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否定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出来之前,我一直处于一种难中。在认真的读完这本书之后,我才明白旧势力对我的这种细腻的安排,以及我为什么走不出这种魔难的原因。

我在看这本书之前,有两个大的问题,一个就是困、懒、乏,再就是守不住一思一念,脑子中总是在翻江倒海。这两个问题让我非常苦恼。

先说第一个问题吧,大法弟子晚十二点发正念,我就很难坚持,晨炼很难准时起床,而且困的时候就是当时非得睡过去不可的那种困,看书常常睡,打坐常常睡,在学法小组别人读法的时候,我说睡就睡,眼睛一闭不到一秒钟就开始做梦,梦稀奇古怪,同修拍我一下,我才从梦中醒来。因为晚上经常错过发正念,早上晨炼不醒,好不容易按时醒了,要不就是打坐睡过去,要不然就是早上六点发正念单手立掌在那里摆姿势,实际又开始做梦了,要不然就是睡回笼觉了。坐着就睡过去,盘腿时腿疼都不影响我睡觉。有一次我晚上发正念睡过去了,盘着腿睡了两个半小时,等我醒来的时候腿已经疼木了。

我一直非常奇怪,我当常人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贪睡呀,当年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是熬夜学习的,就算非常缺觉白天也能坚持,怎么修炼了连当常人的状态还不如了呢?这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问同修,同修有的说要多学法,有的说是有执著心没去,有的说应该多发正念,有的说应该向内找等等。这些问题我都想过,我也注意这些方面了,是好些了,但是还是很困。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出来之后,我觉的很吃惊,没有想到邪灵是如此细密的安排,但是看得比较快,看了两、三遍,然后就放下了,仅仅是在有空的时候听听录音。后来一位同修跟我说,她看这本书,一句一句的认真看,理解意思,才看到十多页,就后背疼的不行。我说这好呀,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然后我就想起以前,师父点化我看《解体党文化》这本书的时候,我当时也是看一句,然后用法来对照。

看完《解体党文化》的上半部份,我就开始不断的吐痰,然后流鼻涕,发低烧,浑身疼,我当时悟性不是太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师父给我脑子中打过来一句,“来的也太猛”[1],这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疯时提到的,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因为我看《解体党文化》这本书之后,思想中分清了党文化,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时的反应。但是因为党文化毒害太重,《解体党文化》的下半部份,我还想象这样看,却感觉看不入心了,也没有办法再这样对照着看了。

这一次,我在同修的提醒下,我开始看《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也是这样看一句,然后想一下法中是怎么讲的这个问题的,真是句句入心,这样做下来,感觉每一句话都在破除我对应的党文化思想,还有我背过很多法,包括《转法轮》,关键时刻,法的威力就显示出来了。比如我看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里某句话时,我就想,师父在这个问题上是怎么讲的呢?马上,相关的法就出现在脑子里,然后我就明白了。现在想来多背法真是好处多呀。如果对照不了,想不起法,把这本书中的意思记忆下来,也是一种不错的方法,这个办法我也尝试过,效果也很好。

如果生活中遇到这种现象时,马上就与书中提到的内容对上了,能够分清党文化了。比如孩子回家说:“妈妈,同学说他们爱国,平时说话中就说要打死小日本,说我不爱国。”要是以前,我虽然觉的孩子同学说的不对,但也说不出原因,只好说不跟他们一般见识等话来安慰孩子,但是现在明白了,就可以对孩子说明白一些“那不叫爱国,是党文化中的恨,共产党就是以恨立国,让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仇恨,让人恨日本、台湾和美国,然后让人心中充满仇恨,背离善,善念越来越少,最终失去得救的机会。同学其实也是受害者,你不要怨他们。”

这样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看完一遍之后,再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真是句句入心。接着我发现我变的比以前精神了许多,那些令我头疼不已的“困”少了很多,回笼觉基本没有了,白天也没有以前那么困了。我明白,因为党文化对应的是邪灵,邪灵不清除可不就是让我困困困嘛。还有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少了许多,其实道理和困是一样的,就不多写了。

当然,我现在头脑中的党文化还是不少,我还不能放松。因为在这个毒汁中泡大的人,可想而知,得有多重。党文化还有另外一种表现,就是专门去指出别人问题,态度强势,对方不改还不行,强加于人,专门修别人。这种同修也不少,很多同修多多少少都带有这个东西,只是程度不同。我也是属于从开始的自私状态,到现在有点强势的状态,别人不接受自己意见偶尔愤愤不平,现在明白应该是做而不求,我正在改正。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