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业魔难中与邪恶生死较量的过程

更新: 2019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今年五十三岁了。今年的一月份经历了一场在病业魔难中与邪恶的生死较量,期间我坚信师父和大法,最终战胜了邪恶的干扰迫害。下面谈谈如何过的这一关的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那天晚上发完六点的正念,当刚吃完饭时,突然就恶心起来,看了看表离去学法小组还有点时间,心想先躺一会吧。可是到走的时候就起不来了,恶心呕吐同时伴着全身无力和浑身冷。当时也没用正念对待,就没有去学法。

到第二天不吐了,但还是全身无力,浑身冷,咳嗽厉害且伴着吐痰,躺着翻个身肺里痛的像裂开一样,走路缓慢,连炼功都没劲儿了。到第三天,我想不能不学法不炼功呀,就咬着牙起来炼,炼一套坐下歇一歇,随后几天,状态没有减轻,连说话吃饭的劲儿也快没了。因为浑身无力和喘,上楼也上不了,还得扶着栏杆走走停停,更提不了东西,也抱不了外孙了。

开始吐痰还正常,后来就咳出了血痰,里边带有小血块。脑子里还出现了一些不正的念头,意念中跟我说:“你的肺烂了。”我就在意念中跟它说:“我没心也没肺,身体整个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了。”它又给我演化成乳腺癌的假相,连做手术缝的针都在右胳膊上逼真的演化出来了。它还在意念中说“你得了乳腺癌了。”我就跟它说:你少给我演化这个假相,我身体根本就没有病。我师父说了:“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1]它又说,你上医院看看吧!我就跟它说:我师父说了“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2]我一边背法,一边发正念解体身体出现的乳腺癌假相,随后乳腺癌的假相消失了。但别的状态越来越严重,后来发展到连续两天吐血。

这期间邪恶的干扰更厉害了。它跟我说:“你就把这臭皮囊扔了吧。”我就跟它说:“你看我这个皮囊不起眼,在我看来很珍贵,我还要用他炼功、向高能量物质转化呢,到时跟我师父圆满回家!”它意念中又跟我说:“谁谁都走了(这位同修也是因为病业假相离世的),你也走吧。”我就跟它说:“他是他。我呢一定要跟师父走到底。”这时我就想到师父的法:“正法期间弟子必须在正法结束后才能离去”[3]“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2]背完我就跟它说:你听到了吧,我都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所以生、老、病、死跟我没关系。一会儿它又冒出:“你的元气伤了。”我想到法里说的“那个元气那得高功夫的人才动的了的。”[1]我就跟它说:“谁也动不了我。我有师父,有大法,宇宙都是我师父造的。”我就背《论语》:“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4]我就发出一念:把你这不好的念头彻底灭掉!

在过魔难的前几天,我都没有坐下来纯纯净净的针对自己的状态发正念,学学法,都是过嘴没过心,走形式。这时我就想,我不能纵容邪恶没完没了的迫害,那几天我已经在滋养你了。就决定不在孩子家了,晚上就回到自己家中。第二天就针对自己的状态好好发正念吧,但是静不下来。我就想起师父的法:“法能坚定正念”[5],那就先学法吧,就这样几乎半个小时学法、半个小时发正念。发正念时我就求师父加持:我是师父的弟子,修的是宇宙正法,宇宙正法就是正一切不正的。我有常人心、有不足可以在大法中修去归正,不允许你旧势力干扰、迫害,我的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接着背正法口诀,就这样持续了一上午。中午休息,它还在干扰说:“你心性守不住别修了。”我就背法:“因为是人修炼,不是神修炼。既然是人修炼,就有人心在修炼中表现出来”[6]、“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说:“我就跟我师父一修到底,行与不行,由我师父衡定,和你没关系,你说了不算!”下午接着学法、发正念,丈夫也在帮着发。学到五点多停下了。这时打过意念说:你明天就好了。我就用意念说:要是师父,就谢谢师父。要是邪恶呢,你也别给我玩缓兵之计,你只有被清除的份儿。

结果真好了,不吐血了。但还是身上无力,走路缓慢。我就跟自己说:你说自己是往高能量物质转化的身体,怎么还是这个状态呢?你这不符合法呀?我就想到师父法里讲的:“可是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我就发出一念让这不正确的状态立即消失,结果真的身体也有劲了,走路也快了。

经历魔难的时候,因为全身无力,拿不了东西,出去都是丈夫陪我。好了以后,我就自己出去。邪恶还是不甘心说:哈,你一个人出来了。它那意思,就是想往死里弄我,还跟我说:你死定了!我就跟它说:你死定了!我有师父保护,谁都动不了我!就背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正法期间弟子必须在正法结束后才能离去”。它看动不了我,没意思,也就不干扰了。

这次魔难前后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可能有在魔难中没有及时向内找的原因。

在这次魔难中,我行与不行,我也不考虑,也不让旧势力抓住迫害把柄,就相信师父和大法无所不能。关过了以后我就开始找自己,由于照顾老人,好几个月都没好好学法,正念跟不上,讲真相几乎停止。有时学法也是流于形式,没入心。发正念也是如此,心性守不住。总之是不精進造成的。师父在法中也告诉我们了:“正念一上来什么都挡不住,所以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厉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進的学员,或者是学法不经常的,学法思想在干别的事的,都会是这样。而真正那些个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扰不了,一点也干扰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时在帮助别人,真的是助师正法。”[7]

这次能够战胜病业魔难和邪恶的干扰,全靠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全靠大法的无边威力。我真切感受到了师父的伟大!法的伟大!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是我们过好“病业”魔难的唯一出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