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生女修大法 心怀善良

更新: 2018年08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是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第二十年,我很骄傲大法弟子这一称号。回想修炼路,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家庭、也改变了我身边的人。

一、明法理,我变了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在农村像我这样的独生女还是很少的,所以我天生有种优越感,想吃什么、玩什么,父母都最大限度满足我,大人都宠着我,我稍有不开心就摔东西、踢椅子、踢门……总之我身上有很多不好的习气。

一九九八年,妈妈开始修法轮大法,我也跟着妈妈修大法。通过读《转法轮》,我知道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要处处与人为善,做好人。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看到这段话,我想这不就是说我吗?于是我就改爱发脾气的坏习惯,不跟家人乱发脾气了,克制自己尽量不乱摔东西。

修大法之前,我特别争强好胜,班里争红旗,我必须是第一;小组评比,我们组必须第一,谁要让我们落后了,我就跟他没完。有时跟同学互相检查作业,她有错我就不告诉她;要是给同桌判作业,即使她全对,我也给她改个答案,判她有错,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比我强。就像师父说的:“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1]那时不明法理的我真是又自私又可怜。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知道大法弟子要能忍,能吃苦中之苦。记得高中住宿,我是组长,同组同学总是有事,一日三餐,几乎每次吃完饭都是我洗刷公共餐具,每周五帮着老师擦地。其他同学看到我这样,都为我鸣不平,说我们组人欺负我,我心里很坦然,说:“没事。”我心里想,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好人应该任劳任怨。虽然学法时年龄小,但做好人的准则已经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心里。

记得大学毕业找工作,我应聘的学校只招一名数学老师,几十个毕业生前来应聘。学校要求我们试讲,一天排七节课,安排一周的试讲时间。每个应聘岗位的毕业生抽签决定哪一天上哪一节课。我抽到周三下午第二节课的签,试讲那天,我和前一位应聘老师早早来到学校,一块试电脑。试完后,她就准备要上课了,我向她竖起大拇指,鼓励她:“加油!”没想到这一不经意的举动,被校领导看在眼里,就招收了我。招聘主任后来跟我聊天的时候说:“其实那天下午,你前边的老师也特别好,但我们决定招收你,就因为你向她竖大拇指,鼓励她!我们觉的你这姑娘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应聘呢,还鼓励别人,心地善良,肯定也能干好工作。”我很开心,是大法教我善待他人,我才得到工作。

学法轮大法后,我记住师父让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要善待他人。有时家长总在我下班或节假日发信息,问孩子表现,开始我心里不开心,因为这占用我私人的时间和精力。后来学法看到师父说:“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 我就想,家长现在都是双职工,家里基本都是两个孩子,确实忙,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多为他们着想。后来再看到家长的问题,我不会敷衍、充满怨气的回复信息,而是真诚地告诉家长孩子的表现,真诚的帮助他们,帮孩子進步。

今年班里有学生感染诺如病毒,有时我正在上课,学生就大口吐起来,满地的呕吐物,那气味让我的胃也开始翻腾,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心想自己是大法弟子,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复自己的心。迅速让孩子到水池边,拿着墩布打扫地上的污物,这时班里有的学生开始捏鼻子,有的学生因为自己衣服沾上了呕吐物,也开始抱怨,教室里发出各种声音。我边打扫,边跟孩子们说:“同学吐了,他肯定不舒服,你们在一个班,都是兄弟姐妹,要为他人着想,想想怎么帮助他,怎么帮助老师。”孩子们很善良,他们纷纷递上自己的纸巾,让我用纸巾擦呕吐物,也有的孩子帮助把吐的孩子送到医务室。一会儿班里就恢复正常秩序。晚上,家长还发来了感谢的短信。是师父教会我遇事为他人着想,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很开心。

