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抵御诱惑 逆流而上》想到的

更新: 2018年08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是在美国修炼的青年大法弟子,读到同修写的这篇交流,想起自己家里的亲身经历,借此与同修交流,与同修共勉。

我的父母都是常人,家里只有外婆是同修,现在都在国内。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当初因为我坚定修大法,海外留学后要留在美国不回大陆,我妈妈当初大哭大叫,爸妈都说过对大法很不敬的话。

直到后来,妈妈来美国看我,感受到在自由社会生活的幸福,从此对大法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加上她来美国时,我都会花心思带她去各个旅游景点游玩,带她去购物,给她买她喜欢的礼物。她在美国期间心情特别好,回国后以自己的各种方式跟身边的人讲大法真相,爸妈都转而支持大法。

后来妈妈想到,我从小是外婆照顾长大的,现在外婆高寿,趁着她还能走动,要想办法带外婆来看我。于是她着手帮外婆申请签证,不辞辛苦一人带着年迈的外婆来美国看我。

我跟外婆五、六年未相见,偶尔只是通下电话,想到终于能跟外婆见面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一见到外婆,已不是我印象中一直很慈祥的她。神态跟以往有些不同,外婆的神情有些木讷,见到我以后,也没有很开心的神态,感觉好像是,见到就见到了。

跟外婆相处几天下来,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与她在电话上交谈时,她总是有点骄傲的说,我脑袋空空的,每天什么都不想。原来外婆真的是每天什么都不想!每天在家,家人照顾她吃饭起居,而她每天只是看书学法、炼功,抽时间去发资料,其它什么都不做,不与人来往,也基本上跟家人没什么交流。

她觉的“空”的状态是最好的状态,所以每天对任何事情不闻不问;她觉的不要有“情”,就是对人没有感情,每天表情严肃,脸上没有任何笑意,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刚见到外婆时,感觉她拒人千里,完全没有慈祥的感觉;她觉的精進就是不浪费时间,所以所有的时间全部用在做三件事上。

跟他们相处几天后,妈妈渐渐吐露心声,其实家人对外婆积怨很深。外婆自认为,自己与世无争,家人在向她表示对她的种种表现不满时,她觉的这是在帮助自己消业;家人照顾她整整十年,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外婆言辞中没有任何感恩的心,反而说家人常人心太重,不与常人一般见识。在这些种种矛盾发生后,她也不与家人有任何沟通、解释。爸爸觉的非常奇怪的说,修大法的人说是修佛的,人家其它教信佛的看起来都是慈眉善目的,从外婆身上一点没看出来。

其实换个角度试想一下,家人每天起早贪黑上班,上完班后,因为家里有老人,所以下班后赶紧回家给外婆做饭。如果回到的是一个温馨的家还好,回到家面对的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又面无表情的人,也基本上无话可说,试想一下,那是怎样的感受?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说,学法轮大法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个样了?好象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实还不是,就是他太激动了,不理智,不合常理。”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谈到:“精進那就是说他能够时时刻刻注意到自己的言行,注意到自己的思想反应,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经常的能严格要求自己,这就是在个人修炼中比较精進的。”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我一直在讲,这个整个社会其实就是给我们大法弟子开创的修炼环境。你不在宗教中,你在社会中修炼,那各行各业不都成了你的修炼场所了吗?”

我对师父这些讲法的理解是,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是在修炼,不是只有学法、炼功、讲真相才是修炼。修炼也不是像以前的修道人、和尚一样,六亲不认,常人所有东西碰都不能碰,听都不能听。师父教我们的是在常人社会中,表面上看与常人没什么区别,而是在面对各种事情或状况时,如何表现出修炼人的心态。

我在常人公司工作,在与常人同事相处时,工作闲余时唠唠家常,同事说到高兴的事,与同事一起分享喜悦;同事遇到什么困难时,帮同事排忧解难,偶尔我也会跟同事谈谈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体会,有位同事说,跟我相识后,收获很多。

偶尔公司举办聚餐,我不会觉的这是浪费时间,能参与的我也尽量参与,因为这种时候是增進与同事互相了解的好机会。与同事互动、增進理解,不但在工作过程会更有默契,在神韵来的时候,邀请同事一起观看神韵也变的更自然、简单。

每年我会有三个周的假期,除了利用这些假期参与一些洪法、讲真相活动外,同时,我也会跟家人一起在美国其它城市或世界其它地方转转,在旅游的过程中,一方面提升自己的见识,开阔自己的眼界;另一方面回到工作时,与常人交谈时以旅游为话题,是个很好的切入口。如果听到有其他人想去我曾经去过的地方,我会热心的提供建议,我的客户甚至专程回来找我,问我当初我向她推荐的一个地名。

在穿着方面,因为经济条件允许,在家人的参谋下,我会买几件稍微比较讲究的衣服、鞋子,我的同事偶尔发现我的穿戴哪个物件很讲究,总说我很有品味。做这些的种种其实出发点都不是为了自己的享受、虚荣炫耀,反而是在体验常人的生活中,让我能理解如何更好的向常人讲真相,如何以更好的切入口切入,也让常人看到大法弟子美好的风貌。就此,想与同修共同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是在以常人能理解的方式在救他们?还是以自己以为自己精進的方式在救人?

同修在文章中提到,孩子想向他孝敬时,他完全不赴约,或者完全拒绝。想与同修交流的是,这种做法看似是不浪费时间,不耽误救人,但如果换个角度想,古人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有条件能来到美国转转,为什么不出来了解下海外的修炼环境?有机会也许可以与海外同修交流交流,在自己亲身体验海外环境时,也许还能体察到平时在大陆环境下无法体察到的党文化。

很多大陆民众很羡慕能来美国旅游,如果自己能来美国转转,有所见识,回国后对常人讲真相时,别人听起来会不会觉的更有说服力呢?

自己的孩子以各种形式想方设法对自己尽孝,如果作为大法弟子,表现的是好像当成一种对自己修炼的干扰,那是不是把常人摆在对立面上,自己又表现的不被常人理解,这样做是不是在把家人向外推呢?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