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庭变成讲真相的场所

更新: 2019年1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二十余年的正法修炼,我真切的体会到修炼的艰难和放下执着后生命提升的殊胜。而体会最深的就如师父所说:“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几年前,我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面临非法庭审。想到因为我的绑架会连累很多人,一种巨大的犯罪感笼罩着我,我感到对大法犯罪了,连累了同修,这种强烈的罪恶感被旧势力利用,加大了我的执着,我变的意志消沉,很长时间处于深深自责中,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不配做大法弟子了,要被销毁了。我的空间场充满了邪恶,非常难受,有时甚至站立不起,剜心透骨的悔恨中艰难的过了好几个月。

慈悲的师尊安排一个同修到我的隔壁监室喊我话,听我说炼不了功了,她非常着急,想办法写信传递给我,默写经文给我。读着同修的信,试着一遍一遍的背能背的经文,心里开始有感觉了,我的空间场开始清亮了,正的能量在回来。多少天绝望的感觉被幸福感代替了!我重新树立起希望,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每天争分夺秒地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

刚恢复过来,我们的案子已经到了法院,马上要开庭了,眼看着只剩几天时间,我都没准备好怎么辩护,辩护词几次着手写都写不好,正念也没恢复过来,想着真不知怎么办才好,怎样开好这个庭,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这时只好求助师尊了,我心里对师尊说:我想让这次开庭变成讲真相的盛会,求师尊加持。

可是由不得我了,开庭的时间到了。第一天我还是头脑晕晕沉沉的坐上邪恶的车,空间场还没清干净,我一路上不停的发正念,清理自身,清理外部,想让自己的正念强起来,求师尊加持,请正神帮助。我打起精神,认真听对方的说辞反驳他们。可是提出的问题邪恶根本不回答,继续他们的说辞。几天过去了,庭长宣布休庭,几天后开庭。

我知道这是师尊慈悲,给我安排写辩护词的机会,我一定要写好这个辩护词。晚上梦中看到看守所给每人发两支笔,给我的是一支三色圆珠笔,我把笔套打开,在每一支笔芯的端口插了一个小小的钉子。醒来后我悟到师父鼓励我写好辩护词,于是开始着手写。第一天写了一整天还没起好头,第二天突然思绪打开,一口气写了很多页。基本架构,内容都写出来了。第三天,把写好的内容边修改边誊写,一篇十几页的辩护词就写出来了。第四天再修改,第五天、第六天再誊写两遍,准备一份给法庭,一份给律师带出来。

十几页的辩护词几乎一天就写好,还感觉文笔流畅,思路清晰,完全不是消沉了大半年,才刚刚苏醒的我能写出来的。给同监室的人看了,都说写得好,认为我有多高的文化,多高的学历,只有我知道,不是我写,是师尊把文字打到我的思想中,拉着我的手写的。

又到开庭了,我拿着两份十余页的辩护词来到邪恶的法庭,心中有几分信心,又有几分不安,想着师尊的话:“我经常讲,我们不求世间的得失,是吧?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2]我想,不管结局如何,把辩护词不受干扰的念出来,让人明白真相是我的责任——因为辩护词把大法真相及被迫害原因完整的讲了出来,并从法律的角度将迫害的违法性及邪恶本质清晰地分析出来了。

我一边求师尊加持,请正神帮助,一边在法庭上不停的发正念,感觉到法庭充满了正的能量。而我思想中没有任何观念,没有怕的执着,也没有什么顾虑,只想着把这件事做好。可我还没读辩护词就到最后一项陈述了。我一下急了,就问身边站着的一个穿制服的年轻女性,我说我还没念辩护词呢!她说陈述的时候可以念。陈述轮到我了,我向庭长提出,我要读辩护词,庭长同意了。我拿着辩护词振作精神专注地读起来。整个法庭鸦雀无声,只有我的声音在法庭大厅回荡。我感觉似乎时间都静止了,好象我不是在法庭,而是在宇宙的一个大空间场给邪恶宣判。辩护词的最后给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定了几十条罪名。三十多分钟的时间没有一人反驳,没有一人打断。辩护词念完,庭长宣布休庭,没说一句话。法庭上整个大厅装满了从全市各派出所抽调过来的援警,全都默然无声,人群静静的散去。而我只是流泪,不停的流,不停的流。

休庭了,一个穿制服的人要带我回休息室,我问他:“你是党员吧?”他说是,我又问他:“你贵姓?”他告诉我了,我说:“你退了吧。”他说:好。他把我带到小房间,这时小房间已经来了很多穿制服的人,有十几人,他笑着跟他们说:“她要我退党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退,我们都退。”其他人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都退。”可惜当时没有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成为遗憾。我知道这次开庭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而我,因为发了一个愿,想把法庭变成讲真相的场所,师尊就给安排好了一切:安排好时间;安排好同修发正念(后来听说本市及周边多个城镇都在发正念加持);甚至点给我思路,我是之前在法庭上听律师的辩护打开思路的。我们是为着众生而来,只要我们的思想在法上,是为着众生的,师尊就会安排好一切。师尊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3]在如此的佛恩浩荡之下,在亘古未有的机缘及使命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

师父说:“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4]“做好你们应该做的那一切吧。未来最伟大的、最美好的荣耀都在等着你们。”[5]

能在如此宇宙巨变之时,成为大法弟子,我常常为自己的这份机缘而倍感荣幸,然而又常常为自己没做好而懊悔不已。感到离师尊对我的要求差距太多,还有很多执着没去掉,还有很多众生没有救起,深感责任重大。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已没有理由懈怠,唯有把握好最后的时光,走好最后一段路。

谨此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同修共勉,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