工作十二年,我从未收过家长馈赠的任何礼券,有时家长悄悄给我快递名贵化妆品、茶叶、首饰,我都会婉言谢绝,自己花快递费把礼品退回给家长。因为师父让我做好人,我不能占任何人的便宜。

修炼法轮大法,教会我做好人的标准:在家里要做好女儿,学校里做好学生,工作中做好老师,大法让我体会到做好人的踏实与幸福。

二、沐浴佛恩,身边的一切都在变

修法轮大法也改变了我的家人。记得妈妈修大法之前,爸爸妈妈总为一点小事儿就打架,最严重的一次,爸爸妈妈打架动起了切菜刀,吵急了眼,切菜刀从手里飞出去,一位邻居劝架,刀片从邻居的脸上飞过,特别危险。自从妈妈修了大法,就按师父说的做,与人为善,不跟爸爸吵架,处处忍让,家庭关系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魔头江泽民出于嫉妒,发起对亿万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它对大法弟子“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也受到了冲击。妈妈因不放弃修炼强行被单位开除,由于去天安门证实法被监视居住,我们一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影响,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

村干部骚扰法轮功修炼者,逼迫他们放弃修炼,还伪善的说是为大法弟子好。很多同修没有放弃,坚持做好人,到天安门、信访办证实法。村干部和警察不断骚扰大法弟子,态度越来越恶劣,来我家时,总蛮横地推开院门,粗暴地喊妈妈的名字,有时我家的狗叫,村干部一脚踢在狗身上,我看到既害怕又难过。我在家学习,来家骚扰的治保不让学,非要让我劝妈妈不炼法轮功,我不听。村里街坊由于看了央视拍的“天安门自焚”这欺世大谎,看了污蔑大法的电视节目,对我们冷眼疏离,还指指点点,说:“她家是炼法轮功的!”话语中带着不善与不敬。

在迫害最严重的日子里,妈妈被迫流离失所,没有工作和收入,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微薄的收入,而我上高中,每月交伙食费需要近三百元,家中的经济陷入困境。妈妈每月只花几元钱,吃菜是最便宜的萝卜、白菜;我高中三年没买过新衣服。印象最深的一件事:高中冬天跑操时,我穿着妈妈的旧皮鞋,体育老师看不下去,让我买双运动鞋。因家里经济困难,我舍不得去买,在早市买了三十元的鞋,结果鞋没穿两天就开口了,我就在修鞋摊用线缝,同学看了,问我这鞋是不是垃圾堆里捡来的。我心里很难过,这都是中共邪党迫害好人,才让我们原本衣食无忧的家庭生活陷入困苦。

日子虽然困苦,但我们不怕。妈妈不畏中共的疯狂迫害,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我也把自己的遭遇说给我的同学,他们听了都很同情妈妈和我,明白了法轮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中共邪党迫害好人。

自古邪不压正,迫害十九年过去了,大法弟子坚持做好人、讲真相,明白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的态度变了,街坊对我家的态度也变了。那年踢我家狗的村干部,明白真相后,在街上碰到我,总对我笑笑,我也对他善意地微笑。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疯狂的迫害没有打垮我家,我们走过严冬,日子越来越好,妈妈每月有几千元的退休金,我也工作顺利,今年我家盖起了五百多平米的二层楼,来安空调的工人都夸我家楼好、气派。我就赶紧说:“我和妈妈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你们一定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笑着点头。上门骚扰的警察,看到我家的楼,也羡慕的说:“这楼不错!”妈妈说:“不修大法,没有好身体,好楼也住不上。”警察笑着走了,边走还边说:“不错!不错!”街坊们还会说:“她家是炼法轮功的!看人家多好!”语气中没有了不善,充满了羡慕。每当听到这样的赞美,妈妈和我都说是大法的福泽,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感恩伟大的师尊!我们所有的美好都是师尊赐予的!弟子一定加倍做好三件事,向世人传颂法轮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邪党的迫害,救度迷惘的世人!弟子会勇猛精進,跟师父回家!弟子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