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法轮功学员蔺福华遭受的部份迫害

更新时间: 2018年04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中学女教师蔺福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无论是在工作和生活环境中都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到很大益处。家人看到她可喜的变化,也都称赞法轮功好。

1999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蔺福华长期遭受迫害,2002被非法判刑四年,2009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致使她失去了家庭、工作,颠沛流离。2013年5月,在北京昌平再次被绑架,枉判4年6个月,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迫害。

下面是蔺福华女士自述她遭受迫害的部份经历:

四年冤狱、二年劳教迫害

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出于妒嫉,对法轮功进行疯狂迫害,我没有放弃,因为我坚信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任何形式阻止人们信仰人类普世的道德准则都是非法的。

2000年3月,在校领导诱骗我去协助调查工作的借口下,半夜2点左右,我被带到杨柳青镇西派出所。之后将我关押在天津西青区看守所,长达17天。理由是因为要召开两会,怕我们进京上访。

杨柳青镇西派出所及西青看守所的这一非法关押,给我的家人带来非常大的伤害,在我关押期间,原本善良的丈夫整夜不能入睡,每到深夜2、3点钟在行人稀少的大街上来回走动,盼望妻子早日回家。孩子还小,见不到妈妈的幼小心灵受到创伤……

2002年5月,杨柳青镇西派出所的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我的家中,并在我的家中及我工作的单位,非法搜查,之后将我送入西青区看守所,被西青法院枉判四年(已有报道)。

2006年5月出狱后,因为家人不能承受警察的一次又一次的抓捕所带来的惊吓与恐怖,丈夫提出与我离婚。致使我失去家庭、工作、亲人,从此流离失所,客奔他乡。

为了谋生,我来到北京靠打工为生。2009年6月,在中关村电子城购买电脑时,在讲真相时被人发现了我们随身携带的真相光盘,被不明真相的店员报警,之后,我被非法劳教2年(见报道《天津教师蔺福华遭六年冤狱 现无家可归》)。2011年6月才回家。

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半

2013年5月,在北京昌平城北十三陵镇的一个村庄,张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十几年蒙冤的真相时,被昌平西关派出所民警发现并被抓捕。同时被抓捕的还有其他八名法轮功学员。深夜,这些民警用钢丝粗绳将我们的双手反绑,罚站、手腕勒出血痕,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抗议这种暴行,分别将我们各关进一间屋子。之后,我们不配合体检,这样在没有任何身体检查的情况下,昌平西关派出所的民警将我们非法关进昌平看守所。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我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因为身体比较虚弱,他们害怕担责任,给我实行野蛮鼻饲灌食,由四五个身强力壮的在押犯,把我拽到一间屋子,强行按倒在石灰地上,用非常粗的胶管,给我酷刑灌食。灌食后,我的鼻子、喉咙咳出很多血。还有隔壁的一位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绝食,他们用同样的方法野蛮灌食,十多天后使得那位法轮功学员,喉部已经溃烂,不能再鼻饲了,后来由家人担保回家。

昌平西关派出所为了达到他们所谓的目的,对我们非法审讯,扬言将停止亲人们的工作,恐吓、利诱,并拿来大法创始人的像、进行人身攻击、污蔑,妄图使大法弟子配合他们。他们让我们,分别到贴真相的地方,去指认。在我被带到购买宣传大法真相器材商店指认时,我大声喊,警察抓好人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将我们无罪释放。警察害怕了,赶紧将我匆匆推上车,走了。

2014年非法开庭。开庭前,警察分别叫我们的名字、问话,我拒绝配合,他们问为什么不答话,我说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回答你们任何问题与配合你们的任何非法审问。大概有五名律师为我们做无罪辩护,审判长是昌平法院的杨卫东,在庭上,他粗暴干涉律师,对律师的无罪陈词,嗤之以鼻。我们九名法轮功学员,要求当场播放所谓的作为迫害我们证据的真相内容,问他们我们罪在何处?令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陈述,使庭审无法进行,法官恼羞成怒,将这名法轮功学员轰出现场。开庭被迫停止。当再次开庭时,家属及其他旁听都被拒之门外。我们被告知,择日再开。

大概(记不清)半年多之后,我们再次开庭,这次我们不在一起开庭,有的分别是两人或一人被带到法院,匆匆开庭,在庭上,我们依然不配合。公诉人,不顾我们的抗议,强行将罗列的罪名安在我们的头上,草草了事。我被北京昌平法院枉判4年6个月。其他人分别枉判5年、4年6个月,4年9个月、4年,3年半等等。我们集体上诉到北京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并未开庭,只是到昌平看守所,设了一个简易庭,由一个所谓的代理审判长和一名书记员,问问话,草草了事,维持原判。

在天津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2015年3月,我们被通知下放监狱,在离开看守所之前,要让我们按手印,我们不配合,昌平看守所就用集体惩罚的形式,逼我们配合,最后,让四名在押人员强行按着我的手,按了手印。之后,我们被带到北京天河监狱,那是北京送往全国各地服刑人员的中转站。

