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六年七月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我的经历很平凡,也应该对自己的修炼和证实法的经历有一个总结。

迷途得法 精進实修

我从小体弱多病,就有求道的心,经常思考人生的意义,尤其在晚间睡觉时想死亡问题,一想就睡不着,恐惧人死后去哪里。我二十多岁上大学期间就患神经衰弱,头痛失眠,由于长期休息不好,心脏、肝、肾也不好。结婚生完小孩后又得了风湿痛,怕风、怕冷、浑身疼,孩子也有病,加之丈夫对我也不好,我心灰意冷,非常痛苦。

就在我心力交瘁之际,我有幸遇到大法,当天学第一套功法,双手叠扣小腹时就感觉有东西转,我当即请了一本《转法轮》,忍不住翻看,当我看到《转法轮》第二、三页上:“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我一下就明白了人为什么会得病、为什么有不幸和魔难,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知道自己和孩子有救了,内心无比的欢喜,办公室的同事都说我变化大,没有了病恹恹的样子。

那时候有集体修炼的环境,每天坚持集体学法和炼功,大家经常交流修炼心得,尤其在去执着心方面,心性提高很快。

我在邪党体制内工作,众所周知这里腐败黑暗,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缺乏正气,我在这个大染缸里也难以洁身自好。修炼后,我严格要求自己,面对请客、送礼、贿金、说情等,我毫不动心,坚决做到廉洁、客观、公正,我的工作受到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年终考评多次被评为优秀。那段时间,我除了工作,回家就是学法炼功,没有娱乐活动。

一九九八年我就开始背法,在上班的路上、在车上、有时在扫地、拖地的时候脑子都在背法,总之满脑子都是法,这都不是有意的,而是自然想起的。正是由于那段时间学法打下的基础,使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媒体铺天盖地的打压和造谣中,能明辨正邪,做到坚信大法不动摇。

走自己证实法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单位、家人、亲友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是从二零零零年七月开始发真相资料的。那一阶段,大法弟子前赴后继到北京证实法,大部份都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明慧网上同修悟到我们不能这样承受迫害,要主动向民众讲清真相。我也悟到要让世人知道大法真相,揭露迫害的邪恶,这是他们最害怕的。

那时候我还不会上网,也没条件上网,从同修那里拿来资料,我在外面找地方复印,然后发到居民楼的住户家。后来复印店接公安邪恶通知,不给复印大法资料。那时候会上网的同修很少,大法资料奇缺,我就买不干胶裁剪成手掌大小的方块,自己编写真相内容,让老母亲(也是大法弟子)手抄,我找地方贴,主要贴在公用电话亭、公交站牌、电线杆等地方。后来我接触到会做资料的同修,由她们给我提供资料,我出去发,小区居民楼、市场商铺、学校教室,只要我能進去的地方我都放。

有一次我在一个建材市场摊位,我刚放下一份资料,女老板就拿起来了,我有些紧张,还以为被发现了,没想到她给身边一个民工模样的人:给,你去看。那位民工搬了个椅子,坐在门口大大方方的看起来了。还有一次我去同修家的路上,路过农贸市场,我将一份资料放在一家摊位的货箱上,等我从同修家回来时,看见一个农村模样的女孩正拿着资料大声的给周围的人念资料里的内容,我感到很高兴,真象师父说的,明白真相的常人就是活传媒。

这十多年里,我搬了好几次家,单位也从城里搬到城外,我把周围的小区都发遍了,有时出差,或陪亲友到旅游景点,我不想错过机会,有时把散页的资料装進红包,放到景点的商店或插在司机开车门的把手上或雨刮器上,有时带上不干胶,贴在景点游人容易看到的地方。近几年,我去北京参加学习培训多次,由于旅途检查不便带真相资料,我就带上诉江和有活摘器官迫害内容的不干胶,只有手掌大小,非常方便张贴,我将其贴在北京的公交站牌、街头的垃圾箱上、长条椅上以及公厕的门上,虽然内容不多,但只要世人看到,就知道江泽民被起诉和控告以及邪恶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信息。我随身带的包里经常装有小册子、真相红包、不干胶等,不论在哪,方便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有时在没有资料的情况下也面对面讲,只要能让世人明白真相,不拘形式证实大法。

建资料点,相互配合,共同提高

邪恶最怕真相资料,他们破坏最大也是资料点,做资料的同修也是被迫害的最严重的。这些年给我提供资料的同修都相继遭到迫害,二零一六年四月后我没有了资料来源,我就想如何自己做资料,但又苦于没有合适的地方。没多久,我认识了L同修,她家在外地,上大学时得法,迫害开始时她不到二十岁,大学毕业后留在本地工作、成家,由于一直接触不到同修,她一直处于独修状态,也上不了明慧网,没跟上正法進程,但她一直坚持学法。她告诉我她有一套闲置的空房,可以用来集体学法或做资料,我觉的师父真是看到了我的心,安排L同修来找我。

二零一七年元旦这一天,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俩建起了资料点。开始只有一台家用彩色喷墨打印机,L同修主要负责制作,我主要发。后来我带L同修发过一次后,她就能独立发了,我们的需求量大了,就又买了一台商务机,打印速度快,原来的一台只打印封面。

我也学会了打印,我们主要制作明慧网的期刊。我觉的光盘已不适合给现在的常人看了,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在的中国人懒得打开电脑看光盘,也很少有家庭买DVD,小册子方便常人阅读,内容全面,图文并茂,老少皆宜。L同修自资料点建立起来后,全身心投入,提高很快。她通过大量学法,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抓紧一切时间,做证实法的事情。每到周六和周日,她把孩子送到公婆家,自己到资料点做一天,有时两天,每周出去三、四次,发七、八十本,有时一百多本。我是趁上班中午休息期间去资料点制作,每周出去一到两次,发二、三十本,有时五、六十本。我们主要去的是高层小区,因小区都安装有监控,为保证安全,不引起邪恶注意,我们一般一次只進一个单元,每层只放一到两本,且内容都不一样。隔一段时间再去到别的楼层发放。

我们的资料点稳步、独立运行,懂技术的同修帮我们建立起来之后,不论打印机出现什么问题,我们再也没麻烦过同修,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修理。

两个月前,突然我原户籍所在地派出所警察到我单位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是我私人事务,你们无权了解,我也没义务告诉你们。他们说我是公务人员,与其他老百姓不一样,我说我首先是公民,每个公民的宪法权利都是一样的。他们觉的谈不下去,没趣的走了。

下来以后,我觉的这次非同寻常,我一直很注意安全问题,这么多年来未受到骚扰,这次他们为何又找我?他们会不会还有進一步的行动?我一方面加强发正念,一方面告知L同修我暂时不能去资料点,怕出问题。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梦见满地都是乌龟,我有些害怕。醒来后我悟到:这情景是点化我有怕心。我知道自己有隐藏很深的怕心,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工作的特殊,怕被邪恶发现遭受比别的同修更为严重的迫害;也担心L同修修炼还不成熟,出事会牵连自己。深挖这些都是人心执着、都是为私为我的自私心理,我今天将它挖出来,目地就是解体这些不好的念头。

回顾这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有得法的喜悦,有精進实修的提高,也有人心阻挡过不去关时的悲观消沉,一路跌跌撞撞,若没有师父慈悲的保护,我走不到今天。虽然师父说的“三件事” 我一直都在做,但是由于人心的阻挡,我没能全身心投入,错过了很多救人的机会;但是我知道我今生就是为法而来,无论修炼还有多久,无论过关多么艰难,我有决心修好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