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9年12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炼,现在在媒体从事报纸生活信息的合同管理、分类广告设计和排版工作。我从三方面谈谈在媒体中修炼的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学会配合

我在中国国内曾经从事社会经济的调研和分析预测工作,几十年在常人中的工作经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好参谋,对此也一直很得意。

来到大纪元后,我习惯性的运用自己认为以前很成功的思维和方法,对分类广告的各个方面都有自己的想法。谈工作时,从现状到原因到解决方法全都想端出来,以为对方只需要听了我的想法,选择有用的方案并完善就可以快速作决定了。

但有销售人员说我说话做事居高临下,主管觉的我说话高高在上,不跟着主管的思维走,有时候发工作邮件没有响应。这令我非常困惑和委屈。以前任何人都认为我是个好搭档,好助手,怎么在媒体和修炼人一起工作,会给人这种印象?我一心为别人好,别人却不接受。

开始以为是性格问题,主管的思维非常快,碰到我这个慢性子,跟不上主管的思维。当我意识到这是“向外求”时,继而向内找,发现自己身上的党文化,赶紧修,要谦卑,可问题还是没有完全解决,有时碰到主管,我会紧张,能躲尽量躲。和一起工作的同修说话小心翼翼。一段时间,我非常苦恼。

我非常喜欢神韵交响乐。多次听神韵交响乐,渐渐开了窍。

不同乐团有各自的演奏风格,指挥对曲目的理解,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不一样,风格各异。再优秀的音乐家都要听指挥,按照指挥想要的去共同呈现音乐。一位乐手在不同的乐团中要按照不同的指挥对音乐的理解和指挥去演奏,一味按照自己的风格去演奏,就不合拍,成了影响整个音乐的杂音。

这时我才发现有时候我非常主动的工作,觉的自己在帮别人。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却不是主管全盘考虑中需要的,说白了这是自我,在证实自己。

進一步意识到,如果固守着自认为的优点其实是执着。在一个阶段和环境中是优点,在另一个阶段和环境中可能是执着了,还会给自己和他人都带来麻烦和干扰。

再学师父的讲法:“除了要对法负责之外,你们没有任何人的执著,没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个人因素在里面,这件事一定会做好。”[1]“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1]

我明白了,我就象那个换了乐团的乐手,如果还按着从前熟悉的风格演奏,会在现在的环境中成了难听的杂音。我这才真正悟到配合的理,在工作中要放下自我,无条件去配合,配合主管、配合销售 ,达成我们共同的目标。

二、正向思维 关难无阻

回顾在媒体工作中修炼的路,我们每一次遇到关难能走过来,都是听了师父的话,记住大法弟子要“用正理修自己”[2],运用“向内找”的法宝。

1)同修的正向思维帮助我度过难关

我们一家三人都修炼,当我遇到难关或麻烦的时候,不管我有理没理,家人都不会附和我的抱怨,要我向内找。

从生活信息的合同管理、分类广告设计、排版、套版送印,都是我一个人承担,各种问题都会反映到我这里来。以前的广告管理系统非常简单,各种出错防不胜防。工作第一年我很有耐心,有求必应,销售人员很高兴,她们觉的找到了一个好后台。

随着工作量增加,我越来越没有耐心,开始抱怨,眼里看到的都是别人的错,我做了很多无用功。让我自己都非常吃惊的是,我曾经是个很温和的人,在媒体和修炼人一起工作反而变的开始有脾气了。发脾气非但没有解决问题,还形成了同修间的间隔。我天天都很紧张,生怕版面出错,怕客户投诉影响大纪元的声誉,压力非常大。感到工作如履薄冰,多少次想换部门。

二零一六年底,一位设计师出了错,其实有工作流程没理顺的原因,校对也忽视了,却让她一人承担出错的后果。她那委屈的哭泣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把我彻底压垮了。感同身受,害怕类似的委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当即给主管发了一个邮件,明确提出要求换部门。那几天我静不下心来学法。邮件发出去几天,主管不理我,我也没理主管,但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与人发生了矛盾,自己也有问题。知道自己应该向内找,应该提高心性了,可找来找去,怎么看都是别人的问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

周末我想和家人同修交流一下,家人说,我们先学法吧,学《精進要旨》。当读到《何为忍》时,家人说再学一遍,我们就这样你一遍我一遍轮流读着《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3]

也不知道读了多少遍,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了,自己都觉的很不好意思,连常人的忍都没有做到。这时已经觉的没有什么可交流的了。

当冷静下来,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我问自己,为什么总是想走?因为我怕,怕什么?怕受委屈。如果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错,我认了,因为别人的错误让我来承担,我就不愿意了。進一步向深处挖,我发现还是冲击了我的“名”,怕丢了我的“名”。

这时主管找我谈话,没有谈“走”还是“留”的问题了。只是简单的交流,主管直截了当的说我没有担当。确实,因为 “怕委屈”让我的担当大打折扣。问题找到了,空间场清亮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需要有担当,应该我担当的责任,我必须担当起来。

从那以后,再遇到矛盾又一时找不到原因时,我首先提醒自己修“忍”,让自己平和下来,当冷静的时候,就能看到事情的实质,处理好。

还有一次,身边的同修听我打电话时声调都有点变了,知道我的负面情绪起来了。她就和我交流。师父在讲法中说了“退一步海阔天空”[4],就是说我们要“退”。我说,我一退再退,已经退的没有路了,再退就是离开了。她说:“还得退,必须退,你退。”我想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我。师父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4]

