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 走向神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有人曾经问过我,你吃那么多苦,为什么坚持这么多年?我也曾经问过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回顾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从开始的带修不修,到后来真正走入修炼;从起初的不理性、偏激,到如今走向成熟,一路走来,历尽坎坷与艰险,只因有恩师慈悲教导与时时保护,我才能走到今天。这其中不知包含了师父多少心血与为弟子的巨大的承受与付出!

在这热闹纷乱的人世间,面对现实社会名情利的各种干扰,能守住自己的正念,在这场最严酷的迫害中,用在法中生出的正念主导自己,辨别真伪,到最后走出人,超越人,正念正行,兑现自己救人的誓约。这是我—一个正法时期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个被宇宙大法救度与造就的幸运者,从人走向神的历程。

迫害中走入修炼 魔难中揭谎言

我是通过父亲得法的。那时,父亲是癌症晚期患者,癌细胞已经向全身扩散,医生说活不了多久了。我们全家都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可是父亲自己并不知道,我们都瞒着他。

父亲依然每天乐此不疲的学习各种气功,花了不少冤枉钱,企图从中找到使自己摆脱重病的功法,可是都没有任何效果。后来父亲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大法后,父亲把以前用过的拐杖扔掉了,行走健步如飞。他面色红润,精神抖擞,以前的病态一扫而光,仿佛年轻了十多岁。更加难得的是,父亲不再乱发脾气,与母亲和好相敬如宾。全家人都惊喜的看到父亲修炼大法后身体出现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先后走入大法修炼。

可是,我刚刚得法时却并不精進,那时正年轻,忙着谈恋爱,带修不修。我刚走入大法四个月,邪恶就开始了疯狂的迫害。当时,国内各种媒体铺天盖地的对大法造谣与诽谤,令我感到非常难过与愤怒。这个政府到底在做什么!?我也在问自己,面对这场对好人的无理迫害,我该如何做?

思考中自己神的一面在逐渐苏醒。在同修的启发、帮助下,我决定了出去讲真相,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场迫害反助我看清了邪恶的本质,并促使我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

那时,真相资料太少,我就走上街头去跟人面对面的讲真相。“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1],师父的新经文《快讲》发表后,我更加意识到讲真相的重要性。面对面讲真相,这种最直接、最简单,能与世人互动而且效果比较好的讲真相的方法,我一直坚持到今天。

二零零零年底,我与同修共同踏上進京上访的路。从此,我的人生与正法修炼紧紧连在一起。后来,因为一直坚持修炼大法,坚持给世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经历了多次非法关押、判刑、劳教的迫害,也经历过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甚至惊险躲过活摘器官的危险。有人曾经问过我,你吃那么多苦,为什么坚持这么多年?我也曾经问过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师父说:“人们认为法轮功是在被迫害,其实是世人在被迫害。为什么哪?因为他在这场迫害中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对法轮功有了仇恨,可是法轮功是宇宙大法在世上的叫法,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是救度众生的法徒,是有重大使命的,也就是说,是神的使者。如果世人心里装上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好的念头,或者是对“真善忍”这宇宙的根本法理诋毁或不认同,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说了不好的话、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情的,就会被神淘汰、销毁。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再严重,他们都是在神的路上,早走和晚走都会圆满与归位的,而真正被迫害的不正是人吗?”[2]

师父在法中把什么都告诉了我们,我知道了自己肩负着的责任重大。世人得救的希望都在我们这里啊!我没有理由不去做好。大法的法理指导着我在修炼中不断的前行,不断的战胜着一个又一个人心与执着,不断的破除人的壳。

二零零八年,我讲真相被绑架。在派出所,一个便衣警察借口有人有生命危险,以大法弟子要行善为由,向我索要器官。我立即想到海外媒体大量曝光的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报道,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我知道邪恶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意识到自己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我在心中不断的求师父救我,终于在第二天清晨走脱,流离失所到外地。这次死里逃生让我感到非常后怕,心理上造成了很深的阴影。

那段时期我只要看到警车就吓得浑身发抖,觉的就是来抓我的,就想找地方躲起来。我没有别的办法,我知道只有师父能帮我。我每天大量学法,把师父所有的各地讲法都从头到尾系统的学了一遍。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感到自己的怕心也在逐渐减少。通过学法,我明晰了法理,感到阻挡我修炼的怕心没有了,正念又升起来,我又重新汇入讲真相救度世人的正法洪流中。

