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学员:拨开迷雾见光明

更新: 2018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九月,我居住在英国的海滨城市布莱顿,我得到了一个精美的小莲花挂件,手里捧着小莲花挂件,我的思绪飞回那年三月。

那时,我回了一趟海南,小姨和表妹到机场接我。坐在车上时,小姨说:“你一人在国外,要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保你平安的!”“嗯。”我淡淡的回了一声。多少年了,小姨一如既往。我初三升高一的时候,一向热衷气功的二姨妈生下表弟后突然辞世,全家人还在悲痛之中,对法轮功的迫害又让全家人奋起保护小姨……

“唉!你就是这么固执!让你说一句话就这么困难!”小姨在教训我了。表妹维护着我说:“妈!表姐夫是科学家,表姐怎么可能相信这个!”“不是的。”我说,“其实这个宇宙的精华是一种高尚的精神,我相信他是存在的。”表妹惊讶的看着我。我自己也很讶异,这话是我说的吗?不过我自己知道,我是信的。

小莲花挂件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我打开笔记本,在Google中轻轻键入“法轮大法”……

十多天了,我废寝忘食读完网上的所有大法经文,眼睛胀红,脑袋发重。我跟着网上的教功录像,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

又过了几天,《转法轮》一书也寄到了。这一生,这一刻,我没办法用言语表达。以前我经常开玩笑说:“我活了五千年……”五月出游时,我突然对我的英国好友们说:“我们可不是猴子進化来的……”还有其它种种……,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了。

感谢师父!感谢那个明白的我!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终于把我敲醒了!

在生活琐碎中修心性

我先生拒绝使用智能手机,我佩服。他也很反感我总是在那儿玩手机,说:“你看看你多喜欢炫耀显示自己,嘴上还总强调自己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你发那些相片不就想让人知道你到过哪玩儿去了,就你有别人没有,是不是?还总是把相片拍的像是不经意中拍到似的,这么虚荣哟!”我条件反射般回应一句:“我哪有!我怎么可能是个爱虚荣的人!我的亲友都在中国,我当然要经常更新我的情况给他们!”“哦,是吗?”先生又慢条斯理的说:“那为什么同样的照片你又要发一份到脸书上呢?我听说中国大陆用不了脸书呢,你更新给谁啊?”我有点说不出话了;奋力一想,又有说法了:“脸书是个记事本嘛,我把事情都记上,偶尔翻来看看,也是美好的回忆!”

夜深人静时,我想,无耻啊,竟然试图用两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来遮盖自己深深隐藏的虚荣心,实质上就是显示心和争斗心吧!看到朋友圈里谁谁谁又发了什么了,好象又把自己比下去了,又要挖空心思的再上传比她更好的!这看似一闪而过的念头却埋着多深的执着。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陷進争斗攀比的深渊里去还不自知。原来天天上传相片都已成惯性,这还是我得法之前意识到的。因为没有得法,所以总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看到别人又发什么了,又在那撩拨我那颗虚荣心,然后又开始上传相片,继续找借口敷衍自己——发发相片又没什么。得法以后,就完全不一样了,知道了显示心是一定要去掉的执着,所以去的也快。现在手机要是不发声,我都不大记得它的存在了。

在琐碎的生活中,找回那个纯净的自己,在这个道德日益滑坡的人世中,返本归真,我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的”[1]。一个很不起眼的生活小事时时刻刻可以修炼人心啊。

我是大法的一粒子

得法后不久,我搬到了德国的一个小城市,幸运的能继续我在英国的那份工作,在家办公。除了每天的学法炼功,通过大量的网上浏览和阅读,我还渐渐了解到了中共迫害大法的真相。经过一段时间情绪上的发泄——愤怒、伤心,我渐渐回归理智。这么珍贵的法,我这么幸运的得到了,还是在海外这样自由的环境,我不但要无比的珍惜他,我还要维护他!怎么办呢?

我问自己,我要怎么去讲真相?看看周围,这小城市中似乎可知的就只有我一个修炼人。附近有个大城市有大法弟子组织的讲真相活动,但由于时间和交通的问题,我只能尽量偶尔去一次。我有点不知所措。

正逢中国新年,我在家里做火锅庆祝,叫了我先生实验室的几个比较要好的同事来家里用餐,我也希望给他们介绍一下中国新年。大学里的科研人员都来自欧洲各国甚至北美国家,大家都有自由而包容的个性,很喜欢接触不同文化。很多人从来没有这样吃过一顿饭,各式的食物,热闹喜庆的气氛。大家都好开心。

我们住在英国时,经常参加当地华人每年组织的中国新年晚会,先生参加了舞狮子,还有螳螂拳的表演。而我也是舞蹈、唱歌各种表演都上了。每年的所有节目都有录像制成DVD保存着。正好这时我给大家播出观看,展示中国的人文艺术。所有人都看得兴致高涨,而且很好奇,问这问那。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聊到了中国功夫,然后是气功,自然而然聊到法轮功的情况,不少人都知道迫害的存在,但不知道具体中共的手段有多卑鄙恶劣。听我说了以后,都感到震惊。

许多人都把椅子挪近,想听的清楚一些。我忽然意识到,这不就是个讲真相的机会吗?!可这时我感到有点捉襟见肘了。很多问题我回答不上来,脑子里有很多片段涌出,可是我感觉我表述不清楚,我的思路、逻辑还不清晰,感觉吃力。

师父说:“佛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2]是的,经过这一次的偶然,我明白了,维护大法是每时每刻的,就看我法学的好不好,处理问题时心性是否在法上,对矛盾和问题是否能捉住本质,捉住了本质,就能拨开层层迷雾,把事情看清楚,讲清楚。

