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明慧投稿是快乐的

更新: 2019年12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这几年在向明慧网投稿的成长过程中,我的体会是:我送去的是土石,是明慧编辑组的同修在我的这堆土石里发现玉石,再将其打磨成成品,使其发光。

我是在二零一五年上半年才拿起笔向明慧网投稿的。当时拿起笔什么都不会,连框架都不会搭。但当看到不识字的、不会提笔的、提笔又写不出来的同修,看到他们有想要表达修炼体会的心愿,自己又完成不了,我就想:至少我还能把句子写通顺,这一点总比他们强吧,我来完成他们的心愿,把他们想对大法、对师父感恩的话语记录下来。

现在回想起来,想替他们写稿子那个想法是我发的“愿”,可是当时我并不清楚。二零一七年,我在一篇文章中用文字表达:“我要尽最大的能力帮助更多的同修完善他们的稿子,来完成他们对师尊感恩的心愿。”我也不知道这就是我发的愿。

去依赖心

完成初稿了,经常写不出标题,认为很难。

二零一六年的明慧大陆法会征稿,我参加了。有一天,初稿完成了,夜已很深,没有标题。我就想:算了吧,让会写文章的同修帮我安一个标题吧,他们拈手即来。太累了,倒床就睡了。第二天早晨打完坐,突然一个画面浮现在眼前:被关在黑窝时,有一次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兄弟每人开着一辆四方体的车,车全身是不锈钢的材质,亮亮的,象坦克那么大小。梦醒后的反应:没见过这种车。这时我把那车和我们生活中的车相比较,那车没有头。我想:车没有头,就如文章没有标题一样。

昨晚不想动脑子想了,就想依赖同修。师尊点悟我这个梦,不是要我去依赖心吗?依赖心的背后是什么:累了,夜深了,不想吃苦了。这不是怕吃苦的心、懒惰心、求安逸的心吗?当悟到这些心后,那层不好的物质,师尊就帮我拿掉了,标题就呈现出来了,全身轻松了。

当时不知道这是向内找,只觉的修大法太神奇了!后来《明慧周刊》刊出了这篇文章,标题还是我写的那个标题。同修告诉我:你有一篇文章在《明慧周刊》上发表了。我真不敢相信。当在《明慧周刊》上见到时,心想:明慧网的编辑们帮我修改的这么好。当时只知道这是师尊给我的鼓励!现在知道:也是我身边的同修和明慧编辑组的同修共同打磨才刊登出来的。

看到天机了

二零一七年“五·一三”是写稿最累的一次,过后一段时间,人轻松了。一次去小组学法,那天正好学《转法轮》第一讲,我们每人读一页,读到“炼功为什么不长功”[1]时,又轮到我读了。读着、读着,就看到书上每个字的偏旁、部首呈现的都是天机,再往下读的时候,感到心接受到了“慈悲”之意,就感到师尊太慈悲,然后呈现出“洪大”两个字隐去,又显现出来。无法用语言形容师尊那无量的洪大慈悲,就感到师尊太慈悲、太慈悲了,我突然哭出声来。再来读书时,喉咙发哽、泪水遮住了视线,就读不下去了,我用手示意下一位同修接着读。读完第一讲,七十七岁的阿姨关切的问我:“妹子,受什么委屈了?”我说 :“不是受委屈了,是看到天机了,也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就哭了。”

去自我之心

一年两次投稿,我都很激动,那时很乐意帮同修整理稿件。我是跑稿的,见同修就问:“写稿了吗?不会写、想写,我帮你。”很真心、热忱。

那天,我拉着小拉车,买了满满一车菜,拖着往家赶。在路上,迎面来了四位很面善的老阿姨,我亲切的迎上去:“阿姨们好,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话还没说完,见有阿姨向我合十,还有阿姨对我说:“我们是一样的,同修、同修。”我说:“你们投稿了吗?只剩几天时间了。”交谈中,有一位阿姨愿意让我帮她整理她写的稿件。

征稿结束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那四位阿姨中,其中有两位是中学老师:一个是教物理的、一个是教语文的。一听是知识份子,我吓了一大跳,心想真不知“天高地厚”,逢人就说:“我帮你。”

高涨的情绪受阻了,见到同修,好象想开口的念头全都没有了。因为觉的那时的我“太自我了”。这个受挫,搁在心里,没向同修说。只是不象从前那样,投稿结束了,还在问同修:“没来的及写的,还可以写(日常投稿),我帮你。”这次连想问的想法都没有了。

