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去救警察

更新: 2018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初夏的一天,我们老俩口象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就出门向世人讲真相,这天去的地点是一座大型国家级公园,到了目地地我们就分开了,各讲各的,这样可以多救一些人。

老伴先碰上个小伙子,寒暄了几句,就引入正题讲真相,并帮他退了少先队,还送给他一个护身符,要他常念护身符上面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这人真相听了,也“三退”了,护身符收了,却暗地里报了警,还秘密跟踪着。对此老伴并无察觉,继续讲着真相。临近中午,我讲完真相在往回走的途中,离出公园不远的地方看见老伴正给一位老年男士讲真相,我就在她前方十来米远的地方坐下来发正念,让那位男士“三退”保平安。

就在这时我发现老伴背后有一身穿黑裤子、白衬衣并扎在裤子里的年轻男士(后来才知道他是国安便衣特务)看似在听真相,但眼睛不时在东张西望,有时还站起来一会,看来心中似乎有事。这引起了我的警觉,立马发正念清除他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如果他真心听真相就留下来好好听;不想听就赶快走。五分钟过去了他还没有走的迹象,我起身走到老伴面前轻声说我们往回走吧!没走多远,就被那青年招来的公园派出所警察,在大庭广众之中把我们绑架了。

遇到突如其来的情况

说实在的,在我拉着老伴往出走的时候,当时心里有点不稳,起了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但在被绑架的一瞬间我的心立马稳定下来,反倒没有了怕心。既然强加于我们的迫害已经发生了,那我们作为大法弟子的第一念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是要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勇敢去面对。我和老伴交換了一下眼神,立马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我们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切迫害,我们只听师父的,我们只做师父要做的,我们的一切请师父安排。

这时师父的法打進了我的脑海:“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们顿时感到身体高大无比,正念威力强大无比,那么他们呢只不过是很小很小的一点点而已,我们怕什么呢?只有他们怕我们的,哪有我们怕他们的理?!我们真的就神起来了。

那么再想想这次讲真相被举报、遭绑架、遇魔难是不是促成我们提髙修炼层次的一个机缘呢?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这样一想什么委屈心,什么怨恨心,什么不髙兴的心,什么魔难等等,通通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剩下来的就是感到他们很可怜的心,发自内心感谢他们的心,要给他们讲清真相,慈悲救度他们的心。

讲真相救警察

在警察的带领下,我们落落大方的在人群中走着,并面带笑容的大声向他们打招呼、问好!

也就两百米远的路就到了公园派出所。我们态度坦然,但警察们反应十分冷漠。派出所的房子面积不大,進了门象是一间值班室,再往里走是一个小四合院,有三栋并排的平房,办公房间的门都敞开着,都挂着竹帘,有一个六十平米左右的活动场所,在第二栋平房的墙边放了一张长条靠背椅,人们在院子里讲话声音稍大一点,全院都能听得见。

進了派出所老伴去了洗手间,好一会没回来,我走到院门口一看,有好几个人围着她呢,我急忙走过去问,你们在干什么?老伴说他们拿走了我的老年证,还要问我们的身份证号码、家住哪里?我说我不能告诉你们。这时那个绑架我们的中年警察恶狠狠的说,亏你们还是炼法轮功的,不是讲真善忍吗?你老老实实的回答问话,那才叫真善忍咧!老伴说,我们师父讲了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配合邪恶,因为你们做的是犯罪的事,我们告诉你们了,那不就是在帮你们犯罪吗?我们决不能这样做啊!他看问不出什么来,就拿着我们的老年证上网查询去了,过了好一会,听到房间里有人说,查到了,他们是某某派出所管辖的,通知他们接人吧。

