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香港“反送中”新闻中的修炼心得

更新: 2020年01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
各位同修们:

大家好!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最近去香港报导反送中新闻的修炼心得。

在去香港前,我做了一个梦,场景是在一个象是面试考场的地方,很多人在排队,我看见有些人的手里拿着厚厚的书本,很认真的在阅读。我走近一看,上面隐约写着真、善、忍、法轮大法等。

突然,有人来叫号,所有人分成几人一组,進不同的房间去面试了,我也進房间去面试了。 只见一名估计是考官的男子站在中间,而面试的人围着方桌子坐。

考官开始向大家提问题,具体问题我已经忘记了,但我记得我非常有自信的回答了问题,还帮助考官解释题目,而只有认同大法的人才能过关,進入一个叫“人类新世纪”的地方。

过关以后,我听到有人讲,哎呀,那个死去的某某也来面试了……梦到这里我就醒了,醒来后,我趁着记忆犹新,跟家人同修交流,难道这是大审判时的场景吗?我还以为神佛下世会带着翅膀,光芒四射的来审问呢?但是看来穿的衣服也是跟常人一样,样子也是人的模样。

我悟到做这个梦肯定不是偶然,让我看到了这个决定人去与留的景象,是提醒我时间的紧迫,时刻记住多救人;人们看着大法书本时求知若渴的表情,说明众生来世都为了得法,也只有大法能让人返本归真;面试的过程是表现了修炼的严肃,关关都得过,执着心都得放,只有通过考核才是真金。而我在梦里的角色,是现实中的大法弟子,传递真相的使者,如果有人因为我们的失职,没有听到大法或不了解真相,而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真的是太可惜,太可怜了。

这时候,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抓住这大好时机,把我们的媒体做的更好,真的做的非常有力、有时效,一篇文章报导出来能够起大作用,一定会走到那一步去”[1]。作为大法媒体的记者,我们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为了救人,只有修炼好自己才能有更大的力量去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样才能通过最后的考核。

做完梦的几天后,主管给我打电话,说香港情况危急,你去支持吧,我说好,就这样我开始了前后近三个月的香港报导。

到前线的报导

这次回香港是我在美国做了五年记者后,第一次回家,上一次回香港是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从这一次反送中报导,香港各阶层都看到了我们媒体的力量,对大法的态度开始转变。

在香港时,我们在周中做日常新闻,到周五、周六、周日就象上战场一般,我们尽量都冲到最前线,港民和警察对阵的地方。每次重大的游行、集会,都有我们媒体的身影,尽管我们的资源不是最多的。在别的媒体一次出动五十个记者的同时,我们的几个人以一当十,做了一个个的专访、独家新闻。这一次回香港,跟很多有缘人再次相聚,包括:见证新唐人开台的民众,一直支持大法、反青关会的正义人士,还有五年前在雨伞运动采访过的人等等。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反馈,我们的媒体做得越来越好,是中立的媒体,新闻的质量高,而且与民众同在。

经常在直播时,都会有人问,你是什么媒体?我们一说是新唐人,对方都会说:啊!你们的直播我们有看,竖起大拇指表达感谢。

有一次在直播时,我在用国语解说而被人误以为是中共媒体,对方骂说:你这个大陆媒体滚!旁边的记者马上解围说,她是新唐人电视啊,当然说国语啦,是好的。那个人马上连声跟我们道歉。

有一次,在香港呼吁美国通过人权民主法案的游行上,路上挤满了人,信号非常不好,无法直播,我们打算就跑到地铁站里去先传送镜头。一到地铁站,因为我们穿着反光背心,几个人认出是记者,着急的冲我说:“记者!快来帮忙拍下来,防暴警進地铁站抓人了!”那时候我看着那个人急迫的眼神,二话不说就打开手机直播了,没想到,在地面上试了好几次都因为没有信号而中断的直播,非常顺畅的在运作了。当时,我们是唯一在地铁里直播的媒体。我心中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安排。

有一次,我们准备直播民众反对某政府官员的集会,一个阿姨走过来对我说,我跟她的女儿长得很像,她女儿在加拿大念书,还拿出照片给我看像不像。我一看与她很有缘份,便向她介绍大法媒体,共产党不好等真相,她说她在加拿大时看过新唐人,觉的我们的新闻、广告也很好看,特别是一个色彩缤纷的广告,有人在跳舞的。我说:噢,是神韵吗?她说:对!我打算下次回加拿大要跟女儿一起去看这个演出。最后,我们分别时,看着她脸上甜美的笑容,我感觉到这是生命得救的喜悦,心中满满的感动,也再次体会到,做好新闻,做好媒体救人的力量。

慢慢的,同修设计的海报贴在了香港的大街小巷,在游行时,民众自发的前来帮我们派发海报,人人手上拿着“与神同行”的海报,嘴上喊着“天灭中共”,每次活动结束后民众拿着扫把清扫垃圾。我们每次看到这些场面,都觉的这是民众渐渐在觉醒,不知不觉的向大法弟子在靠拢。

到后来,有人在网络讨论区上说要学习法轮功,要跟大法站在同一阵线,连大法(学员)的游行也一起参加,跟在大法学员队伍的后面。

香港街道的灯柱上、天桥、地面上都被民众写满了“天灭中共”的标语,一场全民反共的潮流正在香港掀起。通过这次“反送中”行动,香港人“被自杀”、“被跳楼”、“被浮尸”,他们真切的体会到了中共的邪恶和流氓,这些亲身经历让他们真的相信了中共对良善的迫害,很多人说,现在相信活摘器官是真的了。

