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家沐浴在法光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我今生最大的幸事就是修炼法轮大法,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我的救命之恩、救度之恩我无以回报。

一、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修炼大法前,我全身是病: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全身浮肿,手指甲都发紫,连舌头也乌紫;慢性咽炎长期打针,要不就疼痛难忍;乳腺增生呈葡萄挂状,最大的一个肿瘤有鸡蛋大,医院为我切除了左边乳腺的肿瘤,而右边的肿瘤长在了主血管上,医生说太危险不能手术;严重的膀胱炎使我老想跑厕所、干活心神不定;最要命的是六二年在生我家老二时,由于难产小孩是被硬拉下来的,造成阴道深度撕裂,因为是在家生产没有去医院缝针,后来也未得到及时的治疗,导致下身溃烂,长期流血水,身上总是发出一股异臭味儿。因为我娘家是地主成份,是中共邪党迫害的对象,所以我还得老老实实的在生产队出工,不能休息,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痛苦让我生不如死,心里总有说不出的一种悲伤与怨气。当时若非考虑一双儿女太小需要抚养,我恐怕早已命赴黄泉。

永生难忘一九九四年正月十二日,那天,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在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时,我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动,那时我就知道了大法的无比超常和珍贵并下定决心坚修到底。

同年六月十一日,我无比幸运地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郑州的讲法班。在开班的第二天,我的身体反应强烈,整晚的发烧、人被烧的稀里糊涂的,不吃不喝,只是昏睡。但是到了第二天,我立马好了,又正常参加听课,到了晚上,整夜的小便,尿都接了一小桶,一夜未眠,自此我严重的膀胱炎不翼而飞。

九天班下来,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身上所有的病痛一扫而光。讲法班结束后,师父与学员照相,我年龄大挤不進去,流着泪远远的看着师父,师父瞅了我两次,神奇的是,从此我的一腔怨气消失的干干净净,修炼两年后,当年我生孩子时被撕裂的地方全长好了,乳腺瘤也不翼而飞。慈悲的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二、大法遭难 弟子证实大法责无旁贷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肆意栽赃陷害法轮功,诬蔑法轮功创始人,我心里难受,我千疮百孔的身体是大法师父给治好的,师父没有要弟子一分钱,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无以回报,如今师父遭诬陷,我坐不住了。为了给大法、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我要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一年十月七日,孩子们都上班走了,同修帮我写好的一封信留在家里,我便悄悄出门了。因当时邪党极力封锁交通,在我市乘坐火车已不可能,于是我先乘坐长途汽车到河南,再转车,能坐什么就坐什么,这样从我的住地到了北京。当时我一个未曾上学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独自途经湖北、河南、安徽、河北,途中我多次理智、智慧的绕过了警察的盘查,边走边问,转了八次车才辗转到了北京天安门。

在天安门广场西侧,我看见一个大花坛周边坐满了人,刚巧一位老爷爷牵着孙子离开,于是我赶紧过去坐在那里。我悄悄的拆开里面衬衣上的缝线,缓缓的抽出折绕在衬衣里的横幅,迅速转身将横幅展开铺放在花坛上然后起身,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我看见人们都涌过去看横幅,并议论纷纷。我慢慢的单手立掌,一边倒退、一边喊着“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一直倒退到广场边上。我问一位女警察,去西站的车怎么坐,她随手一指,这辆车就是。我从容上了公汽离开天安门,去了火车站,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买到了最后一张到武汉的火车票,于离家的第二天,我顺利的回到了家。

大法遭难,我们真修弟子不能任由邪恶信口雌黄。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1]。我每天出门讲真相,从不间断,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发出的《九评共产党》有上千本,我自己发出的真相资料不计其数。本地有两处房地产开发建小区,我和同修从开始的地基处理到后来房屋装修,几年间,我们去了一次又一次,世人换了一茬又一茬,直到几十栋楼房建成。其间大都是我一人去发资料。那两处的民工只要看到我就说,法轮功婆婆来了!他们绝大多数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讲真相有时也碰到一些不明白的人,不但不听真相还恶语相向。一次我发资料被举报,来抓我的一名警察狠毒的说:这么大的年纪发资料害人,你不怕断子绝孙?我没有生气,而是平和的对他说,我做的事是救人的事,功德无量,怎么会断子绝孙呢?我的儿孙好着呢,他们都是大学生,还有教授呢!法轮功不要谁的一分钱,不求得谁的什么东西,而是用自己的钱做资料救人,我们只是在付出不求回报,我们师父叫我们慈悲救人,我们错在哪里?警察一时语塞。

