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

更新: 2018年06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当神韵的大幕拉开,师尊“随我下世、救度众生”的声音响起时,我瞬间感受到师尊那无量的慈悲穿越环宇,穿透我的整个身心。我感到自己全身战栗、眼睛湿润、久远的誓约隐约在心中回荡。我整个身心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那种生命得救和业力被消掉之后的欢乐无以言表。

回顾自己二十几年的修炼道路,无时无刻不在师尊的保护之下。利用这个机会,我把自己最近修炼当中的点滴心得在这里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关

二零一六年下半年,我经历了一次身体上的巨大魔难。先是吃不下东西,晚上胃部疼痛彻夜难眠。我不断的发着正念,白天我照常工作和参加“汽车之旅”, 情况时好时坏。

一个多月后,突然身体开始消瘦,体重在几天之内消失了几十磅,只剩下皮包骨。剧烈的疼痛也从胃部转移到阑尾部,当时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气若游丝。但是我心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要跟师父回家的一念非常的清晰。在难以形容的痛苦与纷杂的意识中,我集中所有的精神反复想着,我是师父的弟子,旧势力根本不配来考验我,即使有漏,我也会在大法中归正。

当地的同修们一起帮我发正念、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有的同修看到我意识模糊,无法清晰的背完《论语》时,很是担忧,甚至动念要不要送我去医院。家里不修炼的家属也十分忧心,想强行送我去医院。

但是,我清醒的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师父早已把我的身体调整到没有病的状态,出现的这些魔难都是假相,也都是好事,是让我在过关中提高心性、转化业力和长功的。我对家里人说,我现在意识清楚也能说话,即使送我到医院,如果我坚持不看病,这里的医院是会尊重我的决定的。我也告诉他们如果一个人命不该绝,去不去医院又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多承受些痛苦,消掉些不好的东西而已。如果这个人已经到寿,该走了,医院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但是,修炼人的一生是可以改变的,师父为我从新安排了修炼的路。只有走在这条路上,才有希望得救。此时强行送我上医院,岂不是让我失去了唯一可以得救的希望,反而害了我吗?我对他们说,如果真的关心我,就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求师父救我。家里人尊重我的选择,开始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时,我只能靠着柔软的垫子炼静功。身体上的疼痛远远超出了盘腿的疼痛,因此,我比较愿意炼静功。但作为修炼人,我知道每天炼完五套功法是一定要做到的。虽然我极度虚弱,疼痛难忍,炼抱轮时,坚持不了两分钟,但决心一下,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咬着牙炼完了整套动功,炼完身上全部都湿透了。之后,虽然每天一想到抱轮就发憷,从早上拖到下午,但是我不断的鼓励自己要坚持,就再没有间断过。

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1]

我心中十分清楚自己要正念正行,但是康复的过程比想象的要慢很多,旧势力像是要故意把魔难延长,来消磨我修炼的信心和正念。我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气馁,虽然自己不争气、一路上磕磕绊绊,但是毕竟跟着正法的洪势走到今天,一定要跟着师父回家。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脱胎换骨,先是胃部、然后是右下腹处和心脏部位,再后来是肾脏和肺部,接着是四肢,每个阶段都很痛苦。在这个过程中,我晚上只能朝一个方向侧着身子躺下,而且无法入睡,脑袋里象开火车,嗡嗡的似有千万种杂音在回响;头发几乎掉光,总之除了维持生命以外,所有的身体机能都停止了。

我每天坚持大量的学法、炼功、向内找。从修炼开始点点滴滴,能找到的执着都找出来了。我看到自己没有了修炼之初的那种纯净与精進,平时没有严格要求自己,遇到事情就事论事却没有找自己,有时表面上做到了,心里却没有放下;我看到自己陷在做事情上,把做事情当成了修炼,甚至衍生了急躁的情绪和证实自己的心;我看到自己生出了安逸之心,追求常人中的舒服和享受、不愿听不好听的;我看到自己的怨恨心无处不在……

就拿怨恨心来说,它在我的修炼中如影随形,难以去尽。我自认为是个不与人计较的人,宁可自己吃亏也不亏待他人。可是,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慷慨和宽容,并不是修炼中修出的慈悲。因此,内心深处总是渴望得到认可,希望别人夸自己好,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根子上是为了自己的名。当事情出现时,往往是觉的自己没有错,甚至自己还付出了很多,就感觉特别委屈,从而心中忿忿不平,忍不住跟其他同修叨叨,还越说越气。很长时间,我都处在这个状态当中。我认识到自己虽然有所觉察但没有真正重视去掉这个执着,停留在了表面。于是我下决心去掉它,发正念时,针对这个执着,特别加上一念,去掉“怨恨心”,相信它在另外空间也是一个灵体,能够被正念解体。

我还认识到自己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很多事情冲在前面,觉的大方向对了就没问题了,对同修指出的自己的一些小毛病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去找出背后的执着。平时碰到的、听到的都没有重视起来,甚至还觉的自己心胸大度,什么都不计较。其实就是没有养成向内找的习惯。在生活中和工作上,我们碰到的所谓小事其实都是冲着我们很顽固的心来的,一不留神就错过了提高的机会,并成为邪恶迫害的把柄。师父告诉我们:“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2]

当地的同修也组织集体学法和交流,找出大家对我长期以来的依赖心、认为我修得好的心、以及各种负面的想法等等,在法上提高上来。

因为过关历时半年,期间疼痛在身体不同的部位转移,表面上没有很大的起色,因此心中着急。最大的痛苦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执着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来迫害,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闯过来。在极度痛苦时,心中偶尔飘过干脆放弃这个肉身的念头,但很快就会升起正念,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

