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有师尊呵护

更新: 2018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五日】我是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当时虽然正逢邪党迫害疯狂,但我没有怕心。拿一大包真相资料白天在干活时看见谁就给谁,晚上扛着梯子出去挂条幅、发资料、贴不干胶。炼功不长时间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头晕耳鸣、浑身无力等症状都不翼而飞。十八年来从来没吃一粒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却比年轻时还好。

一、体验正念的威力

一天晚上,我刚炼完第二套功法时,突然间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两个女儿在外地上班),把老伴吓的不知所措,拉了一床被把我挪到被上。可能吓懵了,也没叫别人送我去医院。老伴也不知什么原因,她到自己房间呕吐不止。等我醒来一看钟,正是晚上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当时我四肢不灵,但脑子清醒,我费力的爬上炕,后又费了好大劲把腿搬上了开始发正念,这十五分钟的正念真是浑身难受,疼痛难忍,但还是坚持下来了。

在发正念中大脑呈现出师父的一段讲法:“我在长春办班的时候,有一个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块料,我也看中这个人。就把他的难加大一点,让他快点偿还掉,让他开功,我准备这么做。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象得了脑血栓的症状,一跟头栽在那里,觉的不会动了,好象四肢不灵了,送去医院抢救。然后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脑血栓哪能这么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会动了?回过头来他说学法轮大法学的,使他出偏了。他没有想一想,脑血栓这么快就好了?今天他要不学法轮大法,一个跟头栽下去,说不定就死在那里了,也许永远瘫痪下去,真的得脑血栓了。”[1]

当我发完正念时心想,我这症状不是和他一样吗?哦: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不会有事的。这不好了吗?还上炕发正念了吗?想到这,我就把腿拿下来活动活动,结果真的一切都正常了,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我转身下炕到老伴那屋安慰她,我说:“真对不起,把你吓成这样,你看我好了,别害怕了,是师父在利用这事让我还业,并给我把病祛了。”我又倒了碗水给她漱口,然后再把她的呕吐物清理干净。老伴看我确实是好了,才松了一口气。她说:“你可把我吓坏了,也吓懵了,也没想起把你送医院去。”我说:“你幸亏没把我送医院去,如果那样还真麻烦了。”然后我们都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依旧发六点钟的正念,一切都很正常,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有一次,我开三轮车上山拾草,那山是个大坡,当我开到山顶时,车子一下掉挡了,快速的往山下滑,滑着滑着车又翻了,就这样连翻带滚带滑的到了山坡下的一小块平地,这时车后面右轱辘掉到一个坑里去了,车才卡住。当时自己吓懵了,车卡住后,我缓缓神才转身下车,下来后自己竟完好无损,这真是来取命的啊!再一看,往下再有十米就是深沟底。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有一天晚上出去发资料,天很黑,只听见前面有一条大狗在狂叫不停,我心想:我是来救人的,你不能再叫了。果然那条大狗哑然无声,不见踪影了。我就把这条街发完了。

当然这样的事不止一次,在师父的保护下,每次都有惊无险。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修炼的路上去师父利用各种形式让我们该去的各种执着心。

我记的在二零零八年在本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了,派出所的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他们要做笔录,问我事情的经过,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然后他们又问我住址、户籍。我说这个还用问?你们真的不知道吗?然后他们自己做了简单记录,正准备电脑打印,我一边坐着,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让他们什么也打印不出来。结果他们从电脑上打印出来的是两张空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当时我一个外甥也在现场,他看到这景象暗暗朝我笑。那个警察也感到很惊讶,就出去和所长嘀咕了几句,回来对我说:“你回去吧。”就这样我在那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家了。

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深深的感受到,你只要真正修炼,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大法的威力也会在你身上展现出来。

师父还说:“还有,一个人要想修炼,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讲了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吗?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对你的要求都要高的。”[1]既然这样,我们成为这宇宙中最珍贵的生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亿万年的机遇。那么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周围的一切,只能随着我们的变化而变化,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万事只能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不能被他们所改变。

二、坚持做好三件事

为了保证四个正点发正念,从一开始得法,我们就是每天晚上学法到九点五十,再炼功到十一点五十,然后发完十二点正念再睡觉。这十八年来从来没有间断过。把修炼视为生活中的一部份,象吃饭、睡觉一样缺一不可。吃饭睡觉可以随意点,修炼却不能有半点马虎。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我们村一百多户人家基本都退了,就是没入过邪党组织的也都明了真相,只有极少数中毒太深的人没有退出。

在发资料方面,我们不管有多少资料,拿回家后从不过夜,当晚发完。老年女同修在本村和上下村发放,我有摩托车就到远处发放。我们那个地区多年来也不知道发了多少遍了。我们会一户不落的把真相资料送到每户人家中,如果资料多了,我们就会翻山越岭到别的地区发放。

三、执着心的割舍

随着修炼的升华,心性标准的提高,我对名利也逐渐看淡。常人不管说什么刺耳的话,我很少动心。在去利益心上,知道要修成无私无我、一切为别人着想的新宇宙的生命。在此基础上基本能把心放下。一次我借了我村一个人五百元钱,不长时间我就还给他了。可停了半年后他又向我要那五百元钱,我说不是早给你了吗?但他一口否认说我没给他。当时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但转念一想,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不能动气,再者可能是以前欠他的,现在还上。所以逐渐这心就放下了。

还有一次到外边卖苹果,收苹果的人多给我算了二百八十元钱,回家我发现后,第二天就把钱送给他了。有一次在我家果园看见了一百元钱,我也没去捡它。就这样的事很多,我知道师父在利用这些形式去我的利益之心。所以每次都能过关。因为修炼人都知道,钱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而我们所得到的却是无比珍贵的德,生带的来,死带的去。所以从这一点看我们还能把钱看重吗?

对情的执着,去执着心看起来好象容易,但真正要去的时候真是把握不好。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性格软弱爱哭,再加上和他对像性格不合,每次回来看我的时候,他们总是闹矛盾,女婿还惹女儿哭。以前也没放在心上,心想年轻人哪有不吵架的。可有一次他们又吵起来了,女儿又伤心的哭了,这次真是惹恼了我,自己也没忍住,狠狠的把女婿数落了一顿,并说:你每次回来都惹我们不舒服,再这样以后你不用来了。过后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修了这么多年了,怎么竟做的这么差劲啊?不行我不能因为守不住心性而给大法抹黑,于是第二天我就坐车到了一百多里地以外的女婿家,向女婿道歉。

写出这些意在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证实大法。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