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在浊世中保持善良

更新: 2018年04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许多人都拼命地想着怎么赚更多的钱,获得更高的地位,或者怎样更好的享受生活,旅游、吃美食、买名牌产品,在追逐的过程中,渐渐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操劳一生,追求的却是虚幻;而我因为有大法的指导,懂得在俗世中保持善良的本性,不被名利俘获,不被亲情所累,保持灵魂的自由,获得身心的轻松自在,修炼使我获得真正的幸福。

法轮大法涤荡着人们的心灵,让人们拥有健康的体魄,高尚的道德,让人找到回归的路。我在大法中修炼也已经有十七年了。得法时,我还是个未毕业的大学生,如今是中央直属机构科级干部。通过修炼,我获得了健康的身体,轻松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命的意义,能够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保持纯洁和简单,不随波逐流。我想把自己修炼中的一些心得跟大家分享。

在找工作问题上不随波逐流

从小我就是个名利心特别重的人,虚荣、爱面子、争强好胜,不服输。在学业上,我从不愿落在人后,从来都要争第一,小时候老师教育我们:只要好好学习,就能考上好大学,就能找到好工作。在这种为了追求好工作、好生活的教育中长大,让我曾经觉的人生的意义就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后来,在复习考研究生的时候,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以后,我知道了人活着不是为了追求人世间的物质利益,不是追求功成名就,也不是追求各种感情的享受,而是为了返本归真,在不断的去掉人的各种执着心的同时,使生命得到净化,回到产生生命本源的位置。在大法的指导下,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作为一个修炼人,我要按照大法法理去指导自己的言行,看淡名利。

毕业后,面临找工作的问题,按照修炼前的认识,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就是为了找个好工作,过上好生活,可是现在我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事,我不能像常人一样随波逐流,为了找个好工作去找人托关系,就本着顺其自然的心态,自己去投简历,先后做过公司职员、老师等职业。也参加过几次公务员考试,笔试通过后,都是在面试环节被淘汰出局。很多亲友不理解我,认为公务员面试就是要托人找关系,否则是不可能成功的,甚至主动提出帮我找关系,我都婉言谢绝了,并告诉他们:我要真正做一个修炼人,大法修炼就是要走正路,不能随着日益下滑的道德风气去做坏事。后来,在找工作这个问题上,通过不断学法,以及同修们集体交流,使我提高了认识。不能只是为了自己修炼考虑,更要考虑大法在世间的形像,我们需要有个稳定的工作生活环境,有稳定的收入,为我们做好学法修炼、发正念、救度众生的“三件事”提供保障。

在我三十三岁的时候,我又参加了一次国家公务员考试,并且通过了笔试,这时候,又有很多亲友提出要找关系的话题,并且已经帮我打探好了该花多少钱。因为公务员考试招考的年龄限制是三十五周岁,这意味着我通过考取公务员获得稳定工作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我依然坚信我的人生路由师父来安排,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能被名利诱惑。

我摆正了找工作的基点,就是要证实大法好,同时加大发正念的力度,也认真积极准备面试,包括上一些辅导课和做各种模拟,最后我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面试,获得了中央直属机构的这个让很多人羡慕的公务员工作。

工作环境抵制名利诱惑

我的工作能接触到很多行业的人,而且作为管理单位,经常有去地方检查的机会。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上级部门来检查,下级都要好吃好喝的招待,还要赠送礼品甚至礼金。作为大法修炼者,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我一直坚持不接受被检查单位的赠送。

一次,检查一个化工企业,刚到驻地,负责接待我的人把我送到房间,就塞给我一个信封,这种行为都是惯例了,我坚持不受,她觉的自己没完成好领导交代的任务,感觉为难。我智慧的给她讲真相(因为我是修炼人的情况单位并不知道),告诉她因为母亲修炼法轮大法,经常用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原则教我做人,告诉我要为别人着想,做个诚实善良的人 ,不能收受贿赂,法轮功不是像电视上宣传的那样,他是教人做好人的,我的母亲修炼后身心健康,给家庭给社会都造福。她听了非常认同,把信封拿走了。

