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弟子:跟随师父走好修炼路

更新: 2018年08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我今年七十四岁,在越南出生,长在加拿大。我一九九八年秋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得法第二年的纽约法会上,当看到师父时,我完全相信这就是我的师父,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大法。

我想分享一下自己跟随师父走过的修炼道路。

(一)在洪法中开辟自己的修炼道路

当邪恶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刚得法几个月。对法还没有深刻的理解,但在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佛法受到邪恶攻击,作为弟子,我必须维护法。

那个时候同修人数不多,我不记得有没有协调人,我们只有一个念头:我们和国内的同修是一体的。他们遭受不公正的迫害,海外的大法弟子应该做些事情抵制迫害,支持国内同修。我们印制了传单,向公众派发,送到邮箱里。我们在人群多的地方炼功,挂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有时是一群同修,有时是我自己。我们也到周边的城市去组织活动,我们请假去参加。那时,我们并没有考虑自己的修炼或提高。当听到从中国大陆来的坏消息,或者我在打坐时感到疼痛时,我常常会流泪想到在中国受难的同修。

二零零二年秋天,有一天我没赶上地铁,有一位女士走过来问我:“你是不是在地铁外面打坐的那个人?”我说是的。她便邀请我去她的小区中心教功,我接受了,心想:“这是让人了解法轮大法和讲迫害真相的一个机会。”我非常认真的准备,强迫自己多学法,以便能正确理解法,介绍给别人,并且保持炼功,让自己处于很好的状态,让人看到大法的美好。我留意自己的外表态度和内在的想法,都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我把师父的话记在心里:“你们传功的时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义务为大家服务。”[1]

许多年来,我一直每周四次在两个地方教功,有很多人来学,也有很多人离开。一些新人感受到了神奇,告诉我:炼功时,我看到了彩虹,我看到了法轮,或看到了天堂。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在房间里。

有一位从海地来的黑人男士,七十五岁,来学功的第一周,他激动的问:“我想见到这本书(《转法轮》)的作者问个问题。”我问他:“你想问师父什么问题?”他说:“我从很年轻时,就开始研究精神与灵性。我知道许多宗教和灵修,我想问问他为什么到现在才把这个真相揭示给人类?”第二周,他来告诉我们:“老师到我梦里来了,老师说:你想见我,我来了。然后老师给了我一本‘字典’,告诉我别搞丢了。”现在他经常到我们的炼功点来,他的身体状况和对法的理解都有显著的提高。他分享说:“我太太很忙没时间炼功,但她每天读书,她的身体也得到了净化,病都没有了。”

另一位男士告诉我:“我去教堂,耶稣显现在我的面前,说:去学炼法轮功。”还有一位女士说:“我是一名自然疗法师,我能看见病人身体里的鬼魂和灵体,我就把它们赶走。”看起来似乎有很多新学员都有我所不知道的特殊灵性方面的东西。

我们能感受到师父一直在指引我们。有许多人的病症在第一次炼功或之后就奇迹般的消失了:肩膀痛、背痛、失眠等。有一位女士,家族成员中有很多人死于肠癌,她也开始患上了这种病,在炼法轮功六个月后,她痊愈了。在见证了这么多神奇的事情后,有人也问我是不是有什么超能力。我说:“不,我没有,师父让我唯一看见的就是《转法轮》这本书,每一行字后面都是金光闪闪的。”我们相互鼓励,抱着认真和尊敬的心态学法。有些人问我修炼多长时间了,我回答:对修炼人来说,年龄不说明什么,真修是最重要的,因为在读这本书时,我们会有新的领会,我们象一个新学生一样。也有来自练其它东西的人的干扰,在师父的保护下,很快就过去了。

作为大法弟子整体中的一个粒子,我经常支持其他同修的证实大法的项目。法文大纪元出版后,我自愿去地铁站派发。过去我是个非常害羞的人,在寒风中,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我大声叫道:“大纪元,大纪元,免费报纸。”人们微笑着接过了报纸。后来,我又开始为大纪元拉广告,这是我以前从没做过的。因为我没有车,也没有漂亮的外表,我在办公室里工作,用电话和写邮件找客户。效果不错,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

二零零七年天国乐团成立时,我加入了,开始吹笛子。当时,一个教我们乐器的人说:“抱歉,我教不了你们,因为你们完全不懂音乐,而你们又想在三到四个月就上街演奏。”我对他说:“别担心,我们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我们真的很特殊。在短短几个月内,我们就开始参加游行。

