶钻空子,我认为对,就暂时没讲,利用更多的时间来学法。

邪恶很狡猾,它操纵六十多岁的父亲又是痛哭,又是要给我下跪(平时父亲从来不掉泪,再难也没有见过他落泪),这是旧势力的精心安排,想用此来动摇我。还把他心脏病和脑血栓的假相症状给我看,又让弟弟妹妹威胁我说,父亲要有个三长两短跟我没完,甚至把他看起来很凄苦的背影展示给我,当时动了可怜父亲的心,眼里不停落泪,心里想着师父的话:“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还动用大伯哥在我面前哭,说丈夫现在身体不好,气得吃药等等。心虽然被这些假相影响了一些,但是没有挡住我。

想孩子也是一个很大的情,婆婆家一直不让我见孩子,有次去点上学法,路上,孩子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脑海,顿时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极力用法来归正自己,心里不断想着师父讲的:“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2]到了门口擦干眼泪,進来坐下学法,可那被情带动的内心甚是痛苦,心里极力与情划界线,轮到我念法,刚念了几句,心里就不痛苦了,慢慢有种喜悦感,我悟到是师父帮我把不好的物质去掉了。没有师父和法的指导,这些我是做不到的,如果学法少,我这些也是做不到的。

我三次回家,都被丈夫赶了出来,说只要炼就别想進家门,他看起来很痛苦也很凶,不容我说话。又去了婆婆家,给他们讲真相,公公像看到了敌人一样的怒视我,我摆正好心态,讲为什么让他看《九评》,讲了藏字石,他不信,我说,不管信不信,您得知道我们是出于好意救您。他态度有点缓和,我又对婆婆说,平时我没有给您顶过嘴,我怀胎三个月的时候,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您亲爹亲娘的骂了我近半小时,我也没说什么,要是不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我又对公公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假如丈夫犯罪了,多大的罪我都不会抛弃他,况且我没有罪,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前程利益,他就先绝情的抛弃我,这是不仁不义。一会儿,平时严肃的公公竟然哭着求我,说看在他快七十岁的份上,别炼了行不行。我没有动心,用法来衡量,该拒绝的果断拒绝,不忍心都是执着心,临走我给婆婆两千块钱,说快过年了,你和爸爸一人买件衣服穿吧。

第二次去婆婆家时,丈夫也在,公公说我答应三个条件就不离婚了,丈夫在一边听着,他说:第一不能去集会,我说没有什么集会;第二不能往家带资料,我勉强说可以(后来悟到这个也不能答应);第三,公安局的要是问,就让我说不炼了,我说这不行,他们没有资格问,我又不是犯人。这时丈夫大声一吼,随手把桌子上的碗砸碎在地上,举起凳子向我头上砸来,公公三次大声把他吼住,他才放下来。

之后丈夫三次去民政局等我离婚,我都没有去成,最后一次我去之前,给师父磕头,说,师父,我是为法而来的,不是为了来过常人的幸福生活的,弟子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就算没有常人的一切,只要能修大法就足矣了,弟子听师父的话,师父给安排什么路就走什么路,在家修或者离开家庭修都行。走到半路,公公给父亲打手机让我回来,说让我再考虑考虑,我正好借机回来,让他们好好考虑考虑,因为不认同大法而与我离婚,他们以后还怎么得救。

到了大年三十下午,爸爸说,回去吧!家里来电话让你回去了,什么都不问你了!就这样我回家了,婆婆和嫂子正在包饺子,丈夫旁边悠闲着,都看起来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我洗洗手也包起了饺子。丈夫对我也不凶了,脾气好了,说话客气了。没有邪恶操控的生命是轻松的,吃饭的时候,婆婆说了句,就这个年过的轻松,一点也不累。现在我也可以在家炼功了。

在这过关中,同修们无私的帮助起了不可缺少的作用,帮我发正念,从法理上给予我鼓励、建议,当我有解不开的心结,就去点上和同修交流、切磋,都解决了。还去了同修姨家住了半个月,她一个人住,纠正了她的炼功动作,她有很多心结都在我们的学法交流中解开了,她说之前都快不想去点上学法了。我们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

想想,如果我没有去学师父的大法,就不会知道该怎么做,也不会有坚强的意志和正念,只要我们多学法,按照大法去做,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坏事都会变好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