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走出黑窝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今年七十岁。十八年来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证实法从来没有间断和懈怠过。在极特殊情况下偶尔落下一次,也一定会自己找时间补上。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团伙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我也丝毫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一)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我因参加一次学法心得交流会,被恶警非法抓捕关進了看守所。因为不配合他们,不报住址、不报真实姓名、报了个假名,结果他们在网上查对真有个叫这个假名的人,当确认不是我时,他们气急败坏恼羞成怒,魔性大发,一个姓杨的恶警狠狠的打了我一个大耳光,又猛踢我一脚当时把我踢倒在地,头撞在墙上昏了过去。

醒来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我走的是最正的路,心里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一看我能站起来了,那个姓杨的又拿起苍蝇拍子抽打我,把苍蝇拍子都打飞了,可我还是不感觉疼,心想是师父在加持我保护我呢!审问我的是一个年岁大一点的一个警察,他问我喊口号没有,我说喊了。他问是咋喊的都喊的啥,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打我姓杨的恶警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在看守所里和同修一起炼功、背法,恶人不让炼功。我说你们这样折磨我身体受不了不炼不行,当时心里很坦然、一点怕心也没有,同时向被关押的其他人讲真相,这些人有的为我们打眼放风,有的和我们一起学炼功。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当时决定第二天早上六点上车。上车后我们一直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路上车开的相当慢,一路上走走停停邪警总有事情办,到长春天快黑了,押送的邪警都下车办事去了,就三个(两个女一个男的)为我们检查身体,这时我们就加大力度不停的发正念。当时心想不能让邪恶阴谋得逞,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量血压时我的血压二百二不合格,还有几位同修体检也不合格拒收。当晚把我们拉回原地,关押了一个月后,被放回家。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二)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我正在自家门前小菜园种秋萝卜呢。来了两台黑色轿车下来六个人,一个是街道姓王的副书记,一个姓孙的警察,还有一个社区的,还有雇来的车主和打手。这些人连拉带拽强行把我抬到车上,我就大声喊警察抓好人啦,当时围来很多人,吓的我六岁的小孙女连哭带叫,我老伴挡住车不让走。他们说我们也没办法这是上边让干的,是按照名单来的。

他们就这样强行第二次把我绑架到在吉舒水库办的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我仍然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软硬兼施找来家人劝我转化,老伴哭了,孩子们哭着劝说:你就写个保证不炼了,就让你回家啦,回家后再炼不一样吗?面对亲人的哀求和哭诉我没有动心,师父告诉弟子:“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2]、“一个不动就制万动!”[3]我平静的说:你们回去吧,不炼这话我不能说。

这期间,师父也在鼓励我,借他们的嘴点悟我。一个警察问我炼功人和不炼功的人有啥不一样?另一个警察问新宇宙和旧宇宙有啥区别?你能答上这个问题,我明天就叫你回家。放我回家的那天,这个警察说:你回去后得好好学法。最后他们说:这个人太顽固,转化不了。被关押半个月后,我在师父的看护下堂堂正正回家了。

(三)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们四位同修在早市上发新年对联,被不明真相的小青年举报了。我们被劫持到吉林市小白山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四天。二月八日,离过年还有两天被放回家了。

此期间,我们始终就是不配合恶人,开始他们往禁闭室里推我,我就是不去,他们也没推动我,我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我犯了什么法?有什么罪?我信真、善、忍,还有错吗?我是坏人吗?我是个好人,是一个大好人!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你们这样对待我能忍心吗?我干了啥坏事了?他们无言以对,都不吱声了。

被非法关押了十四天,在师尊保护下,我第三次从黑窝堂堂正正回家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