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执著 师父救我出黑窝

更新: 2019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六日】

(一)得法的神迹

我从小就是体弱多病又胆小的女子,结婚生了儿子后,身体毛病就更多了,特别是肠胃很不好,生冷东西不能吃,甚至连蔬菜都不能吃,所以营养不良,身体虚弱。还有腰椎间盘突出,腰疼的时候,连带腿脚痛,站着不舒服,坐着也不舒服,后来左腿腿肚子都萎缩了。看过很多名医,打过很多针,吃过很多药,都无济于事。医生还说:医不好的,你以后会跛脚的。我心里很痛苦,只能天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再后来中指无名肿痛,开过三次刀,也没完全好,苦不堪言。

我生命中一个不平凡的日子来临了,记得那是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来到炼功点,看到很多人在炼功。一听到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音乐时,我就觉的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是佛法,太伟大了,佛法无边。就觉的自己有希望了,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动作还不会做,就在仔细地、静静地看。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抱轮动作很简单,我就跟着他们做,辅导员过来很热情地纠正我的动作。我跟他们一起炼了四十五分钟。回家后,神奇就出来了,脚腿行动方便的多了,我心里很高兴,从那以后,我就一天不落的去炼功,风雨无阻。

佛法是慈悲的,可又是威严的。刚炼功一个星期,那天是黄历七月二十九日,佛教中有坐夜拜佛的,婆婆很信佛教的,她那天有事叫我替她到寺院里坐夜。那时,我还没有大法书,也没听过师父讲法,不懂不二法门严肃性,听到敲木鱼也想学,结果只敲了几下,头就疼得厉害。寺院里主持见到我这样,就叫我马上放下,不要敲了。坐到天刚亮,我就在天井里炼法轮功,炼完就回家了。那时候还没得法,仅仅是炼功,就经历了不二法门之事,后来学法得法后才知道不二法门的严肃性。

一九九七年那年,大法在我们那里洪传,热心的修炼者都出去洪扬大法。我也到过很多地方,去教新学员学功,有时一连几天不回来。那时我们那里大法书很稀缺,大家只在口耳相传大法的好处,我也把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告诉大家,炼功的人越来越多。有一天,在炼功场教新学员动作,正在炼“法轮桩法”时,很静,突然西边闪出来一个圆圆的银光球体,向我的胸前射進来,我只觉的心中发亮,特别清醒。第二天夜里,梦见天上出来彩虹特别漂亮,左边先出来一个,接着右边又出来一个,两个并排着,又从两个当中上面出来一个彩虹,然后师父就从上面那个彩虹里出来了。我看得很真切,就大声叫了起来:“我师父在天上哪,我师父在天上,大家都来看呀!”这些显现都是师父鼓励我修炼呢!

过了几天,辅导员送来一本宝书给我,说这本书是特意先给我,以后会多起来,大家都有书了,这本书是《转法轮》,你要好好珍惜。我爱不释手,就一个一个字的读,读到第二页,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 我就一下子悟到:师父叫我放下有病的心,这太容易了。从此以后,只要学法炼功,不吃药,不打针,全身的病一扫而光,真是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大法威力太大了。我从内心深处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二)修心去执著

我平时在生活中有许多旧观念和怕心,比如:打破一个碗,怕没彩头,倒水,怕不小心溅到别人身上,会倒楣运。对这些小事斤斤计较,会难过好几天。这些观念在修炼中真碰到过关的事。有一次,参加九天学习班,辅导员说:“近的没有了,要去一个较远的地方,条件比较差,要自己带被子。”我还是坚持去了,去了以后,当天夜里,做个噩梦,梦见有个人说:“她这么肯走,把她的手脚捆起来。”我说:“你捆住我的手脚,也捆不住我的心,我一定会修炼下去,谁也干扰不了我。”醒来后,手脚真的象被捆住一样,很重很重,但心里很轻松。不好的梦也可以用坚定的正念去破的。

第三天,我洗碗时,无缘无故的把一个新碗洗成两半,我心里很难过,认为这一定不是好兆头。转念一想,又高兴起来了,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过关,看我能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从此以后,我就没有这个心了。