接着老伴的话,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我说,我们为什么说你们的举报、你们的绑架、你们刚才的问话是在犯罪呢?因为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们俩原来都重病缠身,什么药都治不好,炼功三个月,所有的病都彻底好了,至今就再也没吃过一片药、没看过一次病,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大法要求炼功者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些难道不好吗?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中共一言堂媒体捏造莫须有的罪名诬陷法轮功。说法轮功是什么“×教”是江泽民自己信口雌黄对法轮功的诬蔑,他的话不是法律,相反,迫害民众信仰是违法违宪的。中共所有的涉及法轮功的公开文件中,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通告,到公安部的通告,再到全国人大的决定,都没有定性法轮功是什么“×教”。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五年中国公安部先后发布《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消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和(公通字‘2005’39号)通知中“关于现已认定的邪教组织情况” 共有十四种,这里面没有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法制晩报》又重申了这十四种邪教,根本没有法轮功。这无疑表明了现执政当局承认法轮功是合法的,从而用这样一种方式公开否定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诬蔑。你们现在还在秉承江泽民的指令,在公共场所绑架法轮功修炼者,这难道不是在犯罪吗?

他们在默默的听着,态度开始缓和,板着的面孔也在渐渐舒展。

这时我们居住地所在派出所的两名警员来了,年龄在四十左右。他们面带笑容的作了自我介绍,我们也向他们问好,并说你们辛苦啦,随后他们也站在那里听真相。

为了继续讲真相,我们说我们站的有点累了,公园派出所警察就让我们坐下来。接着我们重点讲了江泽民是如何利用公检法司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讲了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高价出售,犯下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血腥暴行;告诉他们江泽民等一伙罪大恶极,已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被当地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向所在国提出控告;国内自二零一五年以来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向两髙控告了江泽民。人们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等名义上是因为贪腐被抓,实质上是因为残酷镇压法轮功而遭到了恶报;告诉他们法轮功目前已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受到各国人民的尊重,只有在大法的发源地——中国遭到迫害。

我接着强调了新的执政当局最近几年在法制方面出台的一系列新规定,如: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决定》明确提出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中政委‘2013’27号),明确规定“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对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的违法办案行为,依照有关法律和规定追究责任。”这是明确的告诉公检法司人员你们对自己的办案行为要终身负责。又比如国家《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错误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我问他们:这些新法规的出台,那对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来说,是不是一个紧箍咒呢?

我说,上面讲了那么多,列举了那些个法律、法规、决定,特别是最后的那两条,你们是不是听说过、阅读过、认真硏究过?好好想想吧,该给自己留条后路了。

老伴补充说,江泽民一伙规定的“执行上级命令的,不追究人民警察的责任”的条文,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中删除了。现在仍然以此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公安和警察应该清楚,你们什么保护伞都没有了。请想想,你们还要这样为江泽民卖命吗?你可以不替自己着想,难道你就不为妻子、儿女、父母着想吗?

妻子说,我们跟你们讲了这么多,就是让你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违法的,你们明白了这些道理,就会知道如何做了。江泽民把你们往火坑里推,我们是在把你从火坑往外拉啊,我们图什么?我们什么都不要,我们只是按照师父的教诲慈悲的救度你们,使你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一般是一人讲真相,一人发正念,有时我们也两人同时发正念。当我们离开时,我们在派出所的院里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院内的警察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听得见,因为我们就是来洪扬大法的,就是为救他们而来的。期间只有一个年岁较大的警察说了一声:“你们还在喊哪!”我们笑了笑继续喊。

直到离开这里,再没出现过任何干扰,而是气氛越来越缓和,环境越来越宽松,站在我们面前的警察都微笑地看着我们,一些陌生的面孔从房间出来了,绑架我们的乃至举报我们的人也面带歉意出门相送,他们都在值班室过道两边像排队式的站着。看到那个举报者站在人群的最后边,老伴走过去慈悲的嘱咐他:“希望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做笔录零口供

我们居住地所在派出所的两名警官和气的说,咱们去所里吧,我说请出示你们的证件,他们说很抱歉我们没有带,我说那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呢?这时他从黑色公文包里拿出一张A四纸复印的我社区片警的正反两面的身份证复印件,我笑着说走吧。