没想到吃过晚饭后,她的领导因为听说我不接受礼金,觉的不可思议,可能是他们从未见过不受礼金的检查人员吧,特意又亲自来给我送信封。我跟他在走廊里聊了很久,最后他很佩服地对我说:以后不管是不是工作关系,你到我们这里来,一定给我打电话。我相信,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气,得到了世人的尊重。

还有一次,我刚被提拔当科长,内蒙的一个单位就打来电话,恭喜我的提升,同时要邮寄给我一些内蒙的特产,我知道他是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多关照他,就谢过他的好意,同时打消他的顾虑,工作中只要认真配合,我们都不会提过分的要求。

还有在一些项目的招投标过程中,因为我是甲方代表,许多乙方通过各种关系找到我,让我在招标过程中给予方便,当然我都拒绝。还有各种有合作关系的单位私下里赠送的有价证券,即使当时不方便拒绝,我也都事后找机会送回。在工作的五年时间里,拒收的财物价值也超过几万元。

评职称中放下执着

工作了几年,到了我评高级职称的时候了。评上职称不仅能获得好名声,同时也能增加工资,获得更多的物质利益。但是要参评的条件很苛刻,包括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通过英语、计算机和专业知识的考试等。我的其它条件都具备了,只剩下专业知识考试这一项了。而且这个考试是我单位自己组织,相对全社会组织的考试要简单些,就是监考不严格。去年我报名参加了考试,并且也复习了参考资料。到临近考试的时候,我周围的同事们都在准备作弊用的小纸条,甚至还送给我一份。

抄袭就能通过考试,顺利评上职称,不抄袭就可能评不上。面对利益的考验,我还是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按照自己的实际水平去答题。考试成绩出来,我没通过考试,而那些抄袭的人都通过了。

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有些愤愤不平,但是师父的法理让我想到遇到矛盾要向内找,是自己还有对名利的执着没放下,针对我的名利心、嫉妒心的考验,认清了这些,更加感谢师父的安排,帮助弟子看清自己的不足,修去执着提高上来。

放下亲情执着,在营救同修过程中反迫害

二零一二年母亲同修被绑架,一时间我怕心、争斗心、怨恨心都出来了,还有对母亲担心和情,因为我的得法过程中,母亲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平时很多修炼中遇到的问题,也经常与母亲交流,所以对她很依赖。可是,师父讲过:“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1],我知道不能让旧势力得逞,不能让家里的常人再对大法产生误解,从而被旧势力毁掉。

通过大量学法,看明慧网同修交流文章,我渐渐放下对母亲状态的执着,我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照顾和鼓励父亲,拿起法律武器反迫害。父亲从最初的无奈、恐惧变的勇敢无畏,他积极的为母亲去公安局、派出所、各级检察院、各级法院、监狱、610组织、中央巡视组奔走,还自学法律,写大量的控告申诉材料邮寄给中央到地方。

在这个营救亲人的过程中,父亲越来越明白大法的真相,越来越认清共产党的邪恶,胆气越来越壮,甚至到黑窝监狱探视母亲时,大声支援母亲,说:“你不要怕,我还在为你的冤案上告呢,我不是只为了你,我是为了正义!”他从不配合邪恶伪善的610人员,从不承认母亲有罪,在接冤狱期满的母亲回家时,也能智慧的抵制610送母亲去洗脑班的企图,给母亲开创了很好的环境,减轻了对她的迫害。

母亲回家后,父亲更加支持我们修炼,每天多干家务,节省时间,让母亲学法炼功,他自己也敢去公众场合讲大法真相,讲共产党的邪恶。

他的善举得到了师父的保护,师父说:“在这个迫害期间,谁为大法弟子做了点善事,做了好事,这个人也一定会成神!”[2]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健康,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人也变年轻了。我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是在对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将计就计,让众生了解真相,摆放位置,得到大法的救度,师父苦心安排,真的是在救度众生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