得知母亲从黑窝回来后,我便结束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回到了当地。不久我开了一朵小花,自己做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

牢笼关不住神

就在前不久的一天,来自市、区两处的国保八、九个警察突然闯進我家,强行把我从家中绑架投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刚被关進看守所时,我感到很痛苦,自责自己没有修好,没有保护好大法的书,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的内心在哭泣,睡梦中也在哭泣,真是痛彻心扉。睡梦中,我感到师父用温暖的大手替我擦去眼角的泪水,并用双手在我身上转法轮。我知道师父在安慰我,鼓励我,也在不断加持着我的正念。我一下子想到了师父写的诗:“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背着师父的法,我头脑立即清醒起来。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外边还有很多没有得救的众生需要救度,我必须闯出去,继续履行我的救人使命。

我也清楚的认识到,我确实有漏,有没做好的地方,但这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决不允许它用这种方式迫害我。我知道只有师父才能帮我归正,一切由师父说了算。罪在邪恶,它们只有被清除的份。我一边坚定着自己的认识,一边立掌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邪恶。

在看守所里,我坚决抵制当奴工,不穿黄马甲,不排队,不报数,每天坚持炼功,正念正行。其他人在象奴工一样拼命的赶工做活时,我就在一旁立掌发正念。一个上午发一到两个小时。中午午休和半夜时分,我也坚持长时间发正念清除邪恶。

除了坚持长时间发正念外,有空我就背法,溶入法中,感到自己正念在不断增强。同时,我在法中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晰。我认识到,牢笼里囚住的是人,神怎么会受它制约呢!我问自己:神应有的状态是什么?我立即发正念清除自己种种不正的人心与执著,用法来归正一思一念,凡事都对照法来找自己,彻底清除自身负面思维,并坚定的转变那种“被关押几次就要判刑”的人的观念,也不断发正念清除国保警察及公检法机构中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将“法轮大法好”打入他们的生命微观。

我反复告诫自己,一定要在法中归正自己,一定要修好自己,为众生负责,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用慈悲和善念把坏事变成好事,要事情向有利于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方向转变。渐渐的我感到自己不再悲伤,也不再消沉,反而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种淡淡的喜悦与无比的祥和,那是生命溶在法中,同化法后的升华!那一刻,我已经超然物外,仿佛身处仙境般美妙,完全没有了身处牢笼的感觉。那一刻,我看到了国保大队长和另一个警察善良的一面,我感到和他们的思维已经沟通,感到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在改变。这种感受激励着我继续正念正行。

当我的心里出现发慌、害怕的感觉时,我立即抓住它,知道这是邪恶在害怕,是它在垂死挣扎。我把发慌和害怕全部返回给迫害大法者的身上,同时也找到了自己也确实是有怕被迫害的心。我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它!同时也解体利用常人电视干扰我的情魔烂鬼!我什么都不去想,不去执着,也不去执著能不能出去。我的心里越来越平静,我感到邪恶在我这里已没有藏身之地,它已经死定了!

在黑窝里,我抓紧时机给身边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帮她们打扫卫生,还经常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她们都很羡慕我:“你坐牢怎么还那么开心?”我笑着回答:我得了这么好的法,当然开心呀!

我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因为我是在同化大法的生命!随着我的提高,我身边的环境也在归正,对大法有偏见的人也在慢慢改变,她们从不理解到佩服!看到我炼功,她们还特别高兴!

十五天后,我重获自由。我知道,当我转变观念,心性升华上去达到神的状态,邪恶就会自灭!

出来后向内找,为何会有这段遭遇?那是因为我还有很重的人心,包括长期以来与也是同修的家人之间的矛盾没有解决,都是情太重造成的。想到这里,我在心里向师父说:师父,对不起,弟子没做好,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唯有将功补过,以后做好。我不能总是把眼睛盯着别人,只有严格要求自己,无条件的找自己,遇事要完全为别人着想,只要能做到这一步,同修之间哪里还会有矛盾!

感谢恩师的慈悲保护与点化,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回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