三、家人明白真相 支持大法得福报

我修大法以前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老伴也很有个性。邪党开始迫害时他由于害怕,不同意我继续修炼,有时搞得家里气氛不和。后来我按师父的法严格要求自己,不和家人争吵,不计较个人得失,遇事向内找。老伴发脾气就摔东西,我不声不响的捡起来,他骂人,我也不为所动,照样做好了饭叫他吃。老伴被我的行为感动,对他的同事讲,这个功好厉害!我老伴的坏脾气变好了。在家她也不和我争吵了,有好吃的都留给我,象变了个人似的。

有一次我在街上发资料被举报,恶警将我抓到市公安局,我被非法抄家。当恶警抄走了一些资料,要拿大法书时,我老伴说,这书你不能拿!她一身的病就靠这部书,她就靠这本书活着!保护下了两本《转法轮》。因为支持大法,老伴的肝癌病在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情况下,得福报又多活了十年时间。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我去武汉女儿家走亲戚,在一同修家开法会时和三十多人一起被绑架,我在武汉被关押了一夜,当时有个人提出放了我这个老太太,旁边有人问他,你知道她是谁?是某某的妈妈,某某是个头,他们说的是我女儿,她当时也在场。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法轮功学员哪有什么“头”呀?進门不分先后都是师父的弟子!结果让我地派出所将我接回,送看守所又被继续关押了十几天。小儿子闻讯急忙赶到看守所,见到我便号啕大哭:“老娘啊!您一生遵纪守法,没干坏事,如今白头白发的还被关押,叫我做儿子的怎么不伤心?”看守所的警察忙说,我们被你哭软了,放人吧!

小儿子结婚十年没有孩子,这件事成了家里人的一块心病。我对儿子说:“你要想生儿子,你就要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认同大法好”。儿子点头默认。次年儿媳顺利生下一健康的孙儿,在孙子的满月酒宴上,我对着满堂十几桌的宾客说道:“我儿子结婚十年没有孩子,那时为了儿子有后代,我進庙拜神、抽签许愿,喝了多少烧黄表纸灰的水,就是不灵。九四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师父叫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听师父的话,诚心修炼,现在是无病一身轻。但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政府不许我们炼功、学法,我还多次被非法关押……”小儿子接过话来说:“今天我就当着这十几桌我的长辈、兄弟姐妹、亲朋好友、所有客人的面说:师父好!法轮大法好!我老娘以前有心脏病、高血压,乳腺癌做过手术,伤口疼痛、经常流血水,满身浮肿、双脚肿得不能走路。炼功后,不知不觉的这些病都好了!今天我有儿子,算命先生说,是我老娘修大法修来的!”一席话说的在座客人发自内心震撼,其中有公安局长、多名派出所所长,市电视台摄像师。

十多年来我家一直是学法点,一年四季的电费由我们承担,不接受任何同修拿出的钱。同修硬要拿,我说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我还要计较这么点事吗?去年入冬以来,特别是小寒节气以后,本地区气温骤降至零下几度。我的小儿子让快递送十箱机制炭到家里。一大早就在我们学法的客厅里发火盆。烧了几天炭火时我对儿子说口干,烘炭火头晕,不让烧。儿子想,老人年纪大,天天发火盆也麻烦。第二天便请人在客厅里安装了一台“智能海鸥斯”起暖片,其温度在20度左右。儿子对我说:“别怕用电,这台起暖片不耗电,象开灯一样开着,不要关,让大伙暖和就行!您天天健健康康的,我回家看到您就心安。您不吃牛、羊肉、不喝牛奶补品,天天青菜萝卜的,就让我安这台起暖片对您尽点孝吧”!学法小组的同修都被儿子的行为感动。

我一家在大法的沐浴中,上慈下孝,儿媳对我嘘寒问暖,比女儿还亲,孙子十四岁就有一米七、八高的个儿,从学校回家,看见我就喊:奶奶!法轮大法好!我们一家人身体健康,幸福美满。这都是法轮大法的恩泽!

结语

我今年八十四岁了,身体健康,脸色红润,耳不聋、眼不花,从不给儿女添麻烦,除了简单的家务事就是做三件事,没有别的。在家里我抓紧时间学法、背法,空余时间就听“明慧广播”,从不看电视,不唠常人嗑儿。我没上过学,所以我的时间就是要用来抓紧学法,师父的四十多本大法书我都能通读下来。以前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七十岁,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长来让我修炼的,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修大法的人真是幸运,大法弟子的家人也得福报,希望世人看了我的修炼故事后,都能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