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村里的一家人

更新: 2019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六日】“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1]这是法轮大法著作《精進要旨》中的几句话。师尊慈悲,大法洪传的福泽也降临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我们得到了万古不遇的大法,幸运的成为了大法弟子。

一、山穷水尽

也许爸妈是受古语“养儿防老”的影响吧,养育了我们五个孩子,四个姐姐带一个小弟。因为超生的原因,辗转定居在延寿县黄牛场这个只有十一户人家的小山村。

爸爸身体不好,尤其以肝病肺病严重,干不了重活,于一九九三年基本丧失了劳动力。身材矮小体弱多病的妈妈即要照顾老人还要管我们五个孩子的口粮,经常东借五十斤米西凑四十斤粮的过日子,小山村三面环山,可家里的烧火柴却不曾充实过。当时我们年纪小,每到生火做饭的时候,我们姊妹会四处掰干树枝引火烧饭!

小山村民风淳朴,妈妈也是贤妻良母,亲朋好友送来一点好吃的妈妈总是做给爷爷吃。后来爷爷不在了,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肺癌晚期并伴有胃病、脾病,每天只能喝些鸡蛋水、奶粉度日!妈妈在干农活的时候总会不定时的回家看看,担心爸爸是不是更严重了。

二、柳暗花明

时间追溯到一九九四年秋,当时病重的爸爸想去五十公里外的大伯家借点钱,买些米放到家里然后剩余一点钱自己远走他乡,让自己自生自灭、不再拖累整个家。到了大伯家以后,偶然间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延吉正要办学习班。爸爸决定要去,大伯说票已经卖的差不多了,能不能進去屋都不好说,还去吗?爸爸说就是在窗外听听也要去。

爸爸在听到师父第三节课学习第三套功法的时候感到一阵热流通透全身,瞬时间所有的病都好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就这样恩赐在了爸爸身上。

当我们在村口接到爸爸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是:我们有救了,万古不遇的大法我们遇上了……自此以后我们家的一切开始改变。妈妈常年的颈椎靠拔罐才能睡觉的毛病好了,爸爸回来正值秋收所有的活都可以干了,烧火柴成堆成堆的码在院子里,爸爸抽烟喝酒甚至那一点点小赌的习惯都没有了!

爸爸的变化邻居们看在眼里,法轮大法的神奇瞬时间传开,十二户的小村落有九户开始得法修炼。爸爸妈妈的足迹也开始遍布延寿县宾县和附近乡镇!爸妈要把大法的神圣和伟大分享给所有有缘的人。

三、佛恩浩荡

大姐得法修了两年左右的时候,十六、七岁吧!一次坐顺风车司机经验不足弯道速度过快导致农用三轮车严重侧翻,大姐被甩出去三、四米远,昏倒在路边。同车的亲属把姐姐背去医院,清醒了却全身动不了,爸妈赶到医院问姐姐如果想在医院看病就留下来,我们去借钱!如果想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家!姐姐可能想到家里条件刚刚好一点,怎么能再住院花钱看病,而且也不知道病情如何,大法的神奇可以让爸爸起死回生或许我也可以,我是大法修炼者,师父也会管我!跟爸爸说:我们回家。大姐在不能自理不能活动的情况下躺了三天,然后可以下地了!唯一的状态就是第四第五节脊椎骨变形没有变化,仰面躺下时会硌的很痛,状态持续半年以后完全康复,跟正常人一样了。

我们的小村子经济条件差,只有一户人家有电视,小妹在看电视的时候从长条椅子上摔下来,造成右小臂小骨骨折,当时的乡村医疗水平有限,康复以后右手不能拿东西,无法用力。再次检查以后医生说接骨的时候压迫神经,需要在原来骨折的位置重新掰开。当时爸妈一方面考虑经济条件不好,孩子要承受多少痛苦等原因,没有马上手术。全家人得法后在某一天不经意间发现小妹的手恢复正常了,可以拿东西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在家乡所有人面前,再次发生在我的家人身上。原本要家破人亡的一家人,是师父的慈悲挽救了我们!我们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

因为我家的故事,延寿县另一个村的小伙子也得法修炼了,就是后来我们的大姐夫小广,一米八多的个头,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能继续念大学而在家务农,为人勤劳善良。修炼大法后,更是严格要求自己!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

四、生死离别

安详平静幸福的生活持续到了九九年,完全没想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邪恶的迫害席卷了整个中国,无故的迫害和打压在小人江泽民的妒嫉之心下开始了!我们一家人知道没有师父和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义务。

二零零零年,延寿县第一批去北京和平上访的大法弟子就是从爸爸、小广以及另外两位同修开始的,回来后被关押半个月后放回家。邪恶的连坐制度邪党用的登峰造极,以后只要延寿县有大法弟子去北京便要把很多大法弟子都抓起来一起关押,拘留所到期后还要关在乡政府办的洗脑班。三番五次的抓人把家人弄的心惊胆颤。

大姐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被押送回来,由于怀孕期间拘留所拒收,但是在乡政府洗脑班关押了一个多月,爸妈、姐姐、姐夫都被关在洗脑班,剩下的妹妹们年纪小,在家都照顾不好的同时还要想办法给爸妈们蒸包子送吃的,夜晚只要有一点声音大家都吓的不敢睡觉。邪恶的乡政府只管押人办洗脑班,吃的喝的甚至回家路费都是自己掏。

