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不易 才要更精進

更新: 2019年12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修炼两年的新学员。小时候由于自己怕心太重,没有是非分明的观念,加上父亲的极力反对,一直没有修炼。不仅如此,还特别不理解妈妈,不理解她为什么不顾家里所有人反对还要坚持修炼。

走進大法中修炼 有多“难”

我母亲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可自打我记事开始,迫害就开始了,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妈妈总是故意把真相小册子放在我的床头,一有空余时间就放师父讲法录音让我听,可我就是不看也不听⋯⋯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藏起来,不要叫别人看到,那种强大的阻力使我有自卑的心理,每次邀请小伙伴到家里玩的时候,我都会做很大的思想斗争。因为妈妈总是给他们印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小护身符,我担心他们不和我玩,这种强烈的怕心,以及老师和全家人的恐吓,使我不能明白大法的真相,也是我得法的重大障碍。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大学,由于热爱媒体工作,毕业后就职某报社旗下的网络媒体,至此,所谓的新闻理想彻底灰飞烟灭,我开始攀比、虚荣,也顺势随波逐流,甚至觉的拿“稿费”都理所当然。那时候我脸上长满了痘痘,最终心里的极大落差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压的喘不过气来,因为没人教我该如何处理,二零一七年,我选择从报社辞职。

在亲戚朋友看来,他们很不可思议,虽然那时候我还没有完整的看过《转法轮》,对物质利益的法理一点概念也没有,但妈妈潜移默化的教育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所以辞职那一天我感觉到如释重负,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真的都是师父的安排。

同年,在妈妈的说服下,我抱着怀疑和试探的心理抵达纽约,由于母亲在中国国内没有受到过直接迫害,加上自己固执,被迫关闭自己了解真相的途径:对于大法弟子被迫害这些事实根本不信,一概避而不听。但听同修阿姨们讲述被迫害致流离失所,辗转到美国的真实经历后,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我才是那个被中共洗脑被毒害的人,而且从上学开始到参加工作这二十年, 洗脑得很彻底。

我开始自责和反思,对于自己曾经的叛逆心理与妈妈每天作对后悔不已,消除怀疑并且放下了戒备后,我开始不断翻阅一切我所接触到的任何网络信息,连续好几天不睡觉,一口气看完所有节目。

虽然对大法有了全新的认识,但距离自己真正修炼,还差得太远。

如同钢水溶化“木头渣儿” 在大法中修心去执

二零一八年六月,我有幸在华盛顿法会上第一次见师父。剧场很大,我距离师父很远,看不太清楚师父的面容,只知道师父進来的时候,我周围的人都哭了,我还心里纳闷:有什么好哭的?我才不要哭。可是没等师父说上三句话,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什么原因,我泪流满面,脑子一直努力回想小时候看到的《转法轮》中师父的照片,就更加控制不住我自己,那时候我告诉自己:现在修炼还不晚。

三个月的景点讲真相我并没有什么收获,感觉自己一直在例行公事,再加上每天学法的不够,以至于游客问我稍微深一点的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来。我很自责,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去提高,我想应该发挥我在中国国内的专业在媒体上多救人。就这样,我有幸加入了媒体的修炼环境,也开始从自身修炼中知道如何提高和如何“精進”。

新闻部的工作每天都很赶时间,分秒必争,我的工作是新闻图像编辑,这意味着直接参与讲真相救人,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漏。记忆最深的一次,我在做新闻的时候,由于时间很紧,人手不够,临时有一条神韵交响乐的新闻分配给我来剪辑,但自己业务上还不熟练,怕影响播出,同修A主动帮忙剪辑,总算赶上了播出。

可事后,负责人语气强硬的在群里质问:神韵交响乐为什么用了抖动的画面?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推卸责任:反正又不是我做的,我假装没看到就是了。可越想越不对劲儿,我不是在修炼吗?人家不也是为了帮助我吗?我怎么还有责怪的念头?这个一定不是我。整理了思绪后,我回复负责人说:“是由于自己的疏忽,下一次一定注意。”可话虽然发去了,表面工作也做足了,但心里还是不舒服。就在这时同修B连忙回复说是因为自己没尽到责任,最后排表应该好好检查。没过多久,同修C说,因为自己给的画面取景不好。我到家后,帮助我剪辑的同修A很自责的道歉说由于时间太赶⋯⋯就在我感觉无地自容之时,负责人的语气也变的温和起来,说整体配合赶上播出已经很好了。

“整体配合”[1]这四个字让我悟到这不是在工作,是实实在在的修炼,是大家遇到问题苦难找自己的心,这么重要的新闻我不找自己的原因反而推卸责任,跟同修比起来我实在是太差劲了。

师父讲:“一炉钢水要掉進去一个木头渣儿,瞬间就找不到它的踪影。我们这么大的法来容你一个人,消你身上的业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轻而易举的。”[2]

事后,我深知这修炼环境对我来说有多么的来之不易,在大炼钢炉中,我们难免会碰到矛盾和摩擦,师父也说这些都不是偶然的,是为了提高心性的。那些不好的思想就如同一个个的木头渣儿,但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并且时刻提醒自己心性的提高,事情总会变好。

当然在修炼中困难还是有很多:有在工作上力不从心着急的时候;同事说两句不好听的就委屈落泪的时候;也有抱怨上夜班太困上班太累的时候⋯⋯但每当这些负面思想返上来的时候,我都会想我为什么当初要来台里?我为什么要修炼?这之后我也深深的感受到师父赋予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也更加觉的“大法弟子”这个称号是多么的骄傲和自豪!

自己和环境的转变

今年十一月纽约布鲁克林大游行,由于工作原因,我没有参加到游行队伍中去,也是第一次在游行队伍的外面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但是这次,我明显的感受到了讲真相的提高。

以前我在景点给年长的叔叔阿姨讲真相的时候,他们都会觉的:“你这小姑娘懂什么历史啊?什么都没经历过。”但这次没想到自己会气场十足脱口而出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也从他们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他们肯定的一面。有的还不禁感叹说:“你们法轮功还有这么多年轻的人修炼啊!咋修炼啊,我也去看看!”

这些转变的背后一定有师父的加持,和每一位同修齐心合力组成的壮观队伍,把他们给震撼住了,虽然我只是在这其中的一个微小粒子,但明显的感受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也为我以后讲真相增添了许多信心,我知道我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一问就愣住的年轻小同修了。

在这期间我也试着给中国国内的父亲和亲朋好友们讲述我在美国的一点一滴,他们从开始的极力反对我留在美国,到现在慢慢理解和转变了对我和妈妈的态度,我知道这是一个大关,也是对我这样一个新学员来说,修炼坚定与否的考验。

感谢师父把我从常人这个大染缸中捞出来,我一定会做好!

这是我第一次写交流心得,每句话还需要反复的推敲和法理的梳理。难免有不足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