还有一天,我洗好脚,找不到倒水的下水道,我以为外边没人,就往门外边倒,哪知倒在一个男同修身上。他上来大声叫起来,是谁倒水啊,我吓的哭起来了,并不断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当时辅导员过来打圆场说:“没事的,帮你消业,都是好事,你看你的脚烂成这样,真的是帮你消业,你还得谢谢她呢。”男同修转怒为笑说:“我现在会忍了,如果以前,我能容下这样的事吗?肯定会赖你一把,就是我儿子知道了,也会不肯。”这使我更加内疚,觉的自己真倒楣,怎么会出这样的事,那两天心里很难过,早上炼功也哭,晚上学法也流泪。学到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读到这里,我才破涕为笑,原来这又是师父的良苦用心,我真心感谢师父,使我又放下了这个执著心,心情一下子就轻松起来。

这次学习班我收获很大,真是满载而归。我还带回来很多大法书籍和学习资料,我们炼功点的同修个个都为我高兴。以后哪有法会和交流会我总是想要参加,那是我提高的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又有一次,我去参加交流会,去时戴350度老花镜,第二天回来时,眼镜忘了带回来。同修说:“阿姨,我去拿。”我说不要了。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以后再也不要戴了。回家后,眼睛真的亮起来了,连最小的字都看得清清楚楚。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三)正法时期做资料开小花

随着正法進程,我想我们小组也一定要开朵小花,自己做,去救人,不能全依赖外地同修给我们送资料,我们一定要学会自己做,我和同修商量:“简单做资料只需要一台电脑和打印机就行了,只要技术同修能教,我就会努力专心学好。”我没有摸过电脑和打印机,也不识字母,我要学当然会学得困难,学得慢。我对教技术同修说:“你就教我从幼儿园知识开始学,我真心想学,一定会学好的,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这样慢慢学会了电脑简单操作和打印。

做资料过程中,也会有困难和干扰,只要坚信大法,正念正行都会好起来的。有一台打印机很老了,经常出毛病,那一天,正准备拿修理店去修,干扰很大,腰疼的直不起来,我认识到是旧势力干扰,我不承认,拦不住我的心,我要出去,谁也拦不住我,这都是过心性关,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腰疼不当回事,我就提着打印机去修。到车站下车,也不坐三轮车,用手提到修理店,一直等到下午修好,我的腰也好了。过了不久,我的腰疼假相又出现了,这次比上次更厉害,果然打印机头又塞了,怎么也打不出来,必须要拿到店里去修,修理费太高了,买了个新的,这个新的还是不太顺利,经常出问题,我想到求师父:“师父您能救我的命,您把我的打印机也救了吧!我要好好干,也出去多救人。”

第二天打开后,全正常了。到现在挺好的,速度又快,声音又轻。还有一次,电脑连续两天启动不了,第二天早上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帮忙,马上就打开了。一切都有师父在管,师父在帮我做,帮我提高,看我这个心坚不坚定。

有一天,我特别精神,想把资料多做些和同修多去救人,现在时间很紧迫,想让更多人明白真相,哪知又受到干扰和需要提高心性了。第二天晚上,我读法口齿不清楚,还流口水,手脚麻痹,第二天起来,嘴也歪了。第一念就是求师父:“师父,这是假相,我不承认,谁也干扰不了我,我是师父的弟子,如我有错,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有漏,我会补上,绝不能让旧势力干扰破坏。”我就向内找自己,一定是哪里做的不好,给旧势力钻空子,一找找了一大把执著心,显示心、干事心、欢喜心,这些心最容易被魔利用。

我就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发正念,排除干扰,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那天手脚麻痹当场就好了,说话不清楚,嘴角歪斜一星期后也恢复正常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啊,真心的谢谢您,是您救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激动的热泪盈眶,真的有师在有法在,无所不能,感激的话表达不了,此时我的心里想着要更加精進,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今年清明节那天,又遇到魔难。我在洗衣服时,刚站起来,猛然跌倒在地,不能动,我心里说没事,我是修炼人,这是过关,好象还了一条命一样。我慢慢爬起来之后,马上盘腿打坐,还好,腿搬的上。