爸爸反反复复的被关了八次,罚款以及没收的手机共计经济迫害一万四千元左右。最后一次是在宾县的一次交流会现场被绑架,那次爸爸被迫害的非常严重,白色的衬衫变成血色的衬衫,因为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后来延寿派出所把爸爸接回来,看到爸爸身体太过虚弱就直接送回家了,爸爸在家里住了一夜,吃了两顿饭,第二天延寿县恶警接到上级即便绝食饿死也不放人的通知,再次返回来预谋绑架爸爸,爸爸在趁换衣服的时候跳窗逃走了。恶警气急败坏一脚踢倒了妈妈,扬言如果不把爸爸找回来就灭了你们全家,把你们家的独生子弄残了!又看到刚满一周岁的小外孙女说:连你也不放过!表现极度嚣张,没有一点人民警察人民公仆的样子!邪恶的警察把屋子乱翻了一通,又把西屋的摩托车用铁钉扎破了轮胎后扬长而去,恶警走了以后妈妈带着三个孩子想出去躲躲,可是当时的邪恶气氛太过恐怖,警车已经把亲属的家走遍了,导致任何亲戚朋友都不敢相留,没办法妈妈就带着三个孩子在山上蹲了一夜,天还下着小雨。

而爸爸因被迫害身体太过虚弱,在跑去西山十五公里的地方,在山坡上躺了两天离开了人世,爸爸走的时候双手扣在胸前,嘴里、手上、兜里都是干草。我们不知道爸爸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师父救了爸爸的命,却在邪党的迫害中离世。附近其它村落的人知道爸爸走了,自发的去了三、四辆车的人把爸爸接回家里。他们都知道爸爸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是附近尽人皆知的好人。爸爸的遗体在门口放了一夜,身体表现跟生前一样,关节活动自如,皮肤也没有变色,就是极度消瘦的样子让家人们看了痛彻骨髓。最后,连爸爸骨灰都是雪白的,爸爸离开时年仅四十八岁。邪恶的县公安局、县610、派出所一直跟踪到火化以后才离去!还扬言有炼功人来就抓起来,并造谣说爸爸是自杀的。

幸福的家就这样被邪党迫害破碎了,妈妈瘦小的身躯又要再次承担起一家的生活负担。

五、残酷迫害

二零零四年延寿县邪恶再次实行大抓捕,小广未能幸免,被非法劳教两年。入狱期间,他受尽折磨,在铁椅子上坐了六天六夜,耳朵被打的变了形,后来精神失常整天的喊,电棍、毒打、脏袜子堵嘴更是家常便饭,适逢监狱领导检查都要把人藏起来派两个犯人看着。长时间的坐铁椅子导致他右脚磨露了脚筋,左脚踝磨露了骨头,臀部两侧上都有了褥疮,下椅子的时候留下滩滩血迹!在狱中关押了一年半的时间以保外就医的方式放了出来!回家后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六岁了,竟然不认识自己的爸爸。

二姐小艳受家庭熏陶环境影响尤其纯朴善良,于零一年十月份与另一乡镇的大法弟子小伟走在一起。小伟一九九五年修炼大法,与父亲甚为熟悉,是另一乡镇第一批去北京和平上访的大法弟子,反反复复也被绑架过四次,关押时间加起来也有半年左右了,经济迫害也有几万块钱。在被关押期间,他内心也曾有过极大的矛盾,为什么自己一个一心向善修佛的好人,却和一些犯罪的人关在一起,每天听大铁门的叮当响,看到妈妈近乎抑郁的状态泪如雨下的情形内心深处是刀割般的疼!为什么坚持一件正确的事要承受如此大的压力?这个国家怎么了?后来宾县再次实施邪恶大抓捕,小伟因参加同学婚礼而幸免。而小艳却因为恶警问其是不是炼功人的一个“炼”字而被绑架。绝食抗议五天后在第七天交罚款两千块钱放回家,关押期间正是赶上爸爸被延寿派出所接走的时候,而自己在被刚刚放出来就知道爸爸离世的消息,可谓悲痛欲绝……

小伟流离失所后在另一城市发展,在师父的慈悲照顾下,小艳在处理完爸爸的葬礼以后便和小伟在另一个城市相聚。夫妻相敬如宾,日子越来越好,祖孙三代其乐融融。也是修大法的福报所致吧!

六、我们将义无反顾

三妹、四妹都相继嫁给了大法弟子家的孩子,如今也都有了自己的小孩儿,在不同的城市过着有条不紊的生活!不幸的是妈妈由于爸爸早早离世,常年的积劳成疾于二零一八年夏含冤离世。

小山村又一次聚集了好多人,大家重新修整的坟冢干净利落,前一天晚上的小雨使得山坡上的绿草如茵,焕然一新。孩子们的泪水和哭声也让曾经因得法而一片和谐的小村庄陷入无限悲痛……

多少往事历历在目,从一个极尽清寒的小家,到爸爸修炼大法后我们一家人的欢声笑语,这一切都在邪党的恐怖迫害中失去了,宛如一场噩梦!可我们也仅仅是被迫害的千万个大法弟子家庭中的一个!邪党及江泽民的罪恶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爸爸、妈妈你们先走了,远离了邪党的迫害,不用再过胆战心惊的日子,你们也终于可以再次携手在天堂相聚,看着世人的得救,邪党的覆灭;爸爸、妈妈你们先走了,留下我们将继续把法轮大法的美好,我们的故事书写下去……

我们的爸爸是延寿县黄牛场杨文华。

我们全家跪拜师尊,感谢恩师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