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上的优昙婆罗花

更新: 2019年1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我的记忆里,从小特别喜欢研究气功,但一直没有找到我心中所向往的那种。

一九九八年,我们当地才开始盛行法轮功,我的家人也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父母亲都是常年的“药罐子”,修炼法轮功后很快身体都好了,精神状况也好了,看到父母的变化,我相信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年末,我也开始走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

修炼前,我不知道我人生的真正目地是什么,整天吸烟,喝酒,打麻将,我以为这就是人生。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我从内心真正的去改变我的恶习。我戒掉了吸烟,喝酒,再也不打麻将了,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能够为他人着想,在家做一名好父亲,在单位做一名好职工,在社会做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来自社会、单位、家庭的压力使我每天喘不过气,我父母去北京证实大法,父母被非法关到了看守所。父母在大家的帮助下好不容易从看守所出来,恶警们三天两头到我父母那里搞袭击,恶语拳脚相加,父母亲受不了这种惊恐的生活,相继被迫害致死。之后的这几年当中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我违心的放弃了修炼,我就这样苟且偷生的活着,我的心在流血,我对不起师父。

离开了大法,我像孩子失去了父母,舵手失去了航向。心里总是没有着落,我又不知我为什么活着,为了麻醉自己,我又开始了吸烟喝酒打麻将,人一天到晚又昏昏沉沉的,鼻炎、神经衰弱、偏头痛等又回到了身上,我还觉的自己是重现实的。

我看到同修因不放弃修炼,被迫害很严重,觉的他们很傻,给他们讲常人的道理,同修却给我讲大法的美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给我讲九评,看神韵。我给同修讲了好几年,同修不动心,而同修给我讲了好几年,我的心却在复苏,我重新思考人生的道路,不能这样过一辈子,我不能错过这千古难得的大法,又从新开始了修炼,

我离开大法十年的时间,耽误了太多太多。我刚从新开始修炼的时候,因为父母被迫害致死,妻子也非常反对修炼,但我按大法的要求在家做好一切,家务我多干,妻子脾气不好,我从不跟她计较,心平气和的对待。

我父母去世后,留下一院老宅子,现由我弟弟占有,出租。老婆和孩子经常说我不去争,常常让我去要该属于自己的那份家产,而我弟弟是那种利益心很重的人,我一旦去要就会和弟弟闹矛盾。我想师父告诉我们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放下利益之心,不去和弟弟争夺,一直心平气和的对待此事。而别人欠我父母的钱还给我,我分成三份,给弟弟和妹妹每人一份。

我有一颗救人的心,只要接触到的人我就讲大法真相,我也想开一朵小花,师父就安排同修来帮助我,我这有了电脑,我开始学习电脑技术,师父也在这方面给我开智开慧,我很快学会了制作小册子、护身符、光盘等。

师尊鼓励我,让我见证大法的神奇,我工作的单位的铁窗户上开了优昙婆罗花。

有天早晨起来,突然发现自己手指上竟然也开了一朵优昙婆罗花,让我惊奇万分,也让世人更加感到大法的神奇。

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看护我,鼓励着我,使我更坚信了大法,我要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