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到同修家,晚上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隔天下午两点,派出所警察到A同修家强行非法抓捕我们。

第二天“六一零”王某非法提审我,让我“老实交代”。到了下午四点,他也没问出什么。他气急败坏的冲我吼道:“南边有刑警队,北边有鬼子楼,我叫你生不如死,反正你家人也不知道!”接连喊了好几遍,继续逼问我。我坚定的说:“你爱往哪送往哪送,我死都不怕,你想让我出卖同修那不可能。”当时屋子里的人都鸦雀无声。后来所长让王某把我带到一个冰冷的屋子,一个监视我的人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上,第二天把我们送到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和同修们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天天发正念、背法。有一次我与另外四名同修发正念时被警察看见,他要求我们停止,我们不听。他们拿着五个手铐脚镣把门打开,把B同修从床上拉下来、打她的脸,给A同修戴上手铐脚镣后就走了,却没有给我戴。

一天,××号房传来消息,要在下星期一晚上六点集体炼功,开创炼功环境。那天六点,××号房的同修已经开始炼功了,可是我们屋的同修都不敢炼。我开始打手印炼第五套功法,这时狱警在门外喊:“这屋谁炼功呢?”刑事犯劝我别炼了,我没停。

第二天狱警问:“昨天谁炼功了?”我说:“我炼了。”狱警问:“你为什么炼功?”我义正词严:“我炼功也没犯法,就因为到同修家去,你们就把我弄到这里来了,我在家炼的更好。”狱警啥也没说,掉头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腊月二十七那天,“六一零”头子提审我,告诉我还有三天就要过年了,如果好好交代就放我回家过年。他问我怎样看待国家取缔法轮功。我回答他并给他讲真相:“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江泽民不干好事,杀人、放火、吃喝嫖赌、出卖国土你们不管,他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听后,说:“你都够判刑的了。”

他们看劝不动我,就想利用我的家人动摇我的决心。第二天把我叫出去,把我弄到一辆车上。我上去一看,都是家里人,我妹妹、三个女儿、姑爷。车开到派出所提外审。家人劝我说:“在家炼功不比你在这好吗?回家过年多好。”她们还让我签字说不炼了。我坚决不签。

直到凌晨三点钟,孩子们看劝不动我,着急又生气。姑爷拿一瓶矿泉水向我打过来,打到我右手上,手肿起来连筷子都不能拿,我的几个女儿向我扑来、开始打我。女儿用手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讲真相。后来,警察又把我送到第一看守所,到门口所长劝我说别進去了,签个字、回家吧,我还是坚决不签。

直到正月十八那天,狱警叫我收拾东西,骗我说让我回家,结果把我送到劳教所。他们把判决书拿出来,说判我一年半,我不服,我要求上告。他们开车带我到医院,测血压,血压一百五,做心电图时,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心想:弟子不能到劳教所去,我还要出去救度众生。师父为我演化了假相,大夫说我已经严重到够住院了。

但是他们不放过我,硬是把我拉到劳教所。到了劳教所,两个警察去找管事的商量,想把我留下。我坐在车里不停的发正念。过了四十分钟,警察回来对司机说:“回去吧,这块不收。”他们打电话给我姑爷,姑爷开车把我接回了家。

写到这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做的正,帮了我。这都是法的威力。谢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