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整体是提升自己的实修过程

更新: 2019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二零零六年至今,一直从事资料点的项目,负责供应本地资料。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我与协调人和一些同修自然而然的有事经常切磋,时间长了同修们就把我也当成了协调人。

这样一来不少同修有事喜欢找我,协调人也总是让我做些出头露面的事,刚开始时,我很是不愉快,心想,你们怎么不为我的安全想想。资料点的事给我的压力就够大了,还今天叫我跑法院讲真相,明天去洗脑班要人,后天又叫我准备主持什么会或在什么会上就什么内容发言。那段时间我很压抑,做事不主动。能长期这样修吗?准备找协调人好好谈一次,说白了就是叫她以后少找我。

转念想,协调人也有难处,一天忙到晩,还有人说三道四,我比她差远去了,怎么好开口呢?没去谈。没谈是没谈,可问题总得解决。向内找觉得自己没错,那就请教师父吧,学习师父的经文,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1]我明白自己问题出在哪儿了,平均主义的党文化阻碍着我,我做资料,忙整体的事就该别人做,心里不平,师父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1]我还讲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呢?不是大道无形吗?心性提上来了,由被动变主动了。做什么事都是该做的,而且必须做好才是师父要的。

一、同修在法庭上讲真相震撼人心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2]

邪党对大法弟子是不讲法律的,所谓的“审判”不准大法弟子旁听,亲属也只能進两至四人。有的妻子被审,丈夫都進不去,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先后参加了四次非法开庭。外面同修都在近距离集体发正念。每一次進去的目地,一是摸准现场情况及时曝光邪恶;二是给遭迫害的同修和家人加强正念,见机行事提供帮助,及时传递信息。

有一次,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同修,是老师,他法理清晰、语言精炼、主题鲜明、条理清晰、语气温和、逻辑性强,在庭审中,他象在课堂上讲课一样,讲述着真、善、忍造福人类,大法洪传世界的真实故事,讲述着正教与邪教的特点与区别,讲述着修炼大法无罪,迫害无理的道理。同修使我见证了大法弟子的伟大,让我亲眼目睹了真修大法弟子在魔难中展现辉煌的一幕。

有一次,一位外地同修大姐被非法庭审。因她是我地一位同修的姐姐,开庭那天我和她妹妹一起来到现场。这位大姐没请律师,她自己作无罪辩护,虽没有稿子,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在大法修炼中受益及大法洪传的情况,她说:“今生今世我能在大法中修炼,我感到无比幸福。我作为一名大法徒能在这里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感到无限骄傲!”她的美丽、她的善良、她那正念的力量,她那从容不迫的气质完全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法官是个女的,无可奈何的说:“我又不是你的同修,说这些没用,我们的国情不让炼。”结束后一个警察准备带同修走,因为中间被一道不锈钢做的齐腰高的拦网拦着。里面外面的人靠近拦网站着说话和没拦网是一样。但过不去,我在拦网外面轻轻的拉了一下那个警察的衣服,示意他过来,这样我和他在拦网一里一外向同一方向走了七、八米远,我说她(指同修)女儿是省城某大医院的医生,工作很忙,回来一次不易,你在旁边等一下,让她母女说句话吧?他很有同情心,在很远的地方坐下来看着我们,根本不听也听不见我们说什么。我赶快回到同修身边把师父的新经文“天要变,谁能挡的住!”[3]背了三遍给同修听。我不知道同修在那种情况下听到这首经文的心情和感觉。但我知道该同修没多久凭正念闯出了魔窟。

事后,有人说我正念强,有人说我有智慧,其实都不是,是修炼的殊胜。我的体会是在那样的特殊情况下,只要你能迈出那一步,师父早已做好了铺垫。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师父做不到的。

多年来,我有幸感受到师尊的慈悲保护。有一次,当地一名女同修被非法开庭,法院看管很严,有拿电棍把门的,有背摄像机的,有登记的,看样子无法進去,可我又想進去,我往前走,听到登记的男人说某某社区某某。我到了门口,一男子问:“哪里来的?”我答:“社区”。就这样还没登记就進去了。里面有人喊,外面的進来坐!我想先不能進去坐,要站在这要道口让同修看到我来了她不是孤身奋战,要让她知道整体在为她发正念。一会儿,其他人都進去了,就剩下六一零的人和两个警察。我站着很显眼,有人在往我这边望,一看正是上次到洗脑班要人时反复交涉的六一零副头目,我想他还认识我吗?一句法打入我的脑海,全身一震,“横空立巨佛”[4]。当时我还没背这句法。

记得有一次,陪一位女同修到学校要求恢复工作,那个校长很邪恶,我俩一進办公室,他恨不得一把将我们推出去,一边指挥下属和他外出办事,一边办其它的事冷落我们不给好脸色,我突然抬高声音问:“某某校长,你不记得我吧?”那个校长的脸马上阴转晴,说:“对不起,我不太记得。”接下来又让座又送茶。下属来找他,他说:“你去陪一下吧,我这里有客人。”在大陆,领导都在不顾一切的往上爬,他怕得罪了领导的人。所以演了那一幕。

至今想起这事我就想笑,但那句转变局面的话,真不是我说的。是师父借我口说的,因为当时没有我讲话的余地。神奇的事很多,有时感动的我热泪盈眶。这是师父的慈悲,弟子的荣幸。

二、在诉江大潮中圆容整体提升自己

诉江是整个正法進程的重要步骤。因为涉及到要用真名实姓、身份证及真实门牌号码,协调人十分慎重,反复和我切磋,决定先选择一些精進的同修开个切磋会,目地是为第一批诉江打好基础。决定由协调人主持会议,我先发言系统的讲一讲,我知道这次发言在整个诉江中的份量,虽然心里没底,一想到是师父叫做的心中很踏实,为那次发言我作了充分的准备,这个准备过程正是自己提高的好机会。

那天有占总数三分之一的同修到会,我发言的标题是“我们要诉江”。首先学了师父有关诉江的经文。接着选读了明慧网上同修诉江交流文章的段落,最后讲了自己的认识。也说了一下要注意的事项。包括修口等。那次切磋会开得很成功,同修们发言踊跃,正念很强、认识较高,为我地同修诉江顺利的开了个好头。第一批诉江收到妥投回复后,明慧网又出了诉江模版,同修们互相帮助、配合作战、得心应手。整个过程中协调人安排的井井有条,忙而不乱,考虑得很细致,特别是安全问题考虑得细中有细。最后结果是在一个月内我地一百五十多名同修全部诉江,并且没有因诉江而遭受迫害的。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之威德。也是大法徒整体正念强大、共同提高、共同精進的结果。

诉江后,同修普遍感觉身心的变化很大,还出现了许多神奇事,我本人诉江后就来了一次例假。

通过这次诉江我的体会有两点。一是只要你用心去做,师父就会成全你做得最好。二是整体配合越好结果越好。这次正邪大战中协调人根据事先切磋方案统一行动,哪块不足其他同修就默默圆容补充。整体配合的很好,没有漏邪恶就没招,最后那个结果就是必然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3] 李洪志师父经文:《问候》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