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承担救人项目 证实法的伟大

更新: 2018年06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从加拿大移民到美国的第一站就是波士顿,也是在这里得法的。此后的十多年,就是在这座城市修炼、讲真相救人,经历了一次次历炼和境界的升华,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感谢RTC平台。现在我就简单介绍一下近两年开展地区证实法项目中所经历的考验及心性提高的过程,希望能够与大家共勉。

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以后,可能是师父的点化,也可能是修炼状态到了这一步,突然觉的象过去那样天天上班,回家学法炼功,晚上到平台打电话救人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悟到了这一点,我决定主动承担项目。可是从悟到法理到决定付诸行动,经过了几个月的挣扎,其中舍弃常人心,放弃个人利益的痛苦过程,可谓剜心透骨。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一旦我选择了这条路,未来的修炼必将充满了艰辛,充满了挑战。安逸舒服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也的确如我所料。由于师父的加持,在这之后的两年里,我开展了几个针对主流社会、州政府讲真相的项目,同时在本地同修的配合下开辟了哈佛广场讲真相点至今。

二零一六年七二零之前,我就有一个心愿,要针对哈佛大学组织讲真相反迫害活动。哈佛作为全球最著名的高等学府,长期以来就是中共進行海外渗透的重点,而且哈佛的影响力遍及全世界,所以那里的师生员工是我们必须救度的对像。当地学员已经好几年没有针对哈佛讲真相了,剩下的时间就是给我们弥补的机会。于是二零一六年七月末的一天,我安排当地同修在哈佛三个校门口同时讲真相,过程中遇到很多有缘人。事后,有同修与我交流,希望哈佛的真相点能够坚持下去,因为它太重要了。在哈佛真相点开辟的当初,正值本地刚刚发生在另外一所大学的真相点受到严重干扰的事件。我能够感受到同修们整体上对哈佛这个新真相点的担忧,对能否坚持好这个真相点的怀疑。尽管如此,我心里想的是,救人是第一位的,我不承认,师父也不会坐视旧势力插手破坏而不管。哪怕今天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这个景点讲真相,我也要坚持下来,因为这是救人的需要,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

说来也是师父的安排,真相点开辟不久,正好有两位从大陆来到美国的同修,希望尽快加入当地证实法的项目,主动要求承担哈佛真相点的任务,周末则由我们全职工作的同修补充,后来又陆陆续续有其他同修参与進来。于是从那以后哈佛校门口成了一个一年四季长期的真相点,特别是夏季旅游高峰期,几乎每天都有当地同修坚持在那里讲真相,兑现着救人的誓约。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对我们救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意识到,不能仅仅局限在街上发资料,随机讲真相的水平上,要加大力度。于是在二零一七年七二零,我又组织了在哈佛广场的反迫害集会。因为是在神韵交响乐推广期间,为了尽量不占神韵项目的人力资源,这次活动从申请许可证,到活动计划安排,主持人讲稿,音响设施配备安装,真相资料准备,人员召集,车辆运输,自己都亲力亲为,操心到每一个细节。在准备过程中只有一位西人同修和家人同修默默与我配合,也因此觉的压力很大,自己又是第一次承担这类活动,生怕哪个环节出什么意外,更担心到时候没几个同修参加活动,场面冷清。总之在之前的两个星期,思想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身心疲惫。但我不断提醒自己,在师尊为我们用巨大承受换来的最后时刻,每分每秒都是为了尽量多救人,一个真修弟子在这个时候就是要有勇气去承担。神都在看着呢。

那天来支持的同修有三十多位,平时不太走出来的同修也成了当天讲真相的主力。我们在这次活动中接触到电视台编导、公司高管、哈佛学生学者、大陆民众和各国游客,他们中有许多人通过我们的真相信息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由此我再一次深切体会到了面对挑战时信师信法的重要,正念能改变一切,能创造奇迹。同时圆容整体,少抱怨,个人承受的过程就是一个境界升华的过程,也是为众生得救所必须的付出。那天,从早晨阴云密布到活动结束时,天高气爽,艳阳高照,大家都感受到另外空间场被大法弟子清理得很干净。

哈佛广场的这次活动再一次让我感受到救度当地众生的紧迫。正巧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期间,我参加了英文媒体的一个交流会,澳大利亚同修分享了他们通过真相电影救度当地主流精英的成功经验,当时我头脑里就有了一个想法,要在波士顿地区通过电影研讨会让更多主流精英了解真相。这个想法我酝酿了几个月,借着这次哈佛广场反迫害活动的成功举办,我决定付诸行动,首先在哈佛广场的独立影院尝试。

于是我和先前合作的西人同修一起,联系哈佛广场的一家享有声誉的独立影院,由于申请过程進展缓慢,对方态度怠慢,西人同修甚至怀疑影院被中共收买了,就在看似无望的时候,突然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放映时间。看似幸运,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考验的是我们的正念。紧接下来我们面对的就是市场推广的问题。我和同修达成共识,要走市场路线,卖票。因为观众群是主流人士,电影又是严肃的人权主题,所以不是免费就能吸引特定人群来看的,卖票不是问题,关键是要推对了地方。

