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著心的几件事

更新时间: 2018年06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回望当初得法的时间,那是一九九九年的“五一”放假休息,刚刚发生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進展情况还没有传到我家当地。我得法修炼,不是因为病痛、不是家庭破裂、不是没有生活出路,而是我老妈说:“你炼吧,这功法真的好!反正放假你有时间,我教你炼动作。”我从一九九六年给老妈买回大法书籍后,就看着老妈一步步从病痛、生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再细细一想,当下决定:炼!从此,進门了!

从当初得法时刚刚上班不久,到现在再过几年都快要退休的年龄,十八年了,我把自己修炼中的几件事情和同修们分享。

修炼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特别是修心,总是反反复复出现,执著心一点一点去掉。我原来性子很强,作为一个女生,可以用“暴躁”来形容,稍微不对,就生气了。

工作二十年来,也换过几个工作,二零一三年,到一所学校行政办工作,发现领导(党委书记)处理事情的方式完全是党文化那一套,真是一点都不差的,和我的处理方式在根本上就是冲突的,几件事情下来,我挨了好几回骂,最后一次挨骂是在二零一五年十月。

我和员工们一起连续上了二十一天班,中间一天都没有休息过,还有几名员工接下去还要继续值班,要连续上班二十六天。于是,在领导办公室,我说,让他们休息一天吧,大家已经上的很疲劳了,这样工作状态、效果也不好啊。结果,那领导一听,指着我鼻子,大骂了一顿,声音之大,情绪之激动,说什么,要站在领导层面上去管理,怎么能站在员工角度上,帮员工提意见呢?当了几十年的书记,还没碰到过像你这样替员工说话的……,骂了我好一阵,我觉的他是骂到累了的时候,终于消停了。

而我当时只是愣了一下,随即却只是觉得悲哀:这样的人,当真是像法中说过的,已经完完全全迷失在党文化毒害之中了。我完全没有想要跟他多说一点点的意思,我等他骂,骂完了我就走,一声没吭,回到自己办公室,该干啥干啥,然后,等一学期结束,我辞职了。

回想起来,那时,我突然有一种“我提高了”这样一个感觉。是一种从心里冒出来的认识。我以前的话,一定气得不行,面红耳赤,还想要辩解一番,为自己的提议抗争一番,接下来几天饭都吃不下,光顾着生气,还要找几个好友说道说道,才觉得解气,争斗心是非常明显的。

虽然,一進校门,我就觉得领导的党文化太重,我就有意识按照大法的要求,想慢慢的改变领导的想法。可是,这一次是彻底的消去了我想改变他想法的心。但是这次,我没有生气、也没有辩解、也没有什么愤愤不平的情绪、也没有受打击的低落、我很平静,也很理智,冷静的看着他骂我,感觉很神奇,像是旁观者看着一个人表演,我只是一个观众,只需要看着,不需要改变什么,也不需要去考虑什么,就这么简单。心态!是心态变了,心境开阔了,心性提高了,就觉得没什么值得生气的,波澜不惊,泰然处之。然后,自己做出离开的决定,毕竟不再适合继续呆下去了。现在想想,这就是提高吗?自己都觉得惊讶,原来这样就是提高了呀!

这是一件挨了不少骂,“被动提高”的事。我再说一件“主动提高”的事。

由于我在写文章,帮同修修改文章上还算行,所以,老妈总是在学法小组上帮忙揽下一些活给我做,大部份是与使用电脑相关的,帮忙“三退”、修改同修文章、打印文章,并上传明慧,当然,全是不会电脑的老年同修的文章或三退名单。

几年来,我一看到这些文章,我顿时就觉得头疼:错字、掉字、词不达意。通常我都是一边打字,一边连猜带蒙:嗯,这个话,应该是这个意思吧?整篇文章打下来,感觉好累好累。但我并不是瞧不起老年同修,毕竟老年人状态和年轻人不一样,人家也不容易啊,人家总还写了文章来交流吧,还有好多年轻人还没写呢。