大家都在把握势头,用心经营起了大法弟子的媒体,虽然大纪元报纸在香港被下架,但中共的恶行无法打压香港人的心。在短短的五个月中,香港的大纪元新唐人媒体频道是爆炸性的增长,从寥寥可数的点击率到现在每天超过百万的点击率。民众都知道,要看直播就要找大纪元、新唐人,这是同修们日夜奔波报导、到前线拼命而换来的,一个个独家的镜头,坚持不懈的救人精神,创造了奇迹。

去怕心

刚开始到香港的时候,我觉的自己是没有任何怕心的,有点象“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心态。不过,在经历了几次直播,真正体验到香港警察的武力以后,被催泪弹轰炸到晕倒后,我的怕心慢慢的浮上来了,而且是越来越怕,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家,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做直播,到晚上必须爸爸妈妈来地铁站接我。

其实每次我一有“怕”的时候,我都能想到,这是不是怕心?但是想完后又会自我安慰,我还小嘛,需要父母保护也是应该的。但是,执着怎么会让你放着不去呢?这时,同修发短信跟我说:我们媒体现在已经被中共的人盯上了,名字都在他们手上了,要针对我们呢!这让我的怕心又加重了一层,再后来,我在一次去直播的晚上,就遭遇了被亲共人士泼液体和绊倒。

当时我对他喊道:“哎!你小心点!”然后心中感到委屈。就哭着喊道:“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我们只是想报导真相。我们是新唐人、大纪元媒体,如果我们在这里有什么事,大家都在看着直播呢!”

过后,我跟同修交流,我的做法是否有不恰当的地方,在镜头前掉眼泪是否不专业,是否会给媒体带来负面评价等。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怕心达到了极点,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包含了愤怒、恐惧、委屈。这不是修炼人应该有的表现。我开始找自己怕心的根源。发现从一开始,我的不怕是建立在人的层面,没有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没有100%相信自己是大法弟子,在考验来时,觉的有了防护面具、外国媒体的记者证就能无所畏惧,却忘记了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在保护。

意识到自己有怕心,但是还不能做到100%的不怕,我就加强发正念、每一个整点都发正念,有时间在家时,静下心来学法,在外面工作时就在心里默默的背法。

那时候学法,感觉时刻都能溶在法中,当我学到:“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2]我的眼泪掉下来了,是啊,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弟子要是正念不足,师父也没有办法。从那以后,我发现,只要正念够强,怕心就无法得逞。

去安逸心

我从小不是一个很能吃苦的人,碰到苦事总想方法避开。做记者了,有采访任务安排要去报导,天气有下大雨的,也有下大雪或是其它恶劣天气,虽然要做的工作我都会做,但是心里跟嘴上都没有闲着,总是会抱怨。唉!怎么这么冷?老天爷又拿大风刮我!除了天气热是我可以接受的以外,其它的情况我都会呱呱叫,催着摄影师快快拍完,赶紧离开。摄影师也多次跟我交流过,这是不能吃苦、求安逸的心,做出来的新闻不纯,每次我心知不对,但也不以为然,觉的无所谓。

在去香港的飞机上有十多个小时,闲着没事,找找自己的执着心吧。当时我回想起自己一点苦都不想吃的行为,就下定决心,这个不愿吃苦、求安逸的心要在香港去掉。

有一次去直播,那天大雨下了整整一天,工作结束回到家后脱鞋一看,我的脚都皱皮了,而且被泡得都发起来了。我想,这真是一个让我扩大容量的好机会啊,我要忍住,这点苦都受不了吗?到了第二天,不还是好脚一双。我知道自己下了决心要学会吃苦,去安逸心,就从试着不喊苦喊累开始,到后来慢慢的适应了,真的是没什么,看看身边,八十岁的老同修天天扛着摄像机跑,还整天乐呵呵的,真是自愧不如,虽然有时候我还是会跟家人撒娇,觉的今天真的很辛苦。但是很感谢师父给了我一次又一次,让我提高,扩大容量的机会,也让我变的处事能更成熟,不再像个小孩样。现在,我学会珍惜每一个可以吃苦的机会。

感谢师父的慈悲和鼓励

在香港报导过程中,其他同修和我都有一个明显的感受,就是师父的加持。我们从早跑到晚的高强度工作时间,一般常人媒体需要三组人力资源完成的直播工作,我们一组人就能搞定,而且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人这一层的感官弱了,比如:我们跑一整天,体力不觉的消耗,反而身轻如燕,而且一整天下来只吃了一顿饭,却都没有感觉肚子饿,有着源源不绝的能量,只想多做报导,多救人。真是体会到师父说的:“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3]

有一次直播时,总部说只有我一个画面来源了,那时警方疯狂的向记者处扔催泪弹,我来不及调整防毒面具,只想多坚持,多拍一些画面,最后被催泪弹熏晕在地了,当时我心想,不会有事的。在被救援人员拿生理盐水将我浇起来后,我又继续去直播了,整个过程短短几分钟。

而师父对我们的保护也无所不在,一次在直播的时候,该地的情况平静,我正打算要转移到另一个地点,与摄影师会合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我边赶路就顺手摸到背包去想拿雨伞,却摸空了。扭头一看,噢!雨伞可能在路上跑的时候掉了,怎么办呢?雨别下了吧,不然直播起来很狼狈啊。这一念后,雨一下就停了,我找上摄影师后继续直播。

结语

在前后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不少香港人通过一篇篇的报导,认同大法媒体的过程中也了解了大法真相。我知道自己有太多做得不足的地方,在最后的时间里,弟子一定要抓紧时间,听师父的话,时刻提醒要修炼好自己,以传统价值为基础,多学习做得更好,跟师父回家。

有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