感谢师父,作为大法弟子的我经历了许多无法表达出来的神奇。

(二)在唐人街炼功、讲真相

两年前,在大纪元工作五年之后,在天国乐团演奏九年之后,我退了出来,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唐人街炼功点上。

炼功点的地点非常好,在唐人街的正中心。本地的唐人街很小,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包括来自中国大陆,都要到此一游。每天有很多人经过我们的炼功点。炼功点地方很大,干净,明亮,因为旁边有个中式建筑,吸引了不少人。对我们来说这个地点太合适了。

十年来,每天下午,老年同修都在那里炼功。夏季里,华人老人和带着孩子的西人家庭沐浴在我们炼功的大法音乐中,冬天,有老年同修坐在冰雪上打坐,宁静,面带祥和,就像“傲雪的梅花”。受到同修的激励,在这两年中,我敦促自己每天来陪伴他们。

不仅仅是我,所有的路人,包括中国游客,都对我们老同修们的坚持表示敬佩。他们蹲下来拍照。我相信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后,会把法轮功的照片给他们的亲朋好友看,和他们谈论法轮功。我认为,我们的老同修对大法洪传世界和向中国人讲真相起到了很大作用。

当我们向一些西人讲述迫害和活摘器官的真相时,他们很震惊,他们说:“继续努力!”或“我们从大纪元报纸上了解过”,或者说“我们钦佩你们的勇气”。当我们告诉他们:“我们相信,当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迫害真相时,就能制止这场迫害。”他们回答说:“你们做得对,我们支持你们。”

当我们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免费教功,每个人都表现出喜悦,他们接过传单,表示会去大法网站了解。有些人说:“我们喜欢真、善、忍这三个字。”还有些人说:“思想和身体的确是相关联的。”我们为他们能接近大法而高兴。有几次遇到人含着泪把传单放在胸口上,他们明白的那一面知道这是珍贵的礼物。也有人说从我们身上感受到强烈的能量。

在炼功点附近工作的华人,我能看到他们对我们的态度有很大的改变。以前,他们明显的表示轻蔑,有些人嘲讽说:“你们干这个拿了多少钱?”大部份人从路的另一边走,假装看不见我们。现在,在看见我们老同修们勇敢的坚守后,他们的态度变了。有些人友好的问:“你们冷不冷?”有些人把我们拉到一边,悄悄说:“我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中共是坏的,以前他们就是这样干的,和迫害法轮功一样。”

我们也发《九评》和真相光盘,一些人快速接过去然后走开。有些人在远处就向我们招手,我们快乐的说:“你好,法轮大法好!”他们回以友好的微笑,知道我只能说这一点中文。也有个别华人还是向我们投来敌视的目光,但大多数人变的中立,不再从马路的另一端走过。

每天,和老同修在炼功点上,我都感到非常快乐,感谢师父给我们这样一个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好机会,每天从我们面前经过的似乎是整个常人社会的代表:贫穷的,富有的,年老的,年轻的,有病的,健康的,愁苦的,快乐的。有些仿佛是我的亲人,其他人仿佛是其他同修的亲人。他们都迷失在常人世界里,我心中升起了慈悲心,希望他们能有机会了解这伟大的法。

有时我想:以前,释迦牟尼的弟子四处要饭,以唤起人们心中的善,现在,大法弟子尽力救度众生,不求回报。老年同修们通过他们的勇敢和无声的行动,表现出师父教给我们的真、善、忍,改变了常人的心,从冷漠变为心态开放,从漠视变为支持,从迷失在幻象中变成快乐地生活。

到了我这个年龄,同时归因于学大法,我年轻时的许多执着已经磨去了。我现在对电视、报纸、常人书籍等都没兴趣了。我懂得污染与纯净的道理,我必须达到足够的纯净程度,才能和师父一起回家。

自从我遇到了师父和大法,我的人生便有了意义。师父为我安排了前進的路,我尽我所能地走好这条路。我知道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我只能明白我所在层次的法,并按照法的标准行事。我深深的感谢师父看护我,感谢师父把大法传给人。我非常荣耀地能够在这个历史的特殊阶段,助师正法。

我也希望年轻的同修们能很好的配合,把大法赋予的能力和智慧运用到助师正法上。我们不能让师父失望,我们必须成为师父的骄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