要听师父的话,得无条件的退,我退。可是怎么退呢?在每天不断的学法中,我慢慢悟到了。我们修炼者要把“他”放在前面,把“我”放在后面。就不能总是指望别人改变,我得变。

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5]

想想同修为媒体工作,这颗心难能可贵,要多看优点,多体谅她们。心的容量增加了,这时我感觉到没有路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路延伸向远方。其实我还是可以让一步的,我不再去过多的计较同修的对错。

当我主动改变自己,找到执着一点点修去了,同修也在变。在大家整体心性的升华中,真的感觉到旧势力已经挡不住了。来了一位非常棒的技术同修帮我们开发了一套新系统,销售、合同管理、财务、设计四个环节的工作关系理顺了,大家都能在同一个平台上有序的工作。从那以后,出错的几率明显减少,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同修间的矛盾也减少了,压力也小了。

2)大法弟子的正向思维能改变常人的观念

我从来没有觉的我的工资很低,从来都认为我们媒体发工资是和美国社会同等职位一样的,只是我们心甘情愿把工资的一部份捐给了媒体,仅留下了够用的生活费。

二零一七年春高龄父母来到纽约住了几个月。开始我的父母很伤感,说他们的同学、同事、朋友在国外的子女都有体面的工作,住别墅,出行有车,衣食无忧。而他们在纽约跟着我们一起过难民生活,租的房子老旧,生活简单凑合,出行不方便,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认为我们参与政治,工作辛苦,收入太低。当时我们只能管自己的基本生活,所以父母来美国的一切开销必须他们自己负担。他们在纽约用着自己积攒的退休工资,付房租、买东西都要把人民币乘上汇率,所以看什么都贵,舍不得。

父母多次提出来,要女儿去常人公司工作,女儿有能力获得高薪。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会好一些。他们担心我们的收入太低,长期下去怎么生活。我们告诉他们,我们的媒体在美国社会是一个正常的公司,我们在媒体都是正常拿工资,我父亲接过我的话说:你们把钱捐了。我说,是的,我们是全球媒体集团公司,报纸,电视,网络,多媒体,多语种,现在已经是海外最大的华人媒体,中文报纸发行量全球第一,我们的目标更大,将来要成为全球最大媒体,还要快速发展,需要钱,所以现在我们只拿生活费,以后随着媒体的不断发展,我们的收入会逐渐恢复正常。他们不再说什么了。

几个月的美国生活,父母有幸看了神韵演出、华盛顿的大游行、大型集会等,变化很大,我们对媒体的信心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他们非常明确的表态,尊重女儿的选择,不再要求她离开媒体去常人公司工作。认为媒体在我遇难时营救我,我们应该感恩。临回国的时候说,他们在纽约生活的非常满意,住的房子宽敞明亮,对我们的生活很放心。完全没有了刚来时的负面想法。

三、修炼路上 越走越坚强

我从小性格温和,别人说话声音大一点,我就说不出话来,遇到强势和比较厉害的人,我会尽量躲开。

修炼大法以后,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有大法指导修炼,有同修的帮助,我变的越来越坚强。当我义无反顾选择大法修炼而放弃了人人羡慕的工作时,周围所有人都非常惊讶,一向柔弱从来不对人说一个“不”字的我,在大法中变的那么坚定。

这二十多年的修炼一路走过来,我总是对自己说“我不能垮,我必须撑住”,我一直以为这是正念。来媒体后,有一位同修交流说“我是压不垮的”,我一下子看到了修炼境界的差距。

听了同修的交流,才发现我的那个想法是被动的承受,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再否定它,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是压不垮的”。所以修炼的路走的很艰难、很不稳定。有时候撑过来了,有时就没有撑过来,甚至人就崩溃了。

此后,再遇到麻烦,我也象同修那样想我是“压不垮”的,好象容易了许多。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悟道,没有修炼到那个境界,有时还是做不到,说着“我压不垮”还是觉的心虚,又回到了“我不能垮,我必须撑住”,就这样一点点的撑,所以有时还是会逃避矛盾和麻烦,还是想离开。

二零一七年神韵交响乐演出中一位歌唱家唱了首《梅花》,听着那旋律那歌词,我的眼泪“唰”的流下来,面前一堵厚厚的高墙瞬间推倒了,心胸豁然开朗,从那以后,我明显的感到我的内心更强大,好像没有过不去的坎了。

那一刻,我才真正悟到师父把我们大法弟子比喻为梅花的内涵,我们应该象梅花那样凌寒傲雪,在哪里都开花。

以前我碰到矛盾和麻烦就想躲,多次想换部门,现在,我真的觉的我更强壮了,再碰到麻烦,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师父比喻的梅花,不应该挑环境,挑工作,因为梅花有土地就有她。安排在哪里,就在那里安安心心的工作、修炼。冰雪风雨都不怕,越冷越开花。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传给我们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感谢媒体同修对我的包容和帮助。我也从同修那里学会了包容,抱怨的物质消减了很多,心的容量增大了,人也越来越平和,越来越安静了,担当的事情也多了。

我希望和我们的同修一起把《大纪元时报》办的越来越好,让我们的读者看到我们的报纸一翻开就是一幅最漂亮的画。让大纪元生活信息,成为纽约华人真正离不开的生活信息。

我非常珍惜媒体这个修炼环境,希望和同修一起共同精進,完成我们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