上车后没多长时间就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俩带到了一间能做笔录的房间,办公桌上摆着电脑、打印机、摄像头等,和他们坐椅对着的地方摆上了两把靠背椅,他们很客气的说你们坐下吧。这时其中一人走了,另一人说一会片警来,你们先休息一下吧。

这里派出所工作人员说话做事比较文明、理性、礼貎、和气,毕竟他们接触的大法弟子多、机会也多,得到大法信息来源广、数量多,对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又耳闻目睹,对大法弟子的言行举动有所了解,使他们对法轮功逐步有了比较正面的认识。他们还特地给我们买来了矿泉水和方便面,并说你们可能饿了,就随便吃点吧。我们说不饿,水我们喝,谢谢你们的关心,你们的好心一定会得到好报。

鉴于这种情况,我们就没有像给公园派出所警察讲真相那样去讲了。重点讲的是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他下台十五年了迫害还在持续,尽管势头越来越弱了,那是因为它背后有共产邪党的支撑;讲了善恶到头终有报;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但最终把他自己迫害倒了,也把共产邪党最终迫害倒了,现在“三退”人数已达两亿八千多万,共产党的彻底解体近在眼前。

在当地派出所我们大多数时间是用在发正念上,发正念和其它洪法形式交替進行,总之,迫害不止,发正念不止。我们也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声背诵师父的《论语》,大声朗诵《洪吟》诗词等。有时我们也小声商量点事。在这里的警察在看着、听着,想必心里也在想着我们的所作所为,他们没有说话,也从不干扰,显得很平静。我们的洪法活动,使得整个派出所的空间场变得非常正,正的能量也很强,这为结朿对我们的这场迫害做好了铺垫。

该派出所警察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做笔录。开始他们说要送我们去公安分局做笔录,我们说做什么笔录,我们又没有犯罪。他问:“我们说过你们犯罪了吗?就是俩口子吵架到了我们这也要做笔录啊!”我们说要做就在这里做,到什么分局,我们绝对不去。他们说这是上级決定的,我们说你们上级说的不算。他问谁说了算?我们说我们师父说了算,我们只听师父的。

他出去了,随即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操控警察背后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这件事朝着我们所需要的方向发展。结果正如师父所说的:“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2]大约个把钟头他回来说,不去分局了,就在我们这里做吧。

他说那我们就按程序来吧。他问我老伴:你的姓名?老伴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问:家庭住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记录完以后问老伴:“你看笔录内容吗?”老伴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问:“你签字吗?”老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好啦,你的笔录做完了。” 警察说。老伴的回答顺利过关了。

“下面该你的啦!”警察示意我。警察问我的问题和顺序与老伴完全相同,我也一律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过问我的问题多了一个:“今天去什么地方了?”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的笔录就这样做完了。这位警察说,他还得拿这个笔录去分局备案,走走形式吧。

这就是正念的作用,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我们到家已是晚上十点钟了。这次经历,前后历经十个钟头,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平安安回到家。师父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的法理再一次得到了证实。

我们立刻点上三炷香, 给师父磕了三个头, 谢谢师父的精心安排、呵护和救度之恩。

向内找

回顾这次被迫害的经历,向内找,我们有些做得不尽如意的地方。比如当时正值儿孙回国度假,一下子家里添了五口人,使我们原来宁静的环境变得有些乱:学法少了;发正念少了,且有时难以入静;讲真相也少了,过去几乎我们每天都出去讲真相,他们来后我们只能两人轮流出去证实法救世人;嘴上说讲真相注意安全,思想上有些麻痹,以至于被邪恶跟踪还毫无察觉。虽然当我发现老伴讲真相背后有人偷听,情况异常,立即发正念清除操控此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赶快离开,但五分钟过去了仍不见行动,心里有点急,走过去拉上老伴往出走,但忘记把对方定在那里不动。如果我当时不走,坚持发正念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直至彻底解体那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自动离开,或者把他定在那里不动,也许就是另一种结果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