搬到德国后,我报了一个晚间学德语的课程。小班加上老师也就七人。有趣的是七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而且竟有四位同学是在医学界从业的。老师因材施教,经常找一些与医学有关的文章来强化德语训练。这倒启发了我!于是,我开始在德语网站上查找有关中共活摘人体器官这方面的报导。这和医学紧密相关!我可以从这一点入手。

我在网上找了一篇英文译成德语的报导,讲的是一位新疆的医生移民英国后揭露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中共活摘良心犯和法轮功修行者身体器官的恶行。我还查询了追查国际网页上提供的数据,了解到这上面罗列了一桩桩的迫害案例,并且提供着非常重要的证据。我又在Youtube上找了相关的影视资料。我把那篇德文报导及其网址链接复制成Word文档,并在文后附上其它作为参考阅读和观看的网址,然后打印了七份。完后,我用德语写了一篇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演讲稿。写稿时我就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正念正行,有理有据。把语法都检查好之后背下来,又自己脱稿演练了几遍。最后,我给老师写了封邮件,希望在最后一节课上能够占用两分钟的时间,把我目前关注的一些问题,而且我觉的班上的医学界的同学也会感兴趣的问题,表述一下。

没有收到老师的回复,忐忑中我还是带上了打印好的资料,去上这一期课程的最后一节课。没想到一上课,老师就对大家说了我的安排,并鼓励我开始演讲。这是我第一次用德语做演讲,虽然内容不长,听众不多,我还是紧张。而且还没到一半内容时,就开始全身发抖,感觉心在发颤,越说越没气了!

我自己开始觉的奇怪,虽然是第一次用德语演讲,可是我经常上台演出,经常用英文在很多人面前演讲,都没有出现这么剧烈的身体反应,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断的跟自己说别紧张,就越抖的厉害,以至于我一度停了下来,脑子一片空白。

我用双手托住头,心想: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了。马上决定不按事先写好的顺序说了,记起哪一句,就说哪一句,而且放慢了讲话速度。但我时刻提醒自己,不清楚的不能感情用事夸夸其谈,宁愿承认自己忘稿了。慢慢的不那么抖了,终于演讲完毕。

大家开始看我给发的资料,神情严肃而伤感。老师也提了不少问题,她很震惊,说很久以前就听说了迫害的事情,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迫害还在進行着,而且还是这么令人恶心的手段。同学们开始讨论,提了很多问题。我谨记正念正行,虽然从感性上自己知道很多中国的情况,但是在众人面前下结论就要有证据。自己没有证据,就要承认或者建议大家如何去查找获得更多信息。不少同学对我提供的网站表示感兴趣继续查阅。两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老师说,时间很短,她还想了解更多,她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跟我多了解。我很欣慰。关注这件事情的人越多,就越有利于减轻迫害的程度。

我想,可能这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讲真相的形式吧。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谨记师父教诲,每走一步都要正念正行。我悟到:这是不是师父所说的一个修炼人在正法时期建立自己威德的过程呢?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建威德于正念正行中。我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我就是大法的一粒子,捍卫大法是我的责任。

强大的功

在英国得法后,我跟着大法网站上师父的教功录像学习五套功法。第三天晚上炼功,到第五套功法的时候,虽然双盘问题不大,但是二十分钟以后就开始痛,我想前两天我都没能坚持,今天我至少得坚持到第三十分钟!痛!一种强烈撕裂的感觉,我觉的我要咬牙切齿才能减轻疼痛,可是不行啊,师父的功法要求是舌顶上颚,而且还要心生慈悲的,我不能咬牙切齿。可是这时脸部的肉开始自己抖动起来。想起师父用“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鼓励修炼人。好!坚持,坚持,再多一会,等这段音乐完,再等这一段,再一段……三十八分钟!我累的倒头酣睡。

突然感觉有人走到我床前,见是一个通体透明的橡皮人,身高似乎有我这么高,我有不好的预感,正要掀开被子起身,它突然按住我的被子,我怎么使劲揭都揭不开。这时它跨到床上在我另一侧边躺了下来用手揽住我。我噌一下转过去,不知哪来的力量一拳狠狠揍到它脸上,可能因为是个橡皮人,整个脸都陷下去了。我可不停手,一拳接着一拳揍到它脸上,快得我都看不清自己的拳头了,一直把它从床上揍下床,它一边退后,我一边揍,一直把它揍出了门!这时我睁眼,啊!是个梦啊!我躺在床上瞪着漆黑的四周,一片寂静。好真实的梦啊!我怎么这么勇敢呢?我揍的是个啥东西啊?这下有点后怕了。过后我一直在琢磨这梦,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附体?或者是个病根的灵体?我想管它是什么呢,反正被我揍出了门,一定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

一次早上,我炼第二套功法时,忽然感觉喘不过气来,虽然是闭着眼,却感觉眼前开始犯黑,开始耳鸣,然后恶心想吐,肚子里面一阵阵的抽痛。我还想着“难忍能忍”[1]。我举着的手臂不受控制的垂了下来,我的身子随着一软,跪倒在地,我还有一线知觉,赶紧睁开眼睛,却见一片漆黑像蚂蚁似的涌上眼前,脑子似乎没了任何想法,全身冷汗直冒。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停的喘。忽然,肚子又是一阵剧痛。我跌跌撞撞的冲向洗手间……解手完后,所有症状都消失了!一阵轻松!太神奇了!

此后,炼功时身体出的各种状况,我都细心去体会。我深知是因为自己天天学法,一味提高心性,是个真正的修炼人,师父才会给我净化身体,我也才能够尽快消业,不断升华。

得法七个月,对人类存在意义之理解渐渐清晰明了。万古机缘,光明已经向我打开了大门,也许通往光明的大道上还会迷雾重重,艰辛不断,困难不绝,师父的教诲已然时时响于耳际:“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怎能错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