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折的风波

更新: 2018年04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我是一个新学员,真正走入大法是在退休以后,所以心性考验主要在家庭之内。现将最近过心性关的过程和大家交流。

我家有姊妹俩,妹妹在省城,我在地级市。去年腊月,妈妈因为高血压引起肾功能问题要住院,之前她曾多次住过院,医生说是慢性病,年龄又大了,只能缓解。这次主要是因为全身浮肿,住院是由妹妹过年放假前回老家把妈送進医院的。到初四,妹妹回了省城,我回来接班。因为爸妈原来是准备跟妹妹一起在省城住的,爸妈已经给了妹妹几十万元在省城又买了新房子。但是妈妈觉得不方便,不自由,又回到老家。这样住了二十天院后出院了。

出院当天,我下午到老家学法小组学法回来(因为为了照顾爸妈我每星期到老家学法),大吃一惊,地上堆的乱七八糟,爸妈精神紧张的说:“我的存折找了半天没找到,把我吓死了,打电话给你妹妹打了几次才打通,她说她拿走了。我的身份证也不知道她放哪了。”我马上帮忙找,最后找到了。妈妈缓过劲来又说:“哎哟,几十万的存折放我这也是不安全。”我当时没说话,心里很平静。

回家一个星期,我也没在意存折的事,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到下周学法时间,爸爸流着泪对我说:“住了二十天的院没用,还是肿,我们想到你那去住院。”当时我嘴上说:“行!”心里却不平衡:本来说好了,爸妈由妹妹照顾,况且爸妈帮妹妹、妹夫调工作,帮她带孩子,给钱买房子,而我,爸妈什么也没帮,我还下岗了,现在我家里也有很多困难,再有省城的医院比地级市的医院强的多。他们到我那里实际就是怕妹妹受累,我越想越生气,后背疼的不行,心里堵的慌。到小组学法跟同修交流,同修:“这是让你修的。”我觉得也是,但没仔细想。

回家后,炼功学法都受到干扰,此时有关存折的事不停的往大脑里反映,我竭力克制,也在向内找,找到了:利益心、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情、看不起别人的心等。慢慢炼静功平静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炼功时,又出现了,我又克制,发正念,当天晚上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全身发热,心里平静了。心想,这下好了。我很高兴。可是,第三天早上又翻出来了,我知道又增加了欢喜心。

当天和当地同修切磋,同修静静的听我说完,把师父的法拿给我看,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1]我恍然大悟。回到家,我把相关的法都背了下来,加大力度发正念。

又到了小组学法时间,我坐在开往老家的火车上,心想,这次一定要守住心性,修好口。可是到了爸妈家,说着说着,就说起妹妹的不是,还一边说一边哭,说完又后悔。晚上回到家,丈夫(看过大法书,还未修炼法轮功)说:“就是钱嘛,还是修炼人?!”是啊,我是修炼人,她是常人,我不能和她一样,我是学大法的。这时师父的法打入脑中:“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师父还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2]我想着想着,悔恨的泪唰唰的往下流,心马上平静了,后背也不疼了。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