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名的心

更新: 2019年12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修炼的路上,我是跌跌撞撞、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从不知道什么是修炼、不知道如何修炼、不知道怎样向内找,到现在和大法弟子一起走在证实法的路上,过程中也是错误不断。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紧紧的看护着,遇到魔难及时点悟弟子,指导弟子,明白如何走正修炼的路。

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总是觉的修炼中的名利情,这个名是最容易放的,一个农村妇女也没有什么名可争的,也没有什么名可要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有在名上注意修过,也没有当回事。突然一天,这个名在我的脑中显现,我一下警觉了,我这不是有求名的心吗?其实这个求名的心在一些事情中都反映出来了,没引起我的注意。

有一次,参与了营救同修,大家在一起商量,是不是请律师,可是从这之后,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也不是很好请,同修联系了几个律师,都说没有时间,不能来。我最后决定再给一个律师打电话看能不能来,没想到律师说可以来,问现在是在什么阶段?可是我们也不知道现在案子在哪里。

律师建议在当地找一个律师去看守所会见一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差不多就知道在哪里了,这样费用也低。可是,因为我们当地给律师讲真相工作做的不是很好,没有律师敢接法轮功的案子,都不同意去会见,没办法,只好让外地的律师来看看。律师来了之后,也会见了同修,并写了法律意见书,说案子现在虽然被检察院非法批捕,还没在检察院,卷宗还在公安阶段。

当时曾建议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去公安局看看,让律师帮忙也去公安局从法律角度说一说,他们都说不用去,去了也没什么用,因为同修在里面配合邪恶,什么都说了,恐怕在公安这儿不好说。我当时也没在法上想,脑子中把救人的法理给忘了,有点麻木了,就是怕心导致的,既然他们不想去公安,那就不去吧,我也没有坚持一定得去。给了律师费,律师第二天就走了。

构陷卷宗到了检察院后,律师来了,到检察院阅卷,并问同修带律师费了吗?同修有点急了,说上一次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又要钱呢?律师只好给我打电话,我知道同修可能不懂律师的收费标准,就和律师说钱的事和我说吧。可能家属不懂律师收费的事,律师阅卷之后,又去看守所会见了同修,没有到我这拿钱、也没有联系我,就直接走了。

家属同修回来后,和大家交流这次见律师的事,都认为这个律师是个骗子,就是骗钱的,而且有的同修都急眼了,说的话都不好听了,还认为我请了一个骗子律师,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跟同修们解释了,就说这个律师曾给很多大法弟子做过辩护,都做的很好,曾经把同修在公安阶段都要回来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当时说话的语气也不好听,而且协调同修也埋怨我为什么律师来了不告诉他,也没让他去见律师,他也没有参与这个事,说我年轻不会办事,做的不对的一些地方。

当时我的心里难过极了,面子心、求名的心、抱怨心都交织在一起,脸都红了,眼泪都快出来了,心里还在想这事我怎么做的呢?同修们都指责我,这下一点面子也没了,内心深处还隐藏着我要是做好了,同修一定会说我行的,这颗求名的心多强啊,事情的发展都指向我了,还在为名和面子上过不去呢。

在做事中、帮同修中,忘记了那是在修自己,这就是我法学不扎实造成的,不能时时在法上想问题,遇事先把人心摆在前面,用人心做事,忘记了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当我抱着严重的求名心做事的时候,旧势力能不添乱吗?

当时我一点都没在法上想问题,还觉的自己没面子了。特别同修说这一万元钱花的,一点意义都没有,都不如丢在大街上别人捡去了好,那还可能感激一下呢。有的还说我可没钱这样花,谁愿意拿谁拿吧,我可是拿不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责、埋怨,我听着更是觉的自己对不起同修,面子上也过不去了,不懂法律方面的事,硬装着去做,别人都觉的我瞎逞强。那时爱面子的心、为名的心都那么重了,我还是没看到,还和另一同修抱怨大家。

那时面对同修们的责问,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心里难过极了,心里也埋怨自己,干嘛非要参与此事呢?惹的大家都把矛盾指向我。我要是不参与这个事,也和其他同修一样只要给同修发正念就好了,那样事情办不好也找不到我,省的别人埋怨我这不对、那不对。还有,我怎么和律师去沟通的事,不能让人说法轮功学员请律师不给钱啊?

后来,多亏同修从法中和我交流,遇到事不怕做不好,在这过程中,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才是重要的,告诉我修炼中要提高,做事中提高了最重要,事情没做好不要紧,把没做好的能尽量圆容好。这时我也冷静下来了,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和同修们形成间隔,现在需要的是同修们形成整体,营救被迫害的同修,不能在事中论事,我要去掉那颗怕丢名的心,爱面子的心。把之后要做的事做好。

这颗想要名声好的心,还表现在对待家人的方面。我爸爸生活不能自理,需要照顾,我不上班,时间宽裕,能经常去照顾他,也减轻一点我妈的劳累。最近,我才发现在照顾我爸爸的同时,我有一个求名的心。

每当我听到我妈和别人说,多亏姑娘经常来帮着照看,要一个人侍候,可累死了,我就心里很享受这些话。还有别人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就会说去照顾一下我爸,别人说还是姑娘好啊,心里也是很美的,用轮椅推着我爸爸出去遛弯也是很得意,其实在这些做事的背后,都有我的求名心,想让别人夸奖的心。

其实做什么事就纯纯净净的去做,那是最好的,作为一个修炼人,是讲无为的,任何时候都要为别人着想。不能时时都把我放在前面。

一点交流,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