后来,干脆我什么都不想了,不再纠结自己的执着,认定自己是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去执着、提高心性,走过了可歌可泣的二十年的修炼道路,旧势力根本不配来考验我,因为就算有执着,也会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去掉它。

就这样,身体开始恢复,体重开始增加,从七十几磅回到一百一十多磅、也长出新的头发、手脚脱了层皮又长出新皮。 在这个脱胎换骨的过程中,我心中充满了感恩与惭愧,不知道师父耗费了多少的心血,只希望自己能从此精進不止,不再让师父操心 。

经过这次魔难之后,我才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感到自己二十多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没有好好修,甚至是不会修,因为不会真正找自己。修炼人应该形成一种向内找、向内看、向内修的机制,形成一种状态,而不是碰到事情都往外推,为自己辩解。只有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遇事向内找,修好一思一念才能走好今后的路。师父说过:“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3]

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旧势力根本就不配来考验我们。那么作为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就能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需要我们按照法的标准严格的向内找,在自己心性的提高上下功夫,去掉执着心,才是真正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否定旧势力的干扰 消除间隔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4]

经历过身体的巨大承受后,我感觉自己真的从“为私、为气、自谓不公”[4]的境界中开始升华,没有了那些业力的羁绊和人心的干扰,身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如。有那么一段时间,无论是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情上遇到干扰还是修炼中碰到矛盾的时候,我都觉的象一阵风吹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感到特别的自在。

很快,师父为我从新安排了修炼的环境。我从一个简单、纯凈的小城市来到了一个相对复杂的大城市做大纪元项目。

来之前,就有同修告诫我环境复杂不要去。我站在修炼人的基点上仔细的思考,认识到自己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的安排,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不能面对困难退缩。我叮嘱自己一切以大法为基点,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认识到只有走正路,以“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5]来面对一切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但是在项目推進的过程中碰到各种各样的阻力与干扰时,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心和表现时,在接触到一些不在法上的事情时,我发现自己那宁静的内心不自觉的泛起波澜,开始对某些同修产生看法,心生抵触,甚至会忍不住向其他同修抱怨。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很多接触到的大客户眼看就要签单做广告,却突然出现变故,失去联系或往后拖延。我的心情开始变的郁闷。

一天早上,在大纪元办公室集体学法之后准备去见客户时,发现自己开的小车两边车门上被小鸟撒了一大泼鸟粪。同行的同修开玩笑的说了句,“你怎么了,小鸟怎么就挑你的车?”我心中略有所动,“是啊,我怎么了?师父在点化我什么?”

我想起最近大纪元的一篇评论中提到为了阻止三大媒体揭露真相,中共对这些媒体進行渗透破坏,制造各媒体间的矛盾和内部混乱。我看到自己在做项目的过程中,对待某些做事情不在法上、且不配合的同修没有真正的用慈悲善念来对待,其实已经不自觉的落入旧势力的圈套,逐渐的形成了间隔。

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6]我认识到自己的心态已经偏离了纯凈,虽然也坦诚的试过跟同修交流指出问题,但是无意识当中还是传递了一些负面的信息,根源是为了撇清自己、标榜自己的无辜,说到底还是归到了一个私字上,正是旧势力想要的。我在心中告诫自己要修口,决不可以从自己的口中再说出任何负面的东西。我记得一个常人培训当中有关去除负面思维时说,哪怕自己的车在停车场无缘无故被别人撞了,都不应该觉的跟自己无关,因为你可以选择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肇事者,理智冷静就是正面思维,生气暴怒则是负面思维。那么修炼的人更是要遵循师父的教诲,慈悲对待身边所有的人,包括同修,同时要想自己、找自己的不足。

在当地大纪元销售小组交流时,有个同修读了一段师父关于间隔的讲法。

“弟子:同修之间的间隔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消除?

师父:人心互相碰撞,不向内找,都用人心想问题,你看不上他,他看不上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间隔,就合不来了,跟常人一样嘛。用正念去看问题呀,都想自己哪没做好,真的自己做好了,那对方也会看到变化,他也想自己哪没做好啊,能这样就不会出现间隔。消除间隔也是一样,同修一部法,都是一样的缘份,有什么放不下的向对方真诚交换意见、接受别人指出的不足,那问题不就解决了吗?”[7]

是啊,要消除间隔,就是要向内找,修自己,同时善待他人。在修炼中按照法的标准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跳出旧宇宙生命为私的桎梏。师父在睡梦中还点化我要多发正念,让我看到自己所发的正念在人类空间所展现出的巨大威力。我认识到,当间隔出现时是被旧势力利用同修间没有修去的人心钻了空子,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同时在法上提高上来就能消除间隔了。

另外,作为大法弟子,难免会因为能够成为大法弟子、能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沾沾自喜,会因为自己超常的能力而产生自满之心。俗话说,“成熟的稻子总是弯着腰”,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而这能力都是师父给的,我们在修炼的路上所完成的一切也都是师父做的 。师父赋予了我们每个人不同的能力,就是要让我们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承担不同的责任,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神圣的誓约。

我非常感谢有这样的机会能够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的修炼过程,因为修炼就是要提高,在一个状态中时间长了难免就会变的麻木,甚至会自以为是。我希望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够理性的对待自己的修炼,凡事以大法为基点,以善恶为标准,不再被旧势力利用而形成很多间隔,纯正我们的修炼环境,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

最后,用师父的讲法与大家共勉:“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8]。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