技术层面上的问题幸好有澳大利亚同修帮我们把关,指导我们如何运用网络社交媒体推广,可无时不在的恐惧、焦虑却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怕到时候没几个观众,一百多人的剧院,就几个大法弟子撑场面,台上嘉宾面对台下空场,我一想到这个情景,就吓得心里一哆嗦,甚至产生推迟放映时间的念头。压力之下,我甚至后悔请嘉宾到场,因为怕场面会很尴尬。虽然明知道这种状态是严重干扰,可我怎么才能消除自己的负面情绪,战胜自我呢?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法:“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于是我就静下心来想了想自己害怕的根源是什么,是怕做不好救不了人?还是怕万一失败了,赔钱不说,自己在同修、在演讲嘉宾面前丢尽面子?站在法上考虑分析问题后,我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是放不下证实自我的心,维护自尊不受伤害的心,执着于名利情。带着这颗不纯的心,如何能做到坦坦荡荡,正念正行去救人?于是我告诉自己,把个人的一切得失都放下,大不了丢面子赔钱。让自己纯净起来,全力以赴,这样旧势力就钻不了我的空子,师父就会加持我,大法就会展现奇迹。

在最后的十天,我的状态调整到了最好,突然觉的内心平静清亮了许多,不再患得患失,怕这怕那。稍有动摇,我就用正念归正自己。其实我们的推广工作从一开始干扰就很大,开演前的一个星期,只卖出三张票(有一张还是我自己买给家人看的),YouTube的广告被迫撤下,公共电视台的广告无故被推迟,只播放了两天,给主流精英发邀请函,因为格式内容不够专业,开始一周发的效果也不好,没人买票。我告诉自己,这都是假相,是考验。我知道我们的推广策略是对的,救人不是多花钱了就能达到效果,至于送票,白给的东西别人不会珍惜。我就按部就班,该做什么做什么,剩下的就全由师父安排了。最后的一周,当地几个同修也参与進来,帮助我们做最后的冲刺。我们发邀请函,走访主流机构,在主流聚集的地方贴宣传广告。那几天我心里空空的,唯有一念,就是要在实践中证实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就在这时,家里厨房装修出错,我被告知要花钱重做。我知道这又是干扰,就没往心里去,一切等这个项目完成再说。同时我感到那段时间师父在另外空间给予了我巨大的加持,尽管没有时间正常炼功,学法也是抓空档零零散散的学,可是自己的正念和身体状态一点没受影响。在单位里,连着两个星期,我管理的系统都特别安静,没出任何问题,也没人找我做技术支持。从而给了我机会抽出时间做推广。这都是师父在另外空间给安排好了,加持我完成这一使命。

在电影放映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同修打电话告诉我,网上有十三人买票了。我心想,法的威力在这个空间展现出来了,继续努力!活动当天一早,我到剧院查看电影宣传广告的张贴情况。正碰上剧院市场部经理,他告诉我,他看了影片介绍,感到很震惊,他由于腰部扭伤,不能坐着看当晚的电影,但会全力支持我们,把活摘真相影片的网上链接发给剧院影迷圈子里的观众。他最后说,我这点腰伤和你们(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苦难根本没法比。我听完他说的,心里感到,无论晚上有多少观众出席,这个活动没白做。而且我有一种预感,晚上的电影会有出乎意料的结果。

到开演前半小时,一百多人的剧场坐了八、九十人,有观众一楼找不到座位,只好上二楼。除了前来加持的少部份同修外,绝大多数都是常人,有医生、学术精英、人权机构组织成员、电影制作人、普通市民和高校学生等等,其中还有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观众中除了一些拿免费学生票進场的学生外,其余都是在网上或影院当场买的票,这类观众占了三分之二。很多观众参加了影片后的圆桌讨论会,表示愿意协助我们通过州议会法案制止中共活摘。我们的推广起了作用,关键时刻,伟大的师尊加持了我们。

当天演讲嘉宾之一的大卫﹒乔高先生对我说,黛安娜,你之前告诉我可能没几个人来参加这次活动,事实完全不是那样。有这么多人买票来看电影,你应该对自己,对你办的活动更加有信心。我想这是师父借乔高先生的话在鼓励我。我们把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这就是成功的关键。很多同修通过这次活动看到了大法在救人中的威力,常人观众跑过来与我握手,感谢我们举办了这个活动,并且告诉我,除了你们(大法弟子),这个社会没人会组织这个活动,你们要继续你们做的。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所有的付出,所有经历的煎熬都是值得的。

事后有同修发短信祝贺我通过这次活动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而对我而言,救人的结果,得救的众生应该是最高兴的,因为他们的生命有了未来的保障。让我最高兴的,不是救人积了多少威德,而是我通过自己的这个实践过程,证实了师父法的伟大,其间从不确定、惶恐、孤独到坚定、坦荡、无畏的去面对,这个过程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法的伟大是真实的,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去相信他,实践他。而这个实践和升华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者真正属于自己的财富。时间紧迫,借此机会,希望更多的同修能够跨出关键的这一步,放弃所有人的顾虑,去主动承担救人的项目,去实践,去证实,去感受法的伟大,正象师父说的:“你们付出的再多和你们将来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3]

最后补充一下,在活动的第二天一早,我的房屋建筑公司告诉我,由于他们的失误,造成我家厨房装修错误的损失,由公司承担,他们将免费重做。我心里释然,正如我所料,一切干扰都是假相,是用来关键时刻考验我的正念。坚持正信到最后一刻,师父都会替我们化解。在此借用师父的话和同修共勉:“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4]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