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实修自己

更新: 2018年04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初就是认为大法太好了,一旦修炼了,没有病又没有人中执著的痛苦,那真是人中的大自在,那我不就真的太幸福了吗?抱着这一念走入了修炼。

一路跌跌撞撞的,直到二零一零年母亲(同修)的去世,在我痛苦的同时,知道了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来世的大愿是助师正法,并不是为个人的解脱!渐渐的,身边的年轻同修也有因迫害而去世的,这更让我看清了修炼是容不得“私”在里头的,我该真正思考一下自己为何而修了。

修炼不是上保险

反思了自己修炼的根本执著,我开始回想这些年中遇到迫害和危险时,是怎样走过来的?结论是:信师信法。

二零一七年的“敲门行动”波及的面较大,我也遇到了。四月末,第一次遇到俩人来敲门。那是我第一次见此片片警。我开了门,他说是“认识一下”,于是我让他俩人進了客厅。

谈话时,我发着正念让自己的心稳下来。听着他的程序式问话,如还炼不炼,与谁有来往等等,我从不直接正面回答,而是谈诉江,谈“自焚”谎言,谈信仰无罪,谈话中为了保证质量,他提出互相留个电话号码,我大方的给了他。当他们起身离开时,我强调:希望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当他们走后,我回顾自己的心态和那时的一思一念,我有保留自己的成份,因为在回答炼与不炼时,我说心里始终是认同“真、善、忍”这三个字的。回答得不干脆利落,有保护自己的心。

八月初的一天,第二次来敲门,我开门见还是上次来的那俩人,但这次穿的是警服,还拿着一个兜。我见状立刻一脚站到了房门外,没让他们進门。我说有什么事在门外说吧,他们见我不让進门,表情有些不自然。谈话时,我态度较上次强硬了一些。我说不让進门,这是我的权利,信仰自由,不犯法,你不但不要敲我家门了,其他大法弟子的家门你们也不要敲了,因为修炼人都是最好的人,你要跟我说什么你在门外说吧,我听着!

我讲完了,他却只是与我直视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后只是语气带威胁式的说:“你这样,我们也管不了了。”我進屋后,好象不知道在门外的这场正邪大战是多长时间,对于我来说,如同是一瞬间,也好象是很久!

回屋后我检查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本意是不配合他们,以便让他们少犯错,可有很强烈的不耐烦的心,自己都明显的感受到了。于是静下心给自己发正念,同时也给这两人发正念,希望他们要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之后的几天,怕心总会浮上心头,我在想:是什么让我怕呢?是他们威胁我的那几句话,还是怀疑那个拿手机的警察是不是给我录音了还是照相了?等等。这颗疑心和怕心,时不时地浮上心头,我知道自己有问题了,而这问题不是发自自己的真念,是旧势力强加的,一次渗透一点,一点点的想打击我的正念,我不能由其摆布,我要坚定正念正信。可是谈何容易,五天的时间,一直在用意念主导自己的正念,上来怕心和疑心,我就说这不是我想的,我不要。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想坚定的心,突然点悟我:诉江时家人代签的保证也是需要声明的!于是,我告诉自己,声明要用真实姓名,你怕不怕?如果怕,你仍不能突破自我。你要当自己的家,做自己的主人。于是,我上网发了严正声明,家人代签的作废,这些年不符合法的做法都一一声明作废,这份声明经明慧同修修改后发表了。

我知道,我的怕心又减少了一些。怕心不那么强烈,但现在还有。我仍需要坚持多学法,只有在大法中修炼才能修去这些执著。

家人、同修都是自己的一面镜子

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就看你悟不悟!我生活的圈子很小,平时也没有什么朋友。基本都是家庭生活为主,儿子从小受到我的影响很深,可到大了却在学校教育下成了反派!为此,我着急,也担忧,孩子这样下去可怎么好!不但在认同大法上有严重问题,在生活上、待人接物上,也都是很出格的,有时表现出来很不讲理,也很冷漠。我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他会这样不自立自强。

回想一下,我知道了原因,诉江被绑架那天,孩子期末考试在家,目睹了这一过程。一七年的两次“敲门行动”他也都在家。可这些,我都堂堂正正走过来了啊,我与到访的两个警察的谈话,他也都听到了啊,为什么还会这样呢?原来,我没有换位思考:孩子本身从小就听话,各种规矩都遵守;我自认为自己没错,却没体谅他的心境。在他眼里,“妈妈总让人找,这就是她的错!”

生活上不自强自立,也是我平时很少教他做家务,很少与他沟通。我觉的孩子应该从小自然成长,父母的言行孩子看在眼里自然会懂得怎样为人处事,这些根本不用啰嗦着说太多。而我这“自然成长”的法则,却没培养出一个懂事自立的儿子。当我还在强调孩子的不懂事时,我就已经在与他争对错了。可师父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

比如,孩子过马路时,总是走斑马线,看绿灯,而我总是随意走,就近就过,有灯也走,跟孩子一比,我太不守规矩了!小而言之,是不拘小节,大了说,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素质太差。

当我懂得遇事向内找时,孩子也转变了许多。假期还学着做饭,还主动帮我提重物,轻的物品让我拿。

今年偶然与一同修结缘,看到同修,我感到我俩性格太相似了:说话直接,不懂得替别人考虑,总是自以为是。我知道,同修是自己的一面镜子,看到同修说的,做的,我就反思自己,同时也提醒同修凡事不要急躁,要稳住心,再大的事,再难的事,也不要急,因为急躁是很难成事的。

我很珍惜这位同修,师父让我俩比学比修,真的很好。她修炼上的精進,是我要学习的。

以上是自己这一年来的两点小体会,恳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