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过病业关

更新: 2018年04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二十年中我经过了三次病业大关,每次都是到了承受极限,是师父一次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给了我新生。写出此文,意在对处在严重病业中的同修,一点启示。

我是一名乡村医生,那是二零零九年的夏天,那次月经持续了十八天,每天都流很多血,开始我并没在意,而且流的血是紫黑色,我认为这颜色的血不是什么好血,任它流吧!

可是到了第十二天,我身体就出现异常,头晕、乏力、恶心,我还是没把它当回事,照常出诊、看病。第十三天开始呕吐,连喝点水都要吐。炎热的夏天,水喝不進去,血还照常流着,渐渐的我支撑不住,处理完病人,我就卧床休息。记得有一个老病号,犯心脏病让我去输液,真感觉没力气去,但我还是去了。那时真的不是为了挣钱,而是怕给大法抹黑。我就强撑着说自己没事,就让丈夫用摩托车驮着我去输液,很短的路程,一路上吐了三次,到了病人家,他家里人说,你怎么了脸色蜡黄?我说没事,给病人输上了液。

后几天,不用我说大家也能想象出来,真是弱不禁风,走路稍有不慎就要跌倒。那时也不学法,也没力气炼功,也不知发正念。只抱定一念:我这不是病,死也不去医院(那时就那么个境界)。处在中伏天的我,五天没有吃东西,吃一小点西瓜,随即吐出两倍来。血依然流着,我的生命到了极限,躺在沙发上,看看自己的手及指甲,是那样苍白,没有一点血丝。这时婆母同修给师父敬上香,跪在师父像前求师父救我,随即我也跪在师父像前哭诉着:师父,弟子无论做错什么,今后我都会在法中归正,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由于体力不支,我又躺在沙发上。瞬间,我的手指甲、手指肚有了一丝红润,同时也感觉腹中咕咕作响,那天中午,已经五、六天不吃不喝的我,竟喝了半碗面条汤。我哭了,我知道是师父没有放弃我,为我承受了一切。

三年后,也就是二零一二年,我再一次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那时,小外甥在我家住了二十多天,由于业务忙,再加上白天黑夜带孩子,学法炼功间断。一天傍晚去厕所,突然发现自己解小便发红带血,当时也没在意,紧接着出现膀胱刺激症状—尿频、尿急、尿痛。作为医生,我知道,这是常人的急性膀胱炎。现在想起来,感到后悔的是那时没有及时的向内找,而是一味的承受着旧势力的迫害,没有正念清除,只是认为它不是病。由于大量的血尿蛋白尿,很快我的身体進入衰竭状态—心悸、气短、恶心、呕吐,出诊回来就是后背依着暖气片都感到冷,随即又出现零九年那次症状,加上腊月的天,病人很多,我没有半点的休息时间,为了不给大法抹黑,我强支撑着应付病人,就这样血尿、蛋白尿持续了十多天,我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腊月十八日,我小便在盆子里,没来得及倒掉,两小时后,全成了类似肉冻形状。那天晚上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全来了,要给我输液,我拒绝了。女婿说,这样会死人的,我没有半点的怕,把他们都撵走了。丈夫说我给你灌烫瓶,你躺到被子里去吧,我躺在被子里,手捧着烫瓶,身体蜷曲成一团,按按脉搏已按不到,只有心在颤动,此时我知道生命已到了极限。就在危险的一刻即将到来的瞬间,丈夫给师父敬上香,并叫来母亲同修,母亲跪在师父像前,求师父救我。这时我也强坐起来下床跪在地上,并哭着诉说:师父,弟子不精進,弟子有太多的执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但是,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去留由师父。此时,我跪在冰冷的地板砖上,没有一丝寒冷,相反的却感到一股热流暖遍全身。那天晚上,我一夜未解小便,天亮后当我解出澄清的小便,我哭了,哭得泪流满面。我哽咽着,随后叫来了同修帮我发正念,一个同修看到我搂着一个孩子,后背对着大风,站在原地不动,没有逆风而上,同修一说我立即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孩子住在我家,由于照顾孩子,我对孩子的情大了,放松了修炼,由于懈怠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我,阻止我修炼,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尽对师尊的感恩,那天中午,五、六天不能進食的我,吃了三个面包。

经过了两次病业大关的我,修炼上再也没有放松,并真正实修自己。二零一三年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病业关再次降临,这一次与前两次截然不同,这次是在我修炼状态很好的情况下出现的,也许是去我的执著心,突然出现类似常人的急性喉头水肿,别说吃东西,就是喝一口稀饭、喝一小口水,都呛得咳嗽好一阵子,最后连喘气都憋得不行,几乎窒息。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症状不减。我想,我再也不能让师父操心,我要自己过这一关,那天下午,我从一点开始,每到一个整点就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全面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就这样,通过一下午的整点发正念及严肃的查找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在师父法理的指导下,我闯过了这一大关。

通过这三次大关,使我认识到修炼过程中,当你出现病业假相时,无论你当时的修炼状态是否精進,最起码有一念是超常的:我这不是病,人的办法对我无效!这可不是嘴上说说,而是扎扎实实的在那个境界!师父看到你这超常的一念,就能保护你,旧势力的安排就失败。其实,修炼到了今天,我们对法理也都明白了,七二零后师父没有给我们安排影响做三件事的病业关,一旦你觉得关大了过不去时,一定是旧势力的参与,或者自己存在很大的问题,一定要严肃的无条件的查找自己,找出漏洞及时修正,就一定会走过来。

与同修交流,意在提醒处在严重病业中的同修,修炼已到了最后,千万别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要给大法抹黑,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努力做好三件事,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暂短修炼时间即逝的瞬间,让我们时时充满正念,多救人,努力兑现史前的誓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