2015年4月,我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三监区,(转入新监狱后改名六监区)入狱后,先将我关进一间封闭的小屋,有两名包夹人员看管,进去之后开始罚站,我不配合,问为什么罚站,包夹人员说,“新入监的所有人员都要罚站,这是规矩”。我说我刚来,又晕车,没力气站,就蹲下了,其中一名吸毒犯名叫卢敏,两手揪住我的衣服往起拽,我和他们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行为。她们说“到哪里,有哪里的规矩,谁也不能特殊”。后来我才知道,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入监后,都要关进一间封闭的小屋里,有包夹人员被狱警事先安排好的程序来对待她们。我强烈抗议他们这种体罚行为,这两个包夹就把我挤到墙角下,监控不太明显的地方,准备动手打我,我拼命抗议,她们害怕担责任,拉住了我。这时直接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名叫乔卓菲,走了进来,表示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态度,和我谈话。但背地里她上报了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监狱长李红,说我情绪过于激动,可能精神有问题,要请精神科的大夫给我看病。(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

对待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她们迫害,她们就冠以精神有问题加以迫害,天津女子监狱,我所在监区有好几名法轮功人员在服这类药物。我不配合体检,不配合她们带我去看病,狱警就让人强行带我去看了精神病大夫,并开了药,我坚决不服药,我说我精神没有问题,监狱就把我妹妹叫来,告诉她说,我情绪不稳定,必须服药。妹妹见不到我,只听狱警一面之词,就同意了,并在家属同意一栏签了字。(这也是我后来看到妹妹的签字后才知道的),包夹跟我说,不吃药就灌,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几个人摁着把药灌下去,并举了几个例子。我说,我没有病,凭什么给我灌药,在我的强烈抗议下,她们没有给我服用精神病类的药物。

让我写三书,我不写,跟她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她们不听,于是她们就开始延长我的罚站时间,期间没有经过狱警的口头批准,而是所有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制裁,都是由她们自己随心所欲而定。由原来晚上罚站到11点,延长到12点,凌晨1点,1点半。白天罚站时,如果有外来的参观人员来监狱参观,她们会立刻让我坐下,怕外边人知道在监狱的体罚行为。

我站的两只脚肿的很高,仅有的几个小时的睡眠,没有枕头,就枕自己的鞋子。每天睡觉时,腿就像一根直棍子,膝关节很痛。另一个叫李彬的包夹,她是盗窃犯,拿着诽谤大法的书籍,让我念,我不念,然后她就念,念完后,问我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我就指出某某地方是错的,她拿着书照我的脸就打,说书上已经写了,你还不承认等等之后是恶毒谩骂的话。有一天,打我的时候我就喊,很多人听到了,狱警也被喊来了,她们为了阻止我的喊叫,往我的嘴里塞脏的地布,之前就塞过,把我的一颗门牙弄坏了,并开始晃动。

早晨,5点起床,不让刷牙漱口。先擦地,擦完地之后开始罚站,每天只吃馒头、咸菜,每顿饭半杯水。来例假纸透过去不能及时换,两名包夹,随时谩骂、侮辱,日用品不给用。那儿的狱警说,“不转化,就不让你在这生存,让你生不如死。”因为没能承受她们的折磨,我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之后我认为在高压下写的三书不算数,向狱警说了这件事,于是,她们让我白天上午罚站,下午劳动,而且半天要干出一天的产品。晚上6:30回去再站到11点。上午罚站时,不断有包夹辱骂、甚至殴打。

休息日的时候,因为监室内人多,她们——即专门协助狱警迫害法轮功的包夹李彬,邵伶伶,就把我叫到一个没有人的屋子,不停的辱骂、殴打我的腹部,背部。未达到他们的目的。

狱警乔卓菲,来了一次,她们好像得到了暗示,然后强行摁我的手,手里塞上一支笔,摁住我的手写诽谤大法的话,我不写,她们用力打我的背部。这样折腾半天。下午李彬和邵伶伶又一次把我叫到那间屋子,打我的胸部、腹部、揪住一小绺头发往下拽、打我的牙齿,嘴都破了,牙齿再一次松动,以致后来掉了两颗门牙。她们用力掐我的腋下,不容易看到而又特别疼的地方,多少天后腋下还都是斑斑血迹。

每一名法轮功人员都是在高度封闭的情况下,遭受着非人的转化折磨,很多情况都无从得知。每天监狱要劳动12小时,早上6点20左右,到下午6点半或7点收工。到新监狱之后,早上没改,晚上是6点收工。我每天百分之百的产量,搞的身体非常疲惫。

出监前,天津女子监狱的教育科,有专门的人员询问,并录像。其中重点的一条是在天津女子监狱有没有被体罚、挨打?主管我的狱警交待我必须说没有。现在天津女子监狱三个监区:二监区(原四监区)、五监区、六监区(原三监区)分别关押着法轮功学员,都在不同程度的遭受着迫害。

持续的迫害

出监后,我被多年迫害,生活没有来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现行养老保险政策,我曾有十年在校工作的工龄,续交一定保险金后,可以有养老保障。但天津市西青区社保局的相关人员说,法轮功是被判刑的,不给予工龄认定,不能享受这一待遇。至此,我又失去了最基本的养老保障。我的人身自由遭受限制。进出门,身份证被随时查验,身份证显示着我曾经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判刑的信息,乘警或警察就会随时翻看书包,我是合法公民,却无端遭受这种侵权行为的迫害。

我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失去工作,失去家庭,无处安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在中国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追求、至今还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我们强烈呼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伸出援手,制止中共的暴行与国家恐怖主义行为。让中国更多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早一天获得自由,让和平的音符早一天吹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