但是,怕麻烦的心总是有,特别是老妈的文章,好几年来,每次将手稿放在我手里时,我就忍不住烦躁:每次都要写,还从来没发表过,看看,都写的啥,这些字我都要猜,这个意思我都要蒙,还有这个顺序,完全搞反了哇……总之,各种不满意,就是不高兴,不想做,嫌麻烦。

老妈也生气:不就是找你打个文章吗?我自己会的话,还用你吗?打文章对于你来说,好简单嘛,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都有各自的理由,于是,在这个过程中,吵架了,生气了,还要气几天,不给你打了!互相不理睬。事后想想,又觉得可笑,这种事,还要生气?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又继续打文章,然后,又继续生气。以前,打个文章,要好长时间。

现在,老妈时不时就兴冲冲对我说:“我又给你揽活回来了。”我平静的说,“嗯,没事,揽吧,随便揽。”但我还是一边打字,一边不开心;仍然是在心里一边数落着,一边继续连蒙带猜,但是,我不生气了,也不烦躁了,也不挑剔别人的文章写的不好了。我总是打着打着,就停下来深深的叹气!每当看到我叹气,老妈就捂着嘴在旁边笑。老妈说:其实我们都提高了,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嗯,我是提高了,每次打完文章,我都会总结,都会去找自己,都会去学法,渐渐的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去理解别人: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状态,这么大年纪了,能积极参与明慧网的征文,在各种情况下,(有的要带孙辈,有的要料理一大家人的家务,有的要出去讲真相,有的是家庭资料点,事情多,还有的是文化程度不高,写文章困难等等)挤出时间,写出这样的文章已经很不容易了。说到底,还是心性问题,多学法,同化法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主动提高上来了。

最近,还发生一件在去执著心方面最简单而又直接的事。我一直喜欢吃零食,每天都要有零食:不管是甜的、咸的、辣的、饼干、面包、糖、瓜子、花生,只要是零食,都吃。这是个什么心啊,不说都知道其实已经很严重了,好吧,看着每天学法,炼功,做三件事,到了晚上,还是继续吃零食,甚至有一天下午出去,回家的时候,不仅买了当天晚上的,连第二天晚上的都一起买了,心想,免得明天晚上又跑出来买一趟。结果,当天晚上牙疼。第二天,别说零食了,连正常的饭、菜都吃不了,只能吃很软的稀饭,放点酱油,这样了,还是疼,一顿饭,吃得个眼泪哗哗,足足一个小时,吃進一小碗。其实自己有什么执著心,都明白,就是不想去,这下好了,看你怎么办吧?当我真正下定决心去掉这个执著心的时候,也就第二天,牙不疼了,微微还有一点酸。

修炼了十几年,有很多事情发生,或大或小,有些自己认为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有在同修看来真不错的过往,其中的感受只有自己最清楚。篇幅有限,只说近几年在心性提高上的几件事,通过书面交流,对自己也是一种提高。

我修炼,从一开始就看不见、听不了、接触不到,中间也有过灰心,好几天情绪提不起。但是,唯一没有变化,没有起伏过的就是信。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从一开始确定,就再也没有改变过。虽然,有时郁郁寡欢、情绪低落,不想学法,不愿炼功。但是,再不济,再失落,我却从来没有产生过“怀疑”的心思。

那么,我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执著心,这么深,以致自己不愿意去碰,不愿意去挖,小心翼翼的藏着。现在,虽然失落的时候很少很少了,但总觉得还有,偶尔会不愿学法,觉的炼功很麻烦。我就想,这样怎么对得起师父呢?现在的每一分一秒,都是师父的承受换来的,还有很多的众生在盼望我,我这是在干什么呢?!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做好了吗?用心的成度够了吗?真正的把师父把大法摆在首位了吗?嘴上说着: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在行动上是真的吗?心里隐藏的是真的吗?只有不辜负师尊的期望才是真正的感谢!要想真正感恩师父,那就拿点真实的行动出来!

这里勉励自己不要懒惰、懈怠,一定要勇猛精進。也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相互鼓励,共同精進。

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