亲人知道了来要我到医院检查,还买来伤药给我贴,我不为所动,我劝他们说:“你们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有位热心的同修知道了,天天来帮我一起学法,发正念,一个星期就好多了。不久,我们那里想开个交流会,叫我通知他们,要走很远的路,我一点没有担心,反而越走越轻松。到交流会那一天,我是第一个和外地同修在山上整理场地,拔草,捡木头,把地面清理好,铺上垫子,本来腰不太好弯,越干越轻松,反而直起来了,到交流圆满结束后,我的身体全部好了。

(四)师父救我出黑窝

正当我炼功状态越来越好的时候,心性在不断的提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来,江泽民这个妒嫉的小丑利用邪党对法轮功发动了残酷的镇压,慈悲的师父被恶毒污蔑,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怎能眼睁睁的看着邪恶肆无忌惮的破坏大法,自然而然的起来捍卫大法,首先是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同时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邪恶发疯了,对炼功者大批抓捕,但我们不怕,顶着压力走出来讲清真相。我就被抓了五次,还進了两次洗脑班,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都是正念闯出黑窝。

第一次是打压刚开始,我们五位同修仍然坚持到公园炼功,第二天就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我在看守所里对警察说:“法轮大法是教我们学真善忍做好人的,有什么不好,炼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修心道德升华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难道有错吗?”警察无话可说。

第二次是二零零五年我们三个同修自制真相资料,就是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成小标语去发去贴,结果被公安局查出了笔迹,遭到了绑架,我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带到省劳教所,我一点也不怕,因为我干的是堂堂正正的好事。我在路上一直在背法,“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5]。 一路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邪恶全灭。

到了劳教所,先到医务室里体检,我求师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证实法。”奇迹出现了,我的血压升得205mmHg,医生说:“这个体检不合格,退回去。”送我们的警察不死心,说:“医生等一下再量,可能是刚坐车坐的。”等一下再量,反而升得更高,到210mmHg,劳教所真的不要了。警察却说:“借住一个月。”医生说:“我们这里血压180 mmHg就不能要了,她210 mmHg还留一个月,你也真是。”最后,警察说借三天,他们带三个人到南京玩了,回来再带我回家。就这样,我被关進经济科过了三天三夜。

这个笼里有四个人,三个是经济犯,一个年轻的听说是杀人犯,看她也很善良。我对她们讲真相,她们说:“法轮功真是好,我们那边学的人很多,都是好人。要是学法轮功,我也不会坐牢了。”我还教了她们动作,我在慈悲的师父保护下,三天走出了黑窝,另外两个同修被迫害了一年半才回来。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正念越来越足,法理也越明白,怕心也越来越淡。后来还有三次被非法抓捕,体检身体不好,有一次血压高达230 mmHg,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安全回家。

第三次是被诬判缓刑四年,第四次是被诬判了三年实刑,所外执行。第五次是前年年底快要过年了,我们两位同修到农村发日历小册子,讲真相被人举报,警车很快就过来了,当场把我们截住,带到当地派出所,连夜带到公安局办好手续,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警察要我们回家。我们说:“让我们在这呆一夜,明天早上我们自己走。”他们说:“这里一刻也不能呆,出问题我们承担不起。”就这样,我们平安回家了,我一次次落入虎口,师父一次次把我救出来,使我免遭牢狱之灾。

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法院要对第五次事情开庭,我一点也不怕,有同修知道了就到公检法司讲真相,要他们判无罪。求师尊加持我,指点我,我说:“我不懂,有错我会在大法中改,有漏我会在大法中补,绝不允许旧势力邪恶钻空子迫害。”当晚,梦中师父点化我:我眼前清清楚楚的有一只鞋,全新的,我一穿,这只鞋就破了,整个面全部揭穿了。我悟到师父叫我讲真相,把邪恶揭破了。法庭上,我说:“我的命是大法救的,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真善忍做好人道德升华,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做人要有良知,人在做,天在看。”我还想说,他们说好了,就这样结束了,叫我回去了。我又一次平安的闯出了黑窝。是师父的救度,才有我的今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