心受挫了,不想提写文章的事了。师尊看到了,就借同修的嘴点悟了我,给我增添了自信,明白我是发了这个愿的。一次,小组学法结束了,我和A同修走到了一个路口等待交通灯变绿。她说:“那时这里迫害的很严重,没有协调人了,整个市区一盘散沙,我想我要走出来挑起这个担子。在这种紧迫的情况下,我发了这个愿。”听后我有所悟,不敢相信,反问她:“这就是发的愿?”同时看着她的脸,她的表情很肯定。我马上想到:我曾经在哪里想过、在哪篇文章中写过:我要帮同修写稿子,完成她们的心愿。那我的这个想法也是我发的“愿”?我对A同修说:“当时的环境迫使我想:我来完成他们不能完成的心愿。就这么简单的想法,就是我发的一个愿了?”

我反复的问她,实际也在反问我自己。终于,明白了愿:就是你自己真心诚意的想把某件事去做好。于是在心里对自己说:谁也阻止不了我,做我该做的,兑现我的“愿”!

二零一八年“五·一三”期间,我想我投过几次稿了,这次来不及,我就不写了,尽量让多一些的、没投过稿的同修投稿。后来有点空余时间,赶快利用这个空时写稿,晚上完成了自己的初稿,就想核对引用师尊讲法的内容完整不?看了《各地讲法七》中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已核对上了,是深夜十一点一刻了,全身酸痛,就想躺下休息,又怕睡过去了。又想起师尊说的:“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2] 我想那我就按师尊说的做吧。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炼第二套功法,我就开始抱轮,当两侧抱轮时,银白色的光从头顶上快速下到颈部后变成一团浅蓝色的光开始旋转,旋到腹部后变成浅紫色,然后由银白、浅蓝和浅紫等混合透明色迅速旋成一个漩涡到大腿,当我想看清楚的时候,头顶上的银白色的光又开始下来了,程序跟刚描述的是一模一样。这样反复多次。

第二天凌晨四点五十分打坐,当第一个变掌时,感觉臀部以下没有身体了,同时臀部以上,就象坐在鸡蛋壳里,动弹不得,暖洋洋的。我又一次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分享同修的快乐

我与Z同修核对稿子的时候,L同修交稿对我说:“就象你说的,自己写稿真不一样,写到最后时,我眼泪都出来了。”这是上周要我代写稿的人说的。

上周与L同修交谈后,我说:“你可以自己写,自己写体悟不一样,而且,写稿的过程,就是提高与升华的过程,悟法理的过程,不要说很忙、没时间,失去这珍贵的机会。”

L同修的弟妹,以前是做服装生意的,是为祛病進来的,我帮她整稿的时候,她说到她的病历。我问她:“你得法几年了?五年前的病历还在手上吗?”她说:“在。”我说:“你把它处理吧。”她边说她现在又在消业,边把上衣揭开让我看,腰上一圈都是退了红色的砣,每个砣中间一个小黑点。她说:“很痒,大腿上还有。”

过了两天,我与她核对稿子,见面她就说:“我把病历处理了,身上的砣不痒了。”又过了几天,和她又碰面了,她满脸喜悦的对我说:“谢谢你,写文章好象提高了。”我说谢谢师父,是师父帮助做的。

周日,我又与Z同修核对稿子,当我读到“当我一个人能把《转法轮》读下来的时候,别提那个高兴劲了,眼睛眯眯的,满脸挂着笑,心里乐呵呵的”时,这个只上了六天学的Z同修说:“这就是我想说的,说不出来,你帮我写出来了,当时就是这心情。”她就眼睛笑眯眯的,满脸挂着笑,望着我,我都被她那种天真无邪的孩子般的笑感动了。当我把文章读完了,结尾有一句话“弟子更要做好三件事,决不懈怠”时,她说:“上次跟你核对后回去,在路上,我心里就在想,我说出的话是要做到的,这不是随便说的。”我又把“决不懈怠”四个字重重的念了一遍,余光见她点点头,我再把视线移到她脸上时,她已是泪流满脸了。我的眼泪也随着流了下来。

完成一位同修的稿子,我的快乐就增添一份。写稿是快乐的。写稿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也是提高与升华的过程。

我们的修炼体会通过明慧网,与世界各地的同修分享,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一篇篇修炼稿子就是我们溶入整体的阶梯,通向我们回家的